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言语的交锋2
    居然连这里也算计到了。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根本不可能想到一个完美的抓捕计划——实际上,也并不存在那种计划。

    麦尔需要的计划只是一个能将动手的人抓住的计划。

    这个计划的要求,很简单,抓到的人足够多,且可信。

    麦尔知道想要不出纰漏是不可能的,于是,麦尔让希芬去做公告。

    希芬没有时间去思考一个完备一些的计划,只能硬着头皮随便弄一个。

    如果说这个计划有不妥之处,负责的自然是希芬。

    麦尔为什么不自己做公告?

    这个幻梦都能帮他解释。让希芬去负责公告,对那些狡猾的地表人来说更加可信。

    这家伙的计划看似简单粗暴,实际上却完美无缺。

    幻梦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眼前的尸体和不断传来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

    怎么办?

    幻梦坚信,他的行为绝对是不对的,有违道德的。

    但是,为什么自己连个罪名都没办法给他安上去?

    浮空大陆的人和地表人的地位是不同的。自己的身份是特殊的。许许多多的条件交织在一起,造成了现在这个背景——教唆了这样一场杀戮的人,没有罪名。

    幻梦咬着牙,瞪着眼前这个人。

    在她身后的格列妮十分担心地看着幻梦。幻梦的身体受到的伤痕,相比刚才她精神受到冲击简直不值一提;现在,她又这样愤怒而无计可施……

    真是令人心疼的孩子。

    麦尔一直把刀架在脖子上,微笑而有礼貌的看着幻梦。

    他一直都用充满敬意的目光看着幻梦。

    幻梦连想要给他安上个“对自己不敬”的罪名都不行。

    简直……无懈可击。

    这个在尸块和血泊中微笑站立的男人,虽然态度谦卑,但是却如同一座山峰一般坚不可摧。

    幻梦所有的攻击都会被他轻松化解,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尊敬的魔法师,请问还有什么罪名吗?”

    可恶……真是**裸地挑衅。

    “如果没有的话,请允许我清洗一下身上的血迹。”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眼前这个沾满了鲜血的家伙,真的不能把他绳之以法吗?

    不,不能放弃。

    还不能放弃!

    仔细思考,一定还有着自己能够用到的条件。

    幻梦低下头,眼睛紧闭,努力地思考着办法。

    但是,毫无头绪。

    根本想不到任何可以攻破他的方法!

    不管从哪里入手,连幻梦自己都能够替他解释。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幻梦睁开了眼睛,打算放弃。

    她看见吊坠里彩色的魔力缓缓地流动着,依然是那么美丽。

    彩川的认可者,这个身份……

    幻梦真是没用,让如此尊贵的身份蒙羞了。

    如此尊贵的身份……

    ………………等等。

    幻梦一开始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在麦尔的诱导下,自己尊贵的身份反而变成了一种妨碍。

    但是,这正是被隐藏的,最终极的利器。

    幻梦缓缓抬起了头。

    既然你一直在强调幻梦的身份尊贵,那么,幻梦就用这尊贵的身份给你最后的致命一击。

    虽然这样做,幻梦自己都会认为自己自高自大……

    但是,只要能将这家伙绳之以法,就没问题!

    幻梦轻轻咳了咳,清了清嗓子。

    绝杀,很简单,但是很致命。

    那是近在眼前的真实,无可回避的真实。

    幻梦冷冷地掷出了这最为致命的杀手锏。

    “麦尔。你居然让幻梦看见如此血腥的景象,难道你不怕吓到幻梦吗。”空之梦幻想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