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 赠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时候,一位年轻的母亲抱着个孩子,快步走到了那个吹糖人的面前。

    只见她一脸柔和的看了看孩子,不知道说了什么,接着就用手在那个圆盘上一指,吹糖人的便笑着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一个糖人就吹好了,那位母亲接过以后,孩子便欢天喜地的拿在了手里。

    柳蓁这时便明白了,那个圆盘上画的东西就相当于,现在饭店里的菜谱。

    “糖人不容易保存,时间久了会变软,而且颜色会发黑,如果做成成品在外面晾着的话,估计就没有人买了,这些小贩们很聪明,他们把这些东西画下来,人们想买什么样子的,只要指给他看就行。”顾如风细心的向柳蓁解释,语言里充满了温柔。

    柳蓁走到那个卖糖人的面前,用手指了一下键盘上的那个猪八戒,便对着卖糖人的笑了笑。

    卖糖人的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立刻拿了一块糖稀,在手上捻了捻,不一会儿,就吹出了一个猪八戒。

    “谢谢,你做的真好看。”柳蓁说完,便笑着给了那个小贩钱。

    如果柳蓁只说一个谢谢,小贩也许不会感觉什么,但柳柳蓁真诚的态度让小贩非常感动。

    “姑娘,你等一等,我再送给你一个吧。”看见柳蓁要走,小贩急忙喊住了她。

    在这个社会里,人都是分三六九等的。

    俗话说,一流巫,二流娼,三流大神,四流梆,五剃头的,六吹手,七戏子,八叫街,九卖糖,说的就是这第九等的明细。

    一流的人指的是那些巫师,二流的指的是*女,以跳唱形式治病的神巫是第三流,更夫是第四流,挑着担子的理发师是第五流,喇叭匠和吹鼓手是第六流,第七流是戏子,第八流是乞丐,而吹糖人的,就是下九流中的最低等,是最被人们看不起的。

    走街串巷,无非也就是为了个温饱。

    今天看到有人这么尊敬自己,那个小贩自然是心里欢喜,心想着,就算不挣钱,也得再送给她一个糖人。

    看见小贩把柳蓁叫住,顾如风的心里一紧,心想不会是这个卖糖人的,也看上柳蓁了吧。

    听到小贩只是想给柳蓁一个糖人,顾如风的心才松了下来,最近这一段时间,他真的是被这钱海弄的有点精神紧张了。

    一想到钱海,他的心里就又郁闷起来。

    见过厚脸皮的,真没有见过钱海这么厚脸皮的,简直就是无赖。

    上次他让人给柳蓁一封情书,打那以后,顾如风天天都能在门底下看到那样的情书,要么就是几句肉麻的话,要么就是一段情诗。

    他不想让柳蓁看到,于是,每天就早早的去开门。

    可每天都会被他的情诗所破坏心情。

    就在今天早上,他还告诉柳蓁说,你的情书又到了。

    哪知道柳蓁豪不在意,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就说:“快点拿过来,做引火火柴用。”

    点着灶膛里的火以后,柳蓁才有些歉意的看了看他,“不好意思,昨天忘了把柴收进厨房了,有点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