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蜃珠
    被离焰剑的火光幽幽照亮的墓道尽头,一面石墙悄然洞开着。

    明与暗的交界,一个发着荧光的白色人影,孑然而立。

    林乾想了想,把离焰剑递给了一旁的不苦:“帮大哥哥拿着这个照明。”

    然后拔出了大雪圣音,遥遥与那蜃妖对峙着。

    “你们是什么人?”

    蜃妖明明没有动嘴,但是声音却仿佛从无尽的旷野中四面传来,带着莫名的凉意,沁上心头。

    林乾拱拱手:“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的路人,无意中闯入了幻境,又不慎掉进这里,不知道这幻境是不是你布置出来的,还希望你能放我们过去。”

    “呵~”蜃妖嘲讽地笑了一声,语气淡漠地道:“你们已经是我囊中之物,假以时日,你们就会在我的幻境中化为一具尸体,灵魂任我采食,我凭什么放过到手的食物?”

    “你在这深山老林之中,没有灵气滋养,迟早都会走上蜃龙的老路,从天地之间消失。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放我们离开,我把你带回我们宗门做我宗门的护法,我大牛宗灵气浓厚,足够你修炼所需,日后可以脱胎换骨,不受蜃珠桎梏,你觉得怎么样?”林乾诚恳地说。

    他这番话,倒是诚心为蜃妖打算。

    蜃妖修行不易,全靠吸食外界灵气过活,这凌云山脉地处偏远,又不是灵脉大泽,灵气十分稀缺,不然那大能和尚得了蜂妖王的卵,也不会全靠吃人来补充灵气了。

    大牛宗从前没有什么野心,对宗门的建设很是懈怠,如今王梦龙总算奋发图强起来,可宗门中除了三大阵和万灵园,再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尤其是守护山门的阵法和各种守山的灵兽奇兵更是一个都没。

    林乾正是看中了蜃妖的幻境天赋,打算把蜃妖带回大牛宗,用来看护山门。

    大牛宗灵气充沛,又有仙豆,对于蜃妖来说,自然可免去后顾之忧,可以专心修炼,倒不失为一个绝好去处。

    可是蜃妖却是一口拒绝。

    “大牛宗?没听说过,一个没名气的小门小派,也敢说自己灵气充沛?真是好大的口气!”蜃妖冷嘲热讽地说。

    林乾无语:再没灵气也比这破破烂烂的破墓地好吧?

    老鸭子此时终于清醒过来,听蜃妖如此嚣张,忍不住嚷嚷着嘲讽他:“丫个呸,你一个在破墓地里呆了不知道多少年才化形出来的小妖,不吹牛逼你会死啊!外面过去几百年了已经,你没见过啥世面,啥也没听过不是很正常么?咋的,还以为自己是那立地知千里的蜃龙不成?”

    “你找死!”蜃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暴怒,老鸭子的话狠狠地戳在了他的痛处,他从有了意识以来,最痛心的地方就是从没离开过古墓,不曾见识到外面的美好世界,此时被老鸭子戳穿,恼羞成怒。

    然后那白色人影便动了。

    只见他长袖一挥,他身后的黑暗中立刻浮现出了无数尖锐的木箭,箭头削得极为锋利,随着他袖子一挥,木箭便立刻呼啸着朝着墓道里射了过来。

    好像一排极速推过来的钉墙,眨眼间就射到了老鸭子面前。

    老鸭子哪里想到这蜃妖一言不合就动手,吓得全身的鸭毛都竖了起来。

    林乾立刻上前一步,双手用力,挥出一剑,大雪圣音光芒喷涌,在三人面前化成一片琉璃冰瓦一般晶莹剔透的冰墙,想要把木箭尽数拦下来。

    没想到这木箭居然无声无息地穿过冰墙,风驰电掣地穿透了三个人的身体,钉进了墓道的地里,没入不见了。

    老鸭子当场惨叫一声,全身一软,就向后倒在了不苦的腿上。

    一瞬间脑中纷乱迭起,最终只想到一句:小乾子,永别了,20年后本大爷又是一条好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过了一秒,也好像过了好几天。

    就在老鸭子开始思索死亡到底有多漫长的时候。

    “鸭鸭…你怎么了?”不苦的声音在老鸭子耳边好奇地问。

    “没看到嘛,中箭了要咽气啦!”老鸭子没好气地说。

    咦?我怎么还能说话?

    老鸭子心想。

    “起来吧,是幻境,咱们根本没中箭。”林乾的声音传来,似乎带了点哭笑不得的笑意。

    蜃龙立地可知千里,将种种感知融于幻境,几可乱真,是玩弄幻境的高手。

    蜃珠集结了蜃龙的施展幻境方面的精华,可以将所见之物化入幻境,蜃珠所化的蜃妖,完美呈现了这样的传承。

    但是因为没有蜃龙立地知千里的神通,所以蜃妖的幻境,很多感官并不完善。

    比如刚刚的木箭,若是蜃龙施展起来,木箭穿身而过时,也必然同真的被穿身一般剧痛无比,心智稍弱之人立时就有可能被这感官蒙蔽,暴毙当场。

    “他只会幻境之术,可是也因为被困在这墓穴里,幻境之术不能圆满,实在是不够逼真。”林乾说着,举起大雪圣音,一手持剑决,一手握剑,向前一刺。

    大雪圣音的剑尖上立刻闪了几闪,冰雪般的光华冲了出去,射向对面黑暗中的白色人形。

    这光芒在门框处“轰”地一下炸开来,光影四溅。

    然后眼前洞开的石墙和门洞里的白色人形都仿佛是被石子击中的水中倒影一般,摇晃扭曲着消失不见了。

    只留下完好无缺的一面黑色石墙,挡在三人面前。

    “这…这…这是!”老鸭子指着石墙惊诧不已,“刚才明明打开的啊,怎么又关上了?”

    “根本就没有打开过,刚才那些都是蜃妖的幻境。”林乾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老鸭子和不苦后退,“你俩往后面一点,我劈开它。”

    待老鸭子和不苦退后几步,林乾屏气凝神,灵气灌入大雪圣音,把剑一横,猛一步向前一跨,一剑横斩。

    大雪圣音的剑身仿佛披了一层金刚石凝结的霜,在石墙上悄无声息地划过一道薄薄的缝隙。

    收剑。

    这道缝隙里突然开始迅速的结冰,无数冰晶从缝隙里不断堆积出来,爬满了半面石墙。

    然后这石墙便轰然碎裂,坍塌成一地的碎石块。

    三人捂着鼻子挥手赶开翻滚的尘埃,举起离焰剑照明,睁眼向墓中看去。

    石墙后是一间不大的石室,正中央摆着一副已经被掀开的棺椁,有朦胧的月光从石室顶上撒下来,正照在棺椁上。

    三人踩着满地碎石,迈进墓室,走到棺椁边向棺内张望。

    只见棺内一副破破烂烂的尸骸,头骨的口中赫然含着一颗铜钱大小的绿珠子。

    正是蜃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