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苦不苦不知道不妙了倒是真的
    大白天潜入敌方阵营里这种事,林乾还是第一次干。

    他潜伏在一棵大杨树上,把身形隐藏进浓密的树冠里,远远向被妖兽围住的区域眺望。

    原本的凌云镇,面积还是很大的,可是如今大部分靠山方向的建筑都已经遭到了破坏,几乎成为一片废墟,剩余的百姓都靠近海边聚集居住,躲避妖兽的侵袭。

    如今,反而方便了妖兽对他们的包围。

    林乾藏身的大杨树,位于原本凌云镇最繁华时期的镇中心,此时周围尽是残垣断壁,草木横生。

    倒是刚好能够看到被妖兽包围住的区域的全貌。

    此时时近中午,太阳正烈,无数生着纤薄翅膀的虫妖,围着凌云镇,或者摩擦着生了倒刺的前足,或者扭着纤细的腰和硕大的纺锤形肚腹,惬意地晒着太阳。

    “呵呵,原来竟然是蜂妖,难怪。”

    林乾自言自语着,了然地笑了。

    蜂妖是虫妖中最特别的一类妖兽。

    他们在蜂王的带领下,往往成群结队聚集在一起集体狩猎,是劫掠动物和人类的血腥妖兽。

    甚至,他们会在猎物身体内产卵,让幼蜂在猎物身体中发育,渐渐控制住猎物的行动,最终生长成熟时,再撕开猎物的身体,爬出来飞走,和种群汇合。

    他们拥有极速飞行的纤细长翅膀,拥有能撕碎猎物吞食下肚的颚口,也拥有淬了毒液的尖锐蜂针。

    是极难对付的妖兽之一。

    看来,这群蜂妖把凌云山当成了蜂巢,将凌云镇当做为自己提供食物的猎场了。

    那么现在,他们围住凌云镇,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凌云镇的百姓都还活着?

    不然守着一座空城,对于妖兽来说,还不如回到山林里来得舒服。

    林乾摸摸下巴,觉得这凌云镇的妖兽谜团,剥开一层,还有一层,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本来他白天来探情况是有缘故的。

    大能和尚和不苦都告诉他这里的妖兽是虫妖。

    大部分虫妖,都是喜阴不喜阳的。所以在艳阳高照时,都会尽量找阴凉地方躲避太阳,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视线和战斗力都会大大下降。

    林乾的原计划里,中午正是躲开虫妖,进镇救人的好时机。

    但是在看清对方是蜂妖后,他就无奈地放弃了原计划。

    蜂妖是虫妖中的一大例外。

    它们爱太阳。

    所以林乾临时决定等到天黑再摸进去看情况。

    他换了一根更粗更茂密的枝杈,舒服地躺下来,准备睡一觉,养足精神应对晚上的行动。

    另一边,老鸭子正在凌云寺里闲逛。

    林乾走后,他思量一番林乾的话,也觉得这凌云寺的举动处处可疑起来。

    所以他装作一只普通鸭子的样子,避开大能和尚师徒三人,摇头摆尾地溜达到大能和尚的禅房院子里,希望能够有所发现。

    大能和尚正在听不空和不苦两个小徒弟汇报他昏迷期间发生的事。

    不苦说完他照顾师父直到师兄回来的经过,自豪地挺了挺胸膛,一双葡萄一样的眼睛带着笑望着师父,一副期盼夸奖的模样。

    “不苦好乖,师父这串佛珠奖励给你。”大能和尚笑眯眯地摸摸他的头,把手里的佛珠递给不苦,“师父有话跟你师兄说,你去玩吧。”

    “谢谢师父!”不苦开心地行礼后,乐呵呵地跑出去了,还体贴地将禅房的门关好。

    他打算去找林哥哥的鸭子玩,林哥哥去镇上好像没有带走鸭子哦。

    他开心地想。

    结果他就看见了躲在他师父禅房窗户下的老鸭子。

    呀,鸭子怎么在这,我可不能让师父发现!

    他把佛珠挂在胳膊上,蹑手蹑脚地凑过去,躲在老鸭子身后,张开手,想要把老鸭子抓住。

    然后他就听见窗户里,师父的声音清晰地传出来。

    “不空,不苦留不得了。”

    不苦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

    师父说留不得我了?

    那会把我送走么?

    为什么?

    不要!

    他脑子里乱乱的,惊恐地扭过头去,无声地靠近窗子,想要听个明白。

    禅房里,大能和尚目光沉沉地看着噗通一下跪在面前的不空,“怎么,你心软了?”

    “师父,为什么…不苦他可是做错了什么?”不空嘴唇颤抖着问。

    “大业将成,留着他只是累赘。”大能和尚漫不经心地说。

    “那…师父,您要将他…送到哪去?”不空只觉得眼睛泛起很大的雾,他极力忍住,哽咽着问。

    “不苦不能留。”大能和尚目光如电,盯着几乎要软倒的不空,“你舍不得下手?”

    “师父…求您,放不苦一条生路吧!”不空匍匐在地,头一下又一下地磕在地上,哀求着说。

    “哼!”

    “师父,不苦师弟还是个孩子,他什么也不知道,师父何必要徒增杀孽啊!”

    “杀孽?呵呵,难道你我手上的杀孽还少了不成?你真当自己是和尚了么?你不会是忘了吧,你每个月都要喝一碗人血呢,我的儿。”大能和尚嗤笑一声,眼含不屑地看着不空。

    不空便一下呆了,他抬起头看向大能和尚,眼里五味混杂。

    最终,他伏地痛哭。

    “你也别这么儿女情长,将来的好日子还长着呢,只要拿到咱们想要的那东西,以后你日日吃斋念佛我也不拦着你。”大能和尚咧了咧嘴,笑着说。

    “那么…您要怎么处置不苦?”不空瓮声瓮气地问。

    “等解决了那小子,就把不苦吃了吧。”大能和尚无所谓地说。

    话音未落,便听到窗外传来噼里啪啦珠子落地的声音。

    “不好!窗外有人!”

    大能和尚大惊失色!

    老鸭子本来躲在窗下偷听屋子里师徒二人的对话,听得他心中惊涛骇浪,只觉得这凌云寺似乎隐藏着一个惊世骇俗的大秘密。

    他注意力全部放在屋中二人身上,完全没想到自己已经被不苦发现,甚至不苦蹲在他身后,他也丝毫没有察觉。

    直到不苦因为又惊又怕,心中紧张,不慎扯断了胳膊上套着的佛珠丝线,整盘佛珠崩落满地,噼啪作响,老鸭子才大吃一惊,回头便看见脸上几乎吓傻的不苦,正低头哆嗦着去捡地上滚落的珠子。

    我擦,苦不苦不知道,不妙了倒是真的!

    老鸭子几乎立刻就想拉着不苦逃跑。

    然而大能和尚已经旋风一般冲出禅房,站在院子里,眼神冰冷地看着他俩。

    “不苦,好孩子,你怎么会在这,听到什么了?”他冷冷地问。

    不苦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空,把不苦先关进地牢里去。”大能和尚冷漠地吩咐,“他好像还挺喜欢这只鸭子的,一起关进去给他做个伴也好。”

    老鸭子:“……”,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