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有点意思
    那边林乾在万灵园里游山玩水,这边隐世太子却在跟王梦龙依依惜别。

    没错,就是依依惜别。

    这事儿还要从早上说起。

    王梦龙和小师叔吃早饭的时候,隐世太子一步三晃地晃了进来。

    看上去宿醉未醒,整个人唇红齿白,颓废又性感。

    他坐下来,拍拍脸,问小师叔,“小妞儿,可有什么吃的?”

    小师叔从手里的言情小说里抽出视线,上下打量他一下,指了指一边摆好的早点。

    隐世太子把自己那一份早点拖到自己面前,呷了一口热乎乎的豆浆。

    “本太子身体不适,打算多留一段日子,养一养身体。”

    王梦龙和小师叔的视线同时聚焦到他身上。

    “我看你们宗门蛮大的,人却这么少,我在这里研究研究我的手工艺啥的,比龙宫好施展多了。”

    “一会儿我去看看,找个坐北朝南背山面水的风水宝地,自己搭个房子,你们这小茅草房真的是太差了,要不要顺便一起翻修下?就当我常住的谢礼?”

    他自顾自的说着,吸溜着豆浆,眼睛弯弯的好像一朵雍容华贵的小莲花。

    美滋滋美滋滋。

    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常住下来,何愁美人不倾心。

    兜里有钱,多么美好。

    他心里想着,满足地打了个秀气的嗝,一双桃花眼风情万种地睨了王梦龙一眼,等她回应。

    王梦龙咽下一口豆浆正要说话,突然窗外扑啦啦一阵响,一条飞鱼一头撞在窗户上,七荤八素地摔在了窗台上,噼里啪啦的跳动。

    王梦龙眼珠子都直了:我操,这可是大山里啊,哪来的飞鱼啊!

    一边隐世太子一口豆浆就呛住了自己,咳得满脸通红,一边咳一边指着窗户,手指头点啊点的,花枝乱颤地。

    小师叔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起身去窗边把扑腾着的鱼捡了进来。

    纵然被小师叔小心翼翼地拎在手里,飞鱼还依然挣扎不休。

    这鱼,银鳞大眼,鱼身纤长,肌肉结实,尾巴有力,一看就是做煎鱼的上好食材。

    恩,鱼汤也不错,炖了给阿乾补一补,他最近辛苦得很。

    小师叔一边往饭桌前走,一边心里掂量着想。

    王梦龙的眼里只有三个字:生鱼片。

    “劳驾小妹咳咳咳把它拿给我”

    隐世太子朝小师叔招招手,努力止住了咳嗽,一只手捏着手帕捂着嘴,一只手从小师叔手里接过这条鱼。平放到桌子上。

    鱼安静了下来,躺的板平溜直,鱼嘴开阖,一副呼吸困难的样子。

    隐世太子单手结个手印,往鱼身上一拍。

    这条鱼顿时一弹,跃了一跃,张嘴吐出一封信来。

    小师叔眼睛都直了:哇!好厉害的戏法!回头说给阿乾听,阿乾一定没见过!

    王梦龙眼里只有四个字:飞鱼传书?

    她倒是深为疑惑地看了隐世太子一眼。

    隐世太子抖开了信,一目十行地看完,似乎很是意外,挑了挑眉毛,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咋地啦?你脸色咋嫩难看?”王梦龙把视线从鱼身上挪下来,问他。

    “唉,家里要我回去一趟。”隐世太子叹了一口气。

    “为啥?”王梦龙这回就是真好奇了。

    按照她对隐世太子的了解,这位太子爷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无拘无束惯了,只怕老龙王都不一定管得住,平日里一直在龙宫中做宅男,如今出门闯荡,必是龙宫有计划有安排的栽培他,为做接班人做准备,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召回龙宫。

    上一刻还在畅谈他要在大牛宗常住,这一秒就被龙宫一封信召唤回去了,一看就是突发事件,说没事谁会信。

    只是他肯不肯说,就不好讲了。

    “没事,龙宫有点涉及到太子的政务,父王要我回去参详一下。”隐世太子有些心不在焉地吃下一口煎蛋卷。

    “哦。”王梦龙和小师叔交换了个眼神,开始埋头喝豆浆。

    一时间倒是神奇的安静,屋子里只有吃饭的咀嚼声。

    “那啥,”隐世太子把早餐吃完,用手帕抹抹嘴,站了起来,看向王梦龙,“我会很快回来的,正好回去找点人手来盖房子,选址就麻烦你了。”

    “哈?”王梦龙表情不要太惊讶。

    不是召回龙宫了么?还来?我这大牛宗,一个深山中的二三流门派,这么吸引你?

    她心里甚至匪夷所思的想:难道真是小乾子给我搞的这劳什子“制服诱惑”很有用?让堂堂龙宫根正苗红的太子爷都乐不思蜀?

    “你要等我哦。”隐世太子一脸深情地用桃花眼朝她眨啊眨。

    王梦龙眉毛就跳了跳,觉得牙有点酸。

    她诧异地瞄了隐世太子一眼,想了想,“哦”了一声。

    说完好像觉得有点太冷淡了,毕竟人家也是刚刚在大牛宗砸了众多宝物搭建三重大阵的大金主,王梦龙轻咳了一下,郑重地说:“一路走好。”

    隐世太子:“”

    喂,小妞儿你如此迟钝么,本太子难道是要听这个的么?难道此时面对本太子的深情款款,你不是应该感动地说愿意一直等我回来啥啥的么?他心里狂吼。

    王梦龙见他盯着自己不说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多带点人手,我给你划拉一片好地方。”

    隐世太子的表情龟裂,碎了一地。他挥挥手,一脸扭曲的拔腿就走。

    跟他擦肩而过的二师兄打着哈欠走进来,被他撞了个趔趄,茫然地问:“太子这是怎么了?”

    话音还没落地,拂袖而去的隐世太子就已经没影了。

    从窗户里盯着隐世太子驾云而去,王梦龙立刻指着桌子上不断张嘴喘气的鱼朝小师叔摆手:“师妹师妹,趁着还新鲜,快去把这条鱼给切成生鱼片,哦呵呵呵!”

    小师叔就用手刀朝鱼中间淡定地比划了一下,扬眉看了她一眼。

    “好嘛,一半做生鱼片另一半你随意。”王梦龙翻了个白眼,恋恋不舍地说。

    小师叔这才笑眯眯地拎着鱼朝灶间走去。

    二师兄一听有鱼吃,当下也笑嘻嘻地坐下,给自己倒了一碗豆浆。

    王梦龙却突然正色道:“他昨夜果然去了璃龙潭?”

    二师兄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忙郑重地回答道:“是,弟子亲眼所见,不会有错。”

    王梦龙努努嘴,表情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这个隐世太子,有点意思。,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