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凌云寺中有短长
    凌云寺

    不空带着林乾和老鸭子走到凌云寺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的黄昏了。

    凌云寺坐落在凌云山的山顶上。

    说是山,其实也不过是个百十米高的山丘。

    主山的余脉在这里最后一次拱出地面,然后便遁入地下,直伸入海。

    沿着这条脉络铺就的道路和台阶,从凌云镇一直攀上山顶。顺着高高的台阶走上去,便是极平整的地面,远看好像是把山头削平一样。

    凌云山就是在这一片平地上,规规整整地盖了一殿两院规格的一座小庙。

    中间的正殿,供了一座十分古老的佛像,看不出是什么佛,倒是佛像斑驳的痕迹,显出别样的古老。

    不空领着林乾向大殿左边的小院走去。

    院中是一座禅房,看上去倒是比较新。不空直接推开了禅房的两扇木门,喊道:“师父,我回来啦,大牛宗的人请来了!”

    屋里便噔噔蹬地跑出一个小和尚,**岁模样,看到是不空,一把抱住他哭起来:“师兄你怎么才回来,不苦好害怕!”

    原来是不空的师弟,不苦小和尚。

    “不苦别哭,师父怎么样了?”不空摸着不苦的光头问。

    不苦忙擦擦眼泪,领着几个人进去看。

    大能和尚看上去是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头,头上九个戒疤,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现在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不苦抹着眼泪说:“师父昨日醒过来一次,问我有没有去大牛宗求救,我说有,师父还很高兴,叫我去拿东西给他吃,可是我拿回来后,师父就又昏迷了。”

    “没事,看,我请来了大哥哥哦,大哥哥一定会帮我们的。”不空安慰他。

    不苦这才注意到林乾和老鸭子,他害羞地跟林乾打了个招呼,然后眼睛亮亮地看着老鸭子说:“大哥哥,我能抱抱你的鸭子嘛?”

    老鸭子的眼皮立马跳了跳。

    “可以哦。”林乾笑眯眯地把老鸭子递给不苦,悄悄做了个别说话的手势。

    老鸭子了然地继续装作一只普通的鸭子,呱呱叫两声,给自己梳理羽毛。

    他俩离开宗门前,王梦龙特别交代他俩,此次出行凡事多留个心眼,不要被人套了底牌。

    林乾就一直让老鸭子装成普通鸭子,对不空就说是他的宠物,每天养在身边,舍不得留在宗门里。

    所以俩人很有默契。

    不苦到底是个孩子,这几日师兄不在,他努力照顾师父已经万分辛苦,此时师兄回来主事,他便大大松了一口气,把烦恼都丢到脑后,抱着老鸭子就去院子里玩了。

    林乾便上前探望大能和尚。

    出发前,王梦龙给了林乾三颗万灵园的豆子,让他小心放好,也许能用得上。

    见大能和尚双目紧闭面如金纸,他便取出一颗,要不空给大能和尚喂下去。

    仙豆入腹,果然大能和尚的脸色红润了几分。

    “真的有效!”不空很是惊喜。

    倒也知道这样的好东西不是轻易能有的,不空不敢再要,谢过林乾,见天色已晚,便提出要给林乾和老鸭子安排住处。

    出门在外,客随主便,林乾自然从善如流。

    二人轻轻退出禅房,不空引了林乾去大殿右边的小院走去。

    林乾二人刚退出禅房,禅房里卧病在床的大能老和尚,便轻轻睁开了眼。

    他“咯吱咯吱”地扭着脖子,看了看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咧了咧,又重新躺好,闭上了眼。

    禅房里又重新归于寂静。

    不空把林乾和老鸭子安排在了大殿右侧的客房里休息。

    这个小院平日里也只是预备了给上山礼佛的百姓临时休息用,此时凌云镇遭遇劫数,全镇百姓都被俘虏,自然便空了。

    独门独院,倒也安静。

    吃过简单的斋饭,林乾就抱着老鸭子,院门落锁,回了客房。

    不空没有催林乾去凌云镇,林乾也没有提。

    坐在客房里,围着油灯,老鸭子小声问林乾:“小乾子,你不去啊?”

    “去哪?”林乾诧异地问。

    “凌云镇啊,咱们不是被请来救命的么?”老鸭子惊奇地问。

    “救谁的命?”林乾反问。

    “额?……”老鸭子语塞了,用你是傻逼的眼神瞪林乾。

    林乾摆摆手,压低声音说:“这凌云寺,有问题。”

    老鸭子眼珠子都瞪大了:“什么问题?”

    “你就没觉得哪里不对么?”林乾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哪里不对?”

    “第一,这庙里很干净,干净得有点过分。”

    “干净还不好?证明人家勤打扫啊。”老鸭子理所当然的说。

    “不,这不对。”林乾笃定。

    “哪不对?”老鸭子有点抓狂。

    “如果镇上太平无事,如果寺里僧侣众多,如果住持没有昏迷不醒,那我相信,是他们勤打扫。”

    “你的意思是,如今镇上出事,住持昏迷不醒,不空去找我们,只有不苦一个人照顾寺里,所以不可能打扫得这么干净?”老鸭子恍然大悟。

    “嗯,可能也存在不苦做了打扫这样的情况,但是我必须得说,他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一定不会连客房这种地方也打扫得这么精细的,你看,那个衣柜比不苦高很多,可是擦得很干净,这不像是不苦能做的。”

    “难道这寺里还有别人?”老鸭子托着下巴猜测,“但是不空小和尚没说?”

    “这就不知道了。”林乾耸耸肩。

    “你说这是第一,那还有第二?”老鸭子问。

    “嗯,第二,说是喊咱们来救命,可是其实我没觉得不空在救人这事上有多着急,这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他其实真正的任务只是把咱们找来,至于之后的事,他并不是特别在意。”林乾疑惑不解地说。

    “是啊,所以我还很奇怪,你俩怎么都不提去镇上的事。”

    “这地方咱们第一次来,虽然救人心切,但是疑点这么多,还是不要贸然行动的好。对了,你明天还得假装是普通鸭子掩人耳目,搞不好真的能派上用场。”

    “明天会去镇上么?”老鸭子好奇地问。

    “嗯,明天就算他不说,咱们也去转转。”,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