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帮你这么大忙,你怎么谢我
    阵法一成,大牛宗气象为之一新。

    璃龙潭积聚无数岁月的灵气喷涌出来后,被宗门大阵凝聚运转,滋润着山脉植被。

    几番水雾变化后,山上的石头都隐隐现出水润一般的光泽来。

    呼吸之间,满满的清爽宜人,全身如同浸泡在灵液之中一般,麻酥酥地舒服。

    大牛宗众人小心翼翼地控制手中的法宝,将已经归顺的璃龙潭灵气压入阵中,然后将五件法宝落入阵眼,这一系列操作非常耗神,阵法一成,几个人都隐隐有力竭之感。

    “这比打一架都累啊!”二师兄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感叹到。

    “值得值得,有这么好的阵法,累也值得!”大师兄拍拍二师兄的肩,难得露出欣喜的表情来。

    这阵法一成,师门便有了成为大宗门的根基和底气,不说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进步神速,就是日后这宗门山脉之间受灵气滋养生出灵根仙草来,那也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派能比上的。

    “小妞儿~帮你这么大忙,你怎么谢我?”

    隐世太子肩膀撞一撞正激动地感受灵气变化的王梦龙,手里的团扇也遮不住他一脸得色。

    一番合作下来,他倒觉得王梦龙简直太对他胃口了,平时话不多,但是应对什么事都倍儿冷静,还特别护犊子,自己人绝对的保护主义,谁敢侵犯杀无赦那种,长得也肤白貌美大长腿,让人一见倾心,再见难忘。

    满嘴东北话也没什么嘛,豪迈,听久了还有点小喜欢呢。

    隐世太子心想。

    “嘎哈?”王梦龙被他一撞才回过神来。

    “啊…内个,我就是问问,咱这算不算认识了?”隐世太子觉得嗓子有点干涩。

    “不早都认识了么?咋地啊,有啥事儿啊?”王梦龙费解地看着隐世太子。

    “不请我吃顿饭啥的?”隐世太子认真分析了下,觉得跟王梦龙说话还是应该直接一些。

    先吃顿饭,加深一下感情,然后循序渐进,留下住几天啥的,顺理成章,美滴很美滴很!

    他心里美滋滋。

    “你要搁这吃饭那?”王梦龙抬头看了看天,“嗯,也该预备做饭了。”

    然后她拍了拍隐世太子的肩膀,笑眯眯地说:“我去整俩菜,晚上喝点?”

    隐世太子眼睛一亮。

    美滴很美滴很!

    原本以为蹭顿饭就算成功,没想到还有惊喜!

    还能喝酒!

    小辣妞儿,我喜欢,不愧是让本太子都心动的人!

    他一脸与有荣焉地看着王梦龙招呼着小师叔去张罗酒菜,心里的美滋滋漾了一脸。

    不远处的林乾不忍直视地捂了捂脸。

    “师弟,你这是什么表情?捂着脸干嘛?”走过来的大师兄和二师兄见他这样,好奇地问。

    “没什么没什么,”林乾摆摆手,抱起脚下用翅膀捂着嘴不敢笑出声的老鸭子,“咱们走吧,师尊和小师叔去做饭了。”

    几个人结伴往宗门里走。

    “大师兄。”

    “嗯?”

    “咱们家还有空房吧?”

    “有啊,四师弟不在,他房间空着呢,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

    有备无患啊。林乾想。

    事实证明未雨绸缪的必要性。

    大牛宗答谢隐世太子的宴席一直持续到深夜。

    大师兄几乎所有珍藏自用的好酒都被征用一空。

    隐世太子被二师兄扶去四师弟的房间时,迈着方步镇定自若目不斜视。

    可是走出大堂没多远,就踉跄几步窜到一棵树下,吐了个翻江倒海咕呱叫。

    二师兄揉着被隐世太子抓得生疼的胳膊,无不感慨地劝他:“咱们师兄弟几个,就没喝赢过师尊,你不知道东北人喝酒猛啊?你说你这不是自作自受么?你咋那么实在,敬酒就喝啊。”

    “我…哇…怎么知道…呕…她那么能喝!”

    隐世太子吐得眼泪汪汪,欲哭无泪。

    他就觉得王梦龙从提到晚上喝点开始,就整个人透着一股子莫名的兴奋。

    他还以为是因为大牛宗有了这么完美的阵法,身为宗主,她高兴也无可厚非。

    哪知道入座一看,整个席面九个菜,能下酒的居然占了六个。

    他:“……”

    素拍黄瓜,家常凉菜,炒田螺,烧烤拌之类的他忍了,麻辣小龙虾和盐水毛豆花生这种难道不会太过分么?

    他正要说话,转头对上王梦龙弯弯的眉眼,“隐世太子,来尝尝我们大牛宗的特色菜,感谢为我们大牛宗出工出力,辛苦了,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

    说罢端起面前的酒碗,咚咚咚地倒满,一饮而尽。

    他:“……”默默地把自己拿的小酒盅藏进袖子里,干笑两声接过了一脸崇拜的小师叔递过来的满满一碗酒。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记得王梦龙喝得兴起,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双颊殷红,眼睛发光,大碗敬酒。

    敬酒令跟不要钱一样往外抛。

    什么“兄弟你这阵法学的是真牛逼啊得喝一碗”,“哥们儿有了你这阵法我大牛宗以后就杠杠滴啊来走一个”,“喝了这一碗,以后来这片儿提我,好使”“老弟儿,大姐给你满上,敬你是条汉子”……

    说的都十分正确,简直无法拒绝嘛。

    真是…豪气干云的女子,非龙宫那些袅袅娜娜的庸脂俗粉可比。

    他想。

    所以吐得昏天暗地的时候,他也简直悔上心头:不把龙宫的卫兵们全都遣回龙宫该多好。

    最起码,现在不至于被大牛宗的人看了本太子的笑话。

    万一传到那小妞儿耳朵里,岂不是有损本太子努力维持的硬汉形象?

    他看了看二师兄,只觉得胃中一阵翻涌,再次咕咕呱呱地大吐起来。

    二师兄犹豫半晌,到底还是伸手帮他拍了拍后背,“太子,敢问一句,您喝多了可有什么不良嗜好?”

    隐世太子:“什么…哇…叫不良…呕…嗜好?”

    二师兄:“比如,耍酒疯,砸东西,狂笑不止,一类的。”

    隐世太子拍拍胸口,喘口气,“我是第一次喝酒,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呕…”

    二师兄干笑:“啊…哈哈…啊,那您还真是好酒量啊。”

    心里真是被他呕得一抽一抽的。

    不会刚交好了这位太子爷,就因为给太子爷灌酒,得罪龙宫吧?

    他稍微有点凄凉地想。,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