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你偷我宝镜,原来是要干这个
    璃龙潭的扦叶云杉轰然倒地的时候,王梦龙正一身狼狈,驾云在东海之上狂飙。

    身后几十里外,一团云光疾疾追来。

    “先生哪里去?”

    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喊住了王梦龙。

    却是一个长发飞舞,足踏木屐,一身白色广袖大裳被天风吹得翻卷如花的妩媚男人。

    手持一把团扇,近在咫尺地看着王梦龙,袅袅婷婷地问。

    好像在问今天的天怎么样啊,您吃了没啊,遛弯儿去啊,这一类稀松平常的事儿。

    王梦龙却心里一沉。

    这个眉眼精致无比,貌似人畜无害的男人,只怕不好对付。

    不然怎么会气定神闲地一下就追上了她。

    “当然是该上哪上哪啊。”王梦龙推了推黑框眼镜,露出诧异的表情,“你这个额,那啥拦住我嘎哈?”

    我擦看着挺好看的一女的,尼玛怎么一开口满嘴大碴子味儿啊?

    啥叫我这个那啥?

    妩媚男人差点觉得按不住大刀,拼命吸一口气才按捺住内心的狂涌。

    “哎呀呀”他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用团扇遮住半张脸笑起来,“你盗了我龙族的宝物,不会觉得一走了之不太礼貌么?”

    王梦龙盯着他看了半晌,恍然大悟:“啊,你不会是龙族的那个隐世太子吧!”

    “不错,我正是隐世太子。”妩媚男人似乎很是自得。

    龙族与似龙的那场大战中,龙族也大伤元气,从此蛰伏起来,轻易不肯出世。

    隐世太子更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别的龙是不爱出世,他连门都不爱出。

    他是龙族老龙王最小的儿子,一出生就倍受老龙王宠爱,封为太子,欲栽培成龙族继承人,将来传承衣钵。

    偏偏这个太子对于龙族接班人这个身份不怎么感兴趣,反而极爱美。不但喜欢精致美丽有格调的事物,对自己的生活也是极尽腔调。

    整日躲在龙宫里足不出户,钻研各种精致有腔调的手工艺,长到六百多岁的时候还没有龙宫外的人见过他的真容。

    隐世态度由此可见一斑,所以外界都唤他隐世太子,本名反而没人知道了。

    “听说隐世太子容颜无双,就是娘儿们了些,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王梦龙说。

    “”

    隐世太子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不爷们,听王梦龙挤兑他,当下大怒,想也不想举起团扇就朝王梦龙呼了一下。

    霎时一阵狂风飙起。

    无数云朵被狂风肆虐,阳春化雪一般消散不见,隐世太子的衣袍被大风卷起猎猎作响,极其装逼。

    身后刚追上来的龙宫卫兵还没站稳就被吹得东倒西歪披头散发。

    风一停,众人定睛一看。

    哪里还有王梦龙的影子。

    身后的龙宫卫兵面面相觑。

    “太子人好像被您的追云扇给扇飞了。”

    其中不乏有眼力精纯的,期期艾艾地说:“好像是往她逃走的方向扇的,别是送回家去了吧?”

    “我我那是故意的!”面对一众卫兵质疑的眼神,隐世太子的目光不禁有些心虚的躲闪,“你们想,她偷走了啥?”

    “八咫澜沧镜。”

    “那宝镜能干啥?”

    “镇厌江海。”

    “对了嘛!”隐世太子一拍手,“她肯定是偷这宝镜做什么用途的。”

    所以这跟您把小偷送回家有什么关联?

    众卫兵眼里狐疑地看着他。

    “所以我才把她扇走,然后打算追踪她,等她用这宝镜的时候,我再抢回来,不然她把宝镜藏在身上,难道我能去搜身?”

    打死我也不会承认是那女人说我不爷们我才失手扇飞她的,哼!

    “那太子,她都去了这么久了,您”

    您不去追踪,还在等啥?以我们的速度,难道您还指望我们能追上那个甩了我们几十里的**御姐?

    众卫兵腹谤。

    “行啦,谅你们也不能体会本太子的良苦用心,回去跟父王报信吧,我自己去追。”

    隐世太子长袖一挥,眨眼就不见了。

    “小妞儿,让我隐世太子来会会你,哼!”

    隐世太子一挥团扇的时候,王梦龙还以为要出什么大招,立刻全身戒备准备回击。

    接过下一秒她就被大风掀翻了出去。

    等稳住身形,四下一看,竟然已经在大牛宗山门外了。

    王梦龙:“”

    难道是小乾子说的那个什么制服诱惑起了作用,那小白脸才把我送了回来?

    挺有用的嘛!

    她美滋滋地整理了下自己一身超短裙,扶了扶黑框眼镜,这才往璃龙潭方向飞去。

    “二师兄,师尊回来啦!”

    林乾正在潭水西边的紫衫树边查看,恰好看见王梦龙,赶紧呼唤二师兄。

    “情况咋样了?”王梦龙也不多说废话,一落地便单刀直入地问。

    “师尊,这阵法是运用五行相生相克的规则运行的,五行之木相生,运转不息,又克制住璃龙潭五个方位,如今五木已经死了三棵,我们推断接下来应该轮到这棵紫衫了,正想看看有没有办法拖延一下。”林乾凝重地说。

    王梦龙略一思索,也凝重起来,“你要是推断的没错的话,那么这事儿就糟了。这阵法多半是在镇压什么东西,上古时候的秘辛已经无从知晓了,但是咱们不能眼看着这阵法完犊子啊,不然五棵阵眼一旦死绝了,这阵里出来的任何东西都得把咱们整嗝屁喽。”

    “师尊可是有办法了?”二师兄问。

    “恩,我从龙宫秘藏里拿了八咫澜沧镜,这镜子有镇厌江河的神力,用来接手璃龙潭的阵法最合适了。”

    我擦,师尊的牛逼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偷了龙宫的秘藏,轻描淡写的用一个‘拿’字!

    林乾和二师兄心中的敬仰之情简直滔滔不绝。

    “师尊,旧阵法尚存,新阵法该如何布置?”林乾问。

    王梦龙摸了摸下巴,“这事儿挺有难度,恐怕得先重新布置阵法,然后把剩下的两棵树同时整死,再马上把镜子置入阵心启动阵法,中间衔接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这样才能成功。”想了想问道:“你们有没有推算出剩下这两棵树啥时候死?”

    “恐怕这两日,紫衫便会先死,之后不出七日,黄槐便也枯亡。”林乾叹一口气回道。

    他幼时刚入大牛宗时,常在璃龙潭附近游玩,这五棵树苍翠入云灵气最浓,他极喜爱,此时亲眼见到五棵树依次枯萎无法挽救,心里很是难过。

    “那么留给咱们准备的时间,恐怕就是七天左右了。”王梦龙也是一叹。

    叹息刚落,就听空中一个声音传来:

    “哈哈哈哈哈,小妞儿,你偷了我龙宫宝镜,原来是要干这个!”,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