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猎狼
    ..特战狂狼

    说这话时,东方宇居然使用了中文,语言的流利程度,让韩墨微微一愣。

    这男人的长相明显带着哥萨克人的血统,一开始他自称东方宇,韩墨以为这是个化名,现在看来,这小子恐怕跟华夏渊源还不浅!

    不过现在调查这个男人对局势并无好处,韩墨也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为什么觉得我是华夏特种兵?”

    依旧操着一口流利的r文,倒让东方宇微微诧异,随后摇头笑笑:“既然韩先生不肯直接回答,那我就不便多问;我来j国已三年多,多少也是见过些人物的——有个华夏来的兄弟,和你的身手倒有几分相像。”

    微微一怔,韩墨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疯狂地驾驶着汽车前进。

    似乎是看到了韩墨眼中快速划过的异样眼光,东方宇继续娓娓道来:“我们交过手……他并没有说他的名字,他说他……代号猎狼。”

    猛地一脚踏在刹车上,韩墨倏然将震惊的脸孔转了过去。

    猎狼!?

    你说你见过猎狼?

    …………

    就在韩墨疯狂飙车,往张晓发来的那个定位点赶过去的时候,这位女总裁还在小心翼翼地在密林中穿梭。

    j国的纬度接近华夏的黑江省,少雨,原始森林多为针叶林带;粗如脚踝的藤蔓坚硬无比,厚实的地面铺满了落叶,还有不知名的杂草和灌木。

    深一脚浅一脚的张晓艰难地走过,加上又是深夜,很快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她的脚很疼,但她不敢停下……几分钟前她发送定位的时候,分明听到有军靴的声音追来。

    不出意外,这些人就是过来找她的——落入他们的手中,别说谋财害命,以自己的姿色多半会被反复蹂躏,到时候只怕想死都不成。

    身上的伤口很疼很疼,但她也不敢放慢半点脚步。

    然而就在密林外的公路上,很快驶来一辆吉普车,几个怀抱ak74的雇佣兵从上面跳下来;连同他们一块跳下来的,还有几条血统精良的军犬。

    “看,帮手来了。”脸上的笑容越发残忍,响尾蛇半仰起脸看着冷焰,口气之中不无得意,“现在,你还在担心那小妞会跑远吗?”

    冷焰没有回答。

    这几条黑背刚跳下吉普车,就激动地狂吠起来,显然它们已经循着受伤的张晓,找到了踪迹。

    “走,我们去找!”响尾蛇带着他的那几个手下,牵着不断嗷嗷乱叫的军犬前面带路。

    雇佣兵们很快杀进了密林,直奔张晓逃走的方向。

    呜哇乱叫的犬吠很快传进了张晓的耳朵里,从韩墨感染了龙魂,她的视力和听力虽然不像原宿主韩墨那样进化迅速,到底也受到了强化。

    在听到这些声音时,她忽然意识到自己麻烦大了。

    对方不仅仅来的人多,甚至还带了狗。

    她知道军犬,以前跟着韩辰去军营的时候,韩辰曾经带她去参观过军犬舍,那些膘肥体壮,面目凶残的纯种军犬,给她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饶是她喜欢动物,看到那些军犬依然会浑身颤抖。

    而且她更清楚那些受过特殊训练的军犬的能耐,那些军犬不光寻找物品和人厉害,最关键的是经过训练的军犬都有狠强大的格斗能力,就算是专业的特种兵面对这些军犬都够喝一壶了,不要说她这个弱女子。

    比起被人抓住或者打死,被狗扑倒撕咬更可怕的多。

    就在她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身后军犬的声音靠近了,这个情形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张晓不断的问自己,她很清楚军犬的鼻子和耳朵有多灵敏,这么下去她迟早会被找到的。

    就在她正焦急的时候,忽然隐约的听到有流水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她心中不由得一喜,水能掩盖自己身上的味道,这样子狗就很难找到她了。

    顺着声音摸过去,果然见到一条小河,奔流的河水正好可以掩盖她的气息。

    只不过现在j国正值深秋,入夜之后特别寒冷,而山中的河水基本都是从高海拔的地方流下来的,更是冷上加冷。

    张晓看着眼前冒着白雾的河面,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这种天气跑来泡水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然而现实却容不得她继续犹豫,身后狗叫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

    她咬了咬牙打开书包把手机装进防水袋里揣入怀中,接着把书包丢到附近岔路口的草丛中,然后转身跑进了小河里。

    冰冷的河水瞬间就浸透了她的衣服,让她全身顿时就是一阵僵硬,甚至连熟悉的游泳动作都做不了了。只不过,她却没有时间适应,不远处狗叫声和军靴发出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她只好把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水中,只是留下脸在水面上方便呼吸,接着整个人顺着河水往下游游去。

    就这么一路游了也不知道多久,张晓冻得全身都没了知觉,只能下意识的挥动四肢划水。终于她再也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和狗叫声,才放心的游到河的另一边。

    索性的是,她的身体经由韩墨感染了龙魂,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强了很多,不然换了以前她恐怕早就在河里冻得晕过去了。

    好不容易爬上岸,一阵冰冷的风吹过,她冻得脸和嘴巴都紫了,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受过这种罪。

    抱着怀打了个冷颤,她焦急的四下查看地形。现在的耽误至极是要马上找个地方把衣服烤干,不然这么下去就算不被人抓住,她也会发烧的——在林子里发烧她只能等死。

    现在最幸运的就是能找到个山洞这样才好生火,虽然她带着打火机和酒精棉,但是在野外生火冒出的烟一定会被敌人发现的。

    事实证明幸运女神今天还真的挺眷顾她的,走了没多远,她竟然在山崖附近发现了一座石头垒砌的小屋,这幢小屋看上去挺破旧的,应该有些年头了,如果没猜错大概是给守林人住的。

    “有人吗?”快步跑到屋子前面,张晓抬手敲了敲屋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