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并非尽善尽美的桃源2
    “小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法尔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你再也没办法和米尔斯一同战斗了……”寒江轻声说道,“他已经不在这世界了。”

    “你……你开玩笑的吧?”法尔的声音有些发颤。

    法尔和米尔斯最后的一次合作,就是那次讨伐野猪的委托。

    在一起完成了米尔斯、米尔顿兄弟的委托之后,三人开始讨伐野猪群。

    他们的合作十分默契,也很有效率。

    野猪群并不好惹。虽然最后完成了讨伐任务,但在战斗中法尔为了保护兄弟二人受了点小伤。

    在返回村子的过程中,法尔想要喝点酒,这才发现酒壶在战斗的时候掉在了地上。

    当时天色已近黄昏,米尔斯让米尔顿先护送体力消耗巨大的法尔回去,自己返回寻找酒壶。

    很快,酒壶就找到了,但是他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一只濒死的野猪正用猩红的眼睛盯着他。

    偷袭之下,毫无防备的米尔斯身受重伤。他跌跌撞撞地支撑自己回到村子,将酒壶交给米尔顿,然后就因为失血过多断了气。

    这几天里,米尔顿一直在悲伤之中忙于操办丧事,哪有时间去送还酒壶?

    “你……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法尔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对,这不是真的,我在做梦,我在做梦啊……这酒壶……怎么可能找得回来呢!”

    他把酒壶放在一边,重新躺下。嘴里还叨咕着什么。

    “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怎么可能呐,米尔斯那小子壮实得很呢。”他翻了个身子,“明天就去找他切磋切磋,让他再陪我喝上个三杯……”

    随后,他就安静了下来,一言不发。

    少女们站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

    她们想要安慰他些什么,却说不出口。

    寂静,如此漫长的寂静。只有十几秒,却漫长得像一个时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猛地坐起,痛苦地大声咆哮,连酒壶也不顾,夺门而出。

    幻梦被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轻轻地喘着气。

    “他大概是去墓地了吧。”寒江拍了拍幻梦的后背,“委托已经完成了,走吧。”

    三人的心情也是相当之糟糕。

    生命是这样的脆弱,一不留神就可能会逝去。

    死去的人无法再和家人朋友在一起欢声笑语,只能留给他人无尽的追忆。

    三人沉默着回到了夜风委托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夜风拿出了备用的床褥,招待三人今晚留在委托屋休息。

    幻梦连外衣都没脱下,直接就倒在了床铺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天的奔波劳累,可是辛苦她了呢。

    寒江打算洗漱一下再去休息,菲尔叹了口气走出门外打算平复一下心情。

    她坐在门口的石凳上,仰望着夜空。晚上的风微微有些寒冷,她紧了紧自己的马甲。

    村庄里的人入夜之后都纷纷休息了,四周安静得很。

    似乎能够听到远方传来的号哭声。

    就算是在这远离纷扰的桃源一般的村庄,也会出现因为讨伐魔兽中出现失误而丧生的情况。

    怀念起自己逝世的师父,菲尔越发感觉到生命的美好与脆弱。

    自己呢?自己是不是也可能在某次讨伐魔兽的任务中被杀掉?

    自己死掉的话,幻梦和寒江她俩得多伤心啊。

    如果说幻梦和寒江……因为自己没保护好她们而……

    不想了,越想越难受。

    入夜了,天气越发阴冷。赶紧回屋子里吧,不然会感冒的。空之梦幻想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