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 责备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姐,你醒了吗?夫人说请小姐去她的屋里一叙。”

    一听声音,陈婉就知道这是母亲身边的贴身丫鬟。

    “我知道了,你先回吧。”

    陈婉没有让翠红去开门,这些话,她是隔着门说的。

    既然来人都不准备进来,自己又何苦去找那个不如意呢。

    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她便走到母亲的屋子里。

    见到母亲的时候,她还没来及跪拜,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别跪了,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泪水立刻在她的眼眶里打转,“我被休了。”

    “你被休了,这是全镇子都知道的事情,还用得着你说吗?我想说的是,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好说的?”母亲的声音严厉起来。

    陈婉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吗?事情已经成定局,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平常我是怎么教导你的?做起事情来,怎能如此莽撞?你把陈家的脸都丢尽了,我真希望没有你这个女儿!”

    陈婉抬眼望去,母亲一定是哭过的,但此刻她非常生气,极度的愤怒,让她的胸脯一起一伏。

    “我不同意他纳一个烟花女子为妾,老夫人说,让我从自身找原因,还说,在我和那个烟花女子之间,她会一碗水端平,女儿受不了,没有当场附和老夫人。”

    陈婉说的时候,那一幕又出现在眼前,“第二天,女儿去向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她没有起床,我到庙里去给老夫人祈福,回来的时候,便收到了钱海的一纸休书。”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就这么简单,却也这么荒唐!

    陈婉以为母亲会站在自己的立场,哪知母亲只说了一句,“糊涂。”

    陈婉知道,母亲明白自己受的委屈,可此刻她什么也不能说,自己的行为已经让她脸上无光。如果母亲再继续帮着她说话的话,只怕那几个姨娘更要戳她的脊梁骨了。

    “娘,连累你了。”沉默许久,陈婉终于说出这句话。

    “我不怕连累,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这件事情,终究是你做的不妥,你和一个烟花女子,争什么风?吃什么醋?老太太还不说话,哪有你出头的道理?为人妻者就要顺着夫,平常我是怎么教你的,你都忘了。”

    母亲心痛的说出这几句话,陈婉听了心里更痛。

    “在这个宅子里,就连正室都生活得如履薄冰,这你是知道的,躲着那些麻烦不说,你却还给自己找麻烦,罢了罢了,一切已成定局,这都是天意。”母亲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下去。

    过了很久,她才问:“那几位姨娘,你都见过了吗?”

    陈婉摇了摇头,自从她回娘家以后,母亲是她见的第一个人。

    “想必你也没有见过她们,出了这件事情以后,她们躲都来不及,又怎会主动去见你。”

    陈婉苦笑了一下,自己心里也清楚,现在,人们看她的眼神就像看到瘟疫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