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除妖师的墓穴
    蜃龙是似龙兽中实力最低的种类,是龙族与人间云雾交感所生。

    因为战斗力实在不行,所以只能躲起来,利用天赋幻境,以守株待兔的方式来捕猎生灵填饱肚子。

    这种方式捕到的猎物实在有限,导致它们永远在饿肚子,终日为了吃饱而苦恼,没有时间提升实力,又只能依赖幻境来捕猎。

    形成了恶性循环。

    蜃龙寿命因此最短,少者只有一两百年,有个别幸运的个体,因为生前恰巧吞食到了有灵气的生物,日积月累,便会在体内生成蜃珠,得蜃珠滋养,寿命便得以延长,可也最多不过四五百年,便会耗尽灵力而死。

    蜃龙死后,**立刻就会化成云雾,随风散去。

    蜃珠却会留在世间,如果保存得当,可以千年不毁。

    机缘巧合的蜃珠,若是恰巧碰到气场融合的生灵气息,就会孕育出蜃妖。

    蜃妖依托蜃珠存在,蜃珠不毁,蜃妖不灭。

    所以蜃妖一定不会离开蜃珠,只要找到保存蜃珠的地方,自然就能找到蜃妖。

    在第六次站在龙形大树下之后,不空终于承受不住这样超负荷的劳累,脸色苍白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痛苦地干呕起来。

    “额…忘了你只是个凡人了。”林乾内疚地拍着不苦的背,把随身带的水葫芦递给他,“来,喝口水,会舒服一点。”

    说完又嘱咐一句:“别喝光了,咱们离开这里之前,只有这么一葫芦水,得省着点用。”

    “大哥哥…”不苦无语地瞪着通红的眼睛,哀怨地瞅着林乾,可怜巴巴地接过水葫芦,抿了一小口。

    “咱们这么找,也不是办法啊,小乾子,有没有其他门道儿,这么找下去,咱们仨非得累死在这,被这蜃妖吃了不可。”老鸭子伸着脖子艰难地说,他声音沙哑,一副你再让我走的话本大爷就要原地爆炸的样儿。

    “你以为我是在瞎走啊,我这是在探道。”林乾看不苦好像好些了,把水葫芦收回来,自己也抿了一小口润润喉咙。

    “哎,你把水给本大爷整一口…”老鸭子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探道?都绕这么多圈了,探出啥了?”

    林乾把水递给老鸭子,摸着下巴说:“这蜃妖八成是在一个土洞里。”

    “啊?为啥?”老鸭子和不空都诧异地看着林乾。

    “蜃妖不是蜃龙,蜃龙有龙血传承,身如云雾,可以看到千万里之外的景象,再选合适的搞成幻境来骗人,可是蜃妖没这本事。”林乾挑挑眉,“他只能选他眼睛看得到的景象来做幻境,咱们转了这么多圈,其实不断重复的景色就只是这一片山头和这一条溪水的范围而已。”

    “那你为啥判断是土洞里?”老鸭子呆呆地问。

    林乾伸手去接老鸭子手里的水葫芦,“笨啊,你看不出这地貌更像是从平地向上看到的一块山顶么?蜃珠十分脆弱,保存不易,这荒山野岭的,除了掉在土洞里,我真是想不出还有哪里可以保存蜃珠了。”

    老鸭子连连点头,结果走路走得手抖,一个没拿稳,水葫芦没抱住,擦着林乾的指尖掉到了地上。

    他们三个正站在山坡的顶上,四外都是山坡,水葫芦一落地,立刻像长了腿一样,眨眼之间就滚下山坡,冲进了一片灌木丛中,只听见灌木丛中“簌簌瑟瑟”不断,一路滚远了。

    山顶上这三位:“……”

    还是不苦反应过来得最快,一把抱起老鸭子,就朝山坡下冲,却脚下一滑,整个人栽倒。

    “小乾子救命啊!”老鸭子吓得大叫!

    林乾下意识的伸手去拉不苦,不想也脚下一滑,后背着地摔了出去。

    两个人一只鸭不由自主地摔下山坡,叽里咕噜地追着水葫芦,尖叫着滚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咱们这是在哪啊?”

    林乾睁开眼清醒过来的时候,听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不苦的声音弱弱的传来。

    “八成在你大哥哥说的那什么土洞里,这个乌鸦嘴!”老鸭子气鼓鼓的声音随即传来。

    “老鸭子闭嘴。”林乾呸了一声,“你才乌鸦嘴!”

    “咦!小乾子你也在,哈哈哈!”老鸭子狂笑起来,寻着声音和不苦摸索着来到林乾身边,拍拍他,“挺好,人没丢!”

    “这是什么鬼地方?”林乾摸了摸地面,是干燥的沙土。

    “没有光,看不太清,但是我刚才摸到了平整的墙,八成是个在地下造的房子。”老鸭子的声音充满了一本正经。

    “……”林乾扶额:“地下造的房子…那不就是个坟么?”

    老鸭子纠正他:“错,是墓,坟哪有这个做工?这么有墙有道的,一定是一个做工精致的墓。”

    林乾摸索着站起来,伸手摸到老鸭子说的墙壁,在墙上摸啊摸的找着什么。

    “你在干啥?给这墓摸骨?”老鸭子取笑林乾。

    “摸你个大头鬼!”林乾呸了老鸭子一声,“我要找个火把照照亮。”

    “你把离焰剑抽出来不就得了么。”

    “……”

    离焰剑出鞘,火光乍现,黑暗立刻潮水一般褪去,周围被照得通明。

    待适应了亮光,三个人才打量起周围的情况来。

    他们现在正站在一个三米宽,两米高,四壁由石砖垒砌而成的通道里。

    通道里空气倒是不怎么混浊,光照下漂浮物很少,不像是封闭了很久的样子。

    通道的地上,是筛得很细的沙子,铺满了整个通道,一直延伸进光线照不到的通道深处。

    不苦扒了扒,发现这沙子不知道埋了多深,似乎是为了吸潮排水而专门铺的。。

    用来垒墙的大块石砖,有一米见方,被打磨得很是平整,严丝合缝地砌成石墙,几乎泼水不进。

    平整的砖面上,用红色的颜料描画了很是精致的壁画:有鳞次栉比,屋舍俨然的城镇;有绵延起伏,雄伟巍峨的山峦;有穿过山林,正在送葬的队伍;有热火朝天的山中工地;有正在建造中的奇巧墓穴;……

    “小乾子,你看这!”老鸭子指着一处独立的壁画轻声喊。

    林乾看过去。

    那是一幅占据了整幅墙面的壁画,线条和笔法都看得出用了很多的心思,画得十分精巧,栩栩如生。

    画中画得是一个四面闭合的线框里,盘腿端坐的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宽松飘逸的袍子,显得身体极大。

    但是脸却很瘦削,留着一把胡子,双目微闭,头顶莲花冠,双手结印,端坐在一张牙床上。

    诡异的是,画壁画的人,在他正胸前的位置上,画了一个很大的圆圈,似乎用来表达这是画中人的体内的意思。

    圆圈里,画了一只妖兽。

    六足四翼,黑黄斑斓,纤腰长腹,复眼口颚。

    正是一只蜂妖王。

    林乾和老鸭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擦!这是那个用身体封印了蜂妖王的除妖师的墓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