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言语的交锋3
    麦尔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在了脸上。

    这看似是个近乎无理取闹的理由,但却无比致命。

    麦尔虽然处置了那些殴打幻梦的人,但是,作为事件的主使者,他制造出如此残酷的景象,必然会对幻梦的精神造成伤害。幻梦虽然是尊贵的“彩川的认可者”,但无可否认的是,她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让一个小孩子看见这样血腥的场面,不受到刺激才怪呢。

    麦尔低下了高昂的头,没有回应幻梦。

    他的神情宛如斗败了的丧家之犬一般失落,还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自己的计划,居然会有漏洞,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但是,他并没有失去理智,没有做出任何对幻梦不敬的举动。

    他知道,即使自己落败了也不能释放自己的怒火。如果说对着幻梦大呼小叫的话,那么反而会加重自己的罪行……那样,自己的家族肯定会受到报复。

    幻梦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成功了,成功了!

    这个看起来荒谬的罪名是如此的有效。

    不,这件事情本来就很荒谬。为什么那些人仅仅因为殴打了一顿幻梦,就要被杀害?

    不合理的起因,不合理的背景,不合理的身份。

    在这一连串由不合理组成的连环中,能用合理的罪名给他定罪吗?

    显然是不能的。

    “幻梦不需要你自尽,如果说你在这里自杀的话……是想要再吓幻梦一次吗?”

    “遵从您的吩咐。”他说着放下了刀子,向幻梦走了过来,跪在了她的身前。

    他没有求饶,没有哭诉。虽然这些话语实际上对幻梦而言可能会非常有用,但是他地表人的思维方式却让他认为,那样做不仅没用,还极为可笑。

    “幻梦……”格列妮看着幻梦,神色非常复杂。

    她担心幻梦的身体,也担心自己弟弟的命运。虽然他对自己谈不上好,但是不管怎么样那也是自己的弟弟啊。就这样上交到学院的话,肯定是免不了一死了。

    “格列妮姐……对不起。”幻梦没有勇气正视格列妮的眼睛。

    她才是真正关心和帮助的人。自己没能给她什么报答,反而把她的弟弟送上断头台,还真是让人难受啊……

    但是,这个家伙让这么多人悲惨地死去,绝对不能原谅!

    “那么,接下来就准备把他押送到法官那里去吧……”

    幻梦没有注意到,麦尔用怨毒的眼神看了格列妮一眼。

    “尊敬的魔法师,请等等。”麦尔抬起头说道。

    “怎么了?”幻梦不耐烦的回应道,“不要试图为你的罪行做开脱了。”

    “在下不敢。在下知道,自己的罪恶深重。”

    他说这话时候,眼神却很明亮呢。

    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嘴角轻轻上扬,一点也不像准备赴死的样子。

    幻梦皱着眉头,他还能有什么鬼主意?

    他的罪行已经确定无疑。自己因为他的计划而受到了惊吓,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

    难道他还打算说,是因为幻梦自己要出去,所以才受到了惊吓?

    幻梦可不感觉这个解释有效。他有什么权力限制自己的自由?

    “请将同样罪孽深重的罪犯也逮捕起来,以展现您的公正吧。”

    “是谁?”幻梦不感觉这事还有同谋。

    “格列妮·弗雷。”空之梦幻想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