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蜃妖
    凌云山往西不过十里的山脉中间。

    地势奇绝,山深林密,人迹罕至。

    被不断重复出现的景色困住的林乾、老鸭子和不苦三人,无意中掉进了一座墓穴的墓道之中。

    墓道的壁画上,画了一幅墓主人的画,画中作除妖师打扮的墓主人,胸腔里却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蜂妖王。

    这正是前番在凌云镇中,大能和尚所讲述的亲身经历里,那座百年前埋葬了用肉身封印蜂妖王的除妖师的坟墓。

    三人震惊不已:难道困住他们的蜃妖所栖身的蜃珠,就被保存在这座古墓里?

    “看来八成就是了。”林乾缓缓吐出一口气,叹道。

    “咱们真要进这里去找蜃珠?”老鸭子指了指墓道深处。

    林乾反问:“不找到蜃珠,咱们能离开它的幻境么?”

    老鸭子语塞,扁扁嘴只好说:“那接下来怎么办?”

    林乾用离焰剑四外照了一圈,仔细看过之后说:“这里八成是墓道的后半段,应该距离墓室不远,咱们是从上面掉下来的,但是看沙子的痕迹,这里应该和大能和尚掉下来的地方不是同一处,看来这个墓穴年代久远,可能早就脆弱不堪,千疮百孔了。”

    “按照大能和尚说的,这墓穴是那位除妖师要求建造的,用来埋葬肉身封印了蜂妖王的自己,位置这么荒僻,这些石料又所耗不小,所以规模肯定不大,大概也就是墓道和墓室,连墓门都不一定会留,八成是工匠们一离开,就把墓门封死了。”

    “那可真是有意思,墓室用来封印蜂妖王,墓道用来让工匠撤退,墓门最后都封死了,你说这些工匠为啥要在这通道上画这么多画?又不是高门大户王侯将相的墓,讲究个尽善尽美。”老鸭子不屑地嘟囔着。

    “这些壁画看起来寻常,但是却是用朱砂画的,我估计八成是将某种法阵也嵌入了画中,有隔绝阴气,不让墓穴被阴气渗透的作用,所以咱们脚下的沙子才是干燥的。虫类妖兽都属阴,隔绝了阴气,这墓穴里的蜂妖王和虫卵才永远不会醒来。”林乾分析道。

    “这老除妖师,为了封印蜂妖王,看来也是拼了啊。”老鸭子语气里多少还是有点佩服之意。

    “咱们去墓室里看看,蜃珠很有可能作为某种阵眼或者法器,被布置在墓室里。估计当年大能和尚也是直接从上面掉进了墓室里,在墓室棺椁旁边昏死过去,这才惊醒了蜂妖王。他把墓室顶棚踩出一个洞,这蜃珠所化的蜃妖从洞里看见了外面的山头,才造出那样的幻境来把这墓穴附近都笼罩起来了。”林乾说着,双手举起离焰剑照明,示意老鸭子和不苦跟上自己。

    三人走出没多远,便已经看见前面黑漆漆的尽头。

    林乾用离焰剑照了照,苦笑起来:“这下麻烦了一点。”

    “怎么了?”被蹑手蹑脚的不苦抱在怀里的老鸭子探头探脑地问。

    “我没猜错的话,这面石墙,应该就是通往墓室的门了。”林乾指了指面前黑漆漆的石墙示意老鸭子看。

    这面石墙与别处不同。

    别处石墙,都还是石头的天然纹理和颜色。

    可是这面石墙,却是纯黑的颜色,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在离焰剑的照映下,显出一种诡异的暗哑光泽来。

    “是人血。”林乾看老鸭子在仔细辨识石墙上的颜色,轻声提醒。

    老鸭子惊讶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估计是男人的血,性属纯阳,才能堵住这墓门,万一除妖师封印失败,蜂妖王也有这纯阳血和朱砂墓道困住,不会逃脱出去。”林乾分析说。

    “这么说…那除妖师在这墓里也杀了人?”老鸭子问。

    “也不一定,按这个墓穴的建造情况来看,当时的参与工程的男人一定很多,每个人贡献一点就够了,死不了人的,就是不知道这个除妖师会不会这么干了。”

    “要打开么?”不苦怯怯地从林乾背后探头上。问。

    “嗯,当然要打开,那蜂妖王已经死了,打开也不影响啥。”

    林乾点点头,一边说一边举起离焰剑,就要朝石墙放大招。

    结果就在这时,寂静得能听见彼此呼吸的墓道中,“喀哒”一声。

    眼前涂满人血的石墙,竟然徐徐打开了。

    不苦吓得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防止自己叫出声。

    他原本抱着老鸭子,此时双手忙着捂住嘴巴,把老鸭子给忘了。

    也被这石墙吓了一跳的老鸭子还没等做出什么反应,就先一个倒栽葱摔到了地上。

    等老鸭子头晕目眩地睁开眼,就看见眼前墓门洞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仿佛无穷无尽。

    离焰剑的光芒和黑暗交汇的边界上,站着一团人形的白光,模模糊糊地看不太清楚。

    他只听见耳边传来林乾的一声叹息。

    “果然…是蜃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