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得救了
    这些人,居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张晓只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

    更糟糕的是,那三个人正好占据了正前方的去路,正好呈扇面型散开。

    玩完了,跑了这么久,居然还是要死在这里?

    张晓迅速把昏迷不醒花小薇放倒在地,随后从她手中一把夺过柯尔特手枪,用最快的速度躲到了一棵树后面。

    能不能打中已经不是问题了,现在关键是她浑身发抖到连枪都拿不稳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对方喊了句什么,可意识混乱的她根本没听清对方的喊了一句什么。

    “那边是谁?没事了!喂,没事了!”

    她终于听懂了。

    看来这三人想说他们对张晓两人没有恶意——他们只是恰好碰到了两人。

    恍惚中,张晓才想起刚才的匆匆一瞥,对方似乎……只是穿着很普通的布衣。

    是……有救了吗?

    也许是因为有了希望,她的身上也有了力气,甚至连伤口都不是那么疼了。

    跌跌撞撞地从树后面走出,她的意识已经开始彻底模糊了。

    被龙魂稍稍加强的视力,让她能够在这漆黑不见五指的深夜密林之中,看到对面三人。

    两男一女,身上的衣服都是麻布装;一个男人手上拿着羊鞭,另一个拿着土制枪,看起来应该是附近山村的牧羊人。

    仿佛是印证张晓有关牧羊人的猜测,那女子身后跑出两只小羊,还在咩咩叫着。

    近来战乱,担心和反对军撞一块的牧羊人们选择半夜将饿了一天的羊赶出来吃草,却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改变却救了这位远道而来的女总裁一命。

    “需要帮忙吗?”牧羊女见对面不说话了,急忙发问着。

    看着走向自己的老人,张晓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靠着求生的意志力,她才能跑这么远,此时见到了救星,再也坚持不住了。

    “救……命……”张了张干涩的嘴巴,她只是沙哑的挤出一个单词,之后就失去了意识。

    ……

    韩墨带着东方宇一路飙车,只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就来到了张晓第一次发送坐标的地点。

    车子刚挺稳东方宇就脸色发白的从车子上跳了下来。

    不是害怕,也不是担心救的人会出什么事。

    而是……想吐。

    长这么大了,还没坐过这么疯的车子,饶是他是个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也依然压不住胃里的恶心感。

    和东方宇相比,韩墨就没事人一样,他也没管靠着大树“嗷嗷”吐的东方宇,而是大步走到一辆撞到树上的军用越野车前。

    正是之前花小薇开的那辆,此时车里当然已经没有人。伸头往里面看了看,他第一眼就看到方向盘上粘着的还未干的血迹,在加上公路上拖着的长长的黑色轮胎印。

    挡风玻璃更是全碎,到处都带着血腥的意味。

    韩墨拧了拧眉头。

    看来是搏斗过,这血该不会是那个张小妞的吧?

    那疯丫头从小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哪儿受的了这个。

    “韩先生。”

    就在韩墨正思索的时候,旁边东方宇指着地面的脚印道:“m**队制式军靴,估计有十三个人。看鞋子的大小,其中有二个人身高超过一米九,其他的身高大概在1米78到1米85左右。”

    韩墨抱肘站在车前,听着东方宇的分析并没有搭话,他很想看看东方宇有什么能耐。

    之前东方宇的意思很明显,要跟着他。老实说他对这个青年人的感觉也不错。不过他韩墨身边不养闲人更不留废物,想要跟着他混必须有几分本事。

    像徐淼精通医术,像段辰水下功夫了得还是机枪手。至于东方宇能不能得到他的认可,除了会战斗以外还必须有一技之长。

    东方宇明显是个聪明,也明白韩墨的意思,也是越发卖力的展现自己。他低头看着,接着眉毛轻挑“咦”了一声:“这里还有个人目测身高不到1米7体重不到50公斤,可是脚却偏大不像是女性。在他周围还有不少动物的脚印,看上去应该是……”

    话说到这里,他的脸色顿时变了,侧头看向韩墨:“韩先生,你要救的那位女士恐怕有麻烦了,对方动用了军犬。”

    军犬?

    韩墨听到这话脸顿时一黑,他是当兵的当然清楚黑背军犬的厉害,那种狗和王八有一样的毛病——咬住人不撒嘴,非得咬下去一块肉不可。

    张小妞那细皮嫩肉的,明显是上好的狗粮啊。

    东方宇看到韩墨一脸担忧的样子,眯着眼睛笑了笑:“韩先生,别担心,我以前也训过军犬,我知道军犬有一一个缺陷,善加利用定能事半功倍。”

    …………

    等张晓再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疼。

    浑身都疼,好像快散架一样。

    微微的动了动,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她飚出眼泪。

    “你醒了?”

    就在张晓正欲哭无泪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她侧头看过去,发现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土著少女。

    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肤色是金黄的小麦色,圆圆的脸上带着一抹健康的红色,两条漆黑的大辫子,加上她清澈的眼眸,让她看上去异常的清纯,就像清澈的小溪。

    “是你救了我吗?”张晓看着少女眼睛有些发涩,“这是哪里?”

    “这是我的房间,我叫玛雅。”玛雅爽朗的笑了,带着土著人特有口音的e语有些难懂,可是却并不影响交流,“是我哥哥救你回来的,哥哥是这里的村长。”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顾的上打量房子。房子里的陈设很旧,甚至还点着蜡烛,可是却打扫的一尘不染。

    她身下是一张木头钉成的床,床上铺着厚厚的稻草和鹿皮,很原始却十分舒服。

    床对面的火灶里正燃着柴火,橘色的火焰让整个石屋变得异常温暖。而火灶的旁边则炖着一锅汤,此时白色的水蒸气从锅盖上的小孔冒出来,带着诱人的香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