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阿兰,你要是还在该多好
    萨满巫师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整个人如遭雷击。

    趁她病要她命!

    林乾战斗经验何其丰富,怎么会浪费这样的好机会,立刻单手掐诀,向萨满一指。

    大雪圣音好像一片极速飞驰的透明薄冰,一剑割开空气,就取萨满首级。

    等萨满发现,大雪圣音已近在咫尺,慌得她将木杖一把挡在身前,快速向后退去。

    一剑斩断萨满木杖,大雪圣音反身飞回石床上方,再次护住上面躺着的少女。

    萨满看着被轻松切断的木杖,心跳如鼓,吓得不轻。

    这一剑如果斩中,哪里还有命在。

    她心中几乎恨极了林乾,挣扎着站稳,从怀里掏出一沓黄纸条,口中持咒,朝林乾一抛。

    正是她的一门邪术,黄纸条上写了咒符,一旦祭出,必要见血。

    这黄纸条一脱手,立刻朝林乾散射而去,快如黄鸟,状如蜂群,转眼就要沾到林乾的身上。

    “小心!”老鸭子看见,大声提醒。

    林乾反应极快,将寒冰长枪一扫,在周身化出一道冰墙,挡住大半黄纸条。

    另有一半,竟然像生了眼睛似得,绕过冰墙再次扑向林乾。

    有点意思,正要你来。

    林乾心中狂笑,在半空中站定,双手持枪,大吼一声,手中灵力如涌,将寒冰长枪抡了一圈。

    这一圈灌了十足的灵力,寒冰长枪枪尖瞬间向外喷射出无数尖锐的冰刺,被这一抡,以林乾为圆心向四外爆射出去。

    小爷我给这一招取名:暴雨梨花!

    黄纸条被无数冰刺瞬间爆得千疮百孔;

    站在最前方的三只厉鬼眨眼的功夫就被射成了筛子摔落尘埃,剩下的四只吓得惨叫,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在祭台附近的范围里,想跑也跑不掉。

    厉鬼的眼神和萨满巫师的一样绝望。

    厉鬼每次取食少女鲜血,都被萨满巫师的咒语束缚在祭台上方,直到巫师解了咒语,才能回到更上方的大雾里。

    看来为了保命,除非他们成功杀了这小子,否则萨满恐怕不可能解咒放他们离开了。

    躲过一轮冰刺后,三只厉鬼发狂似得扑向了林乾:绝不能让这小子有机会再抡第二圈!

    林乾万万没想到厉鬼会反扑上来,他一圈力尽,正要再换招式,不想已被厉鬼一把抓住了寒冰长枪的枪尖。

    林乾:

    这厉鬼力气大是真的,脑子好像就要差点。

    冲在最前面的厉鬼成功抓住长枪,心中一喜,不想不但没如愿看见惊慌的表情,反而被林乾一脸的怜悯刺痛了双眼。

    是真的刺痛了双眼。

    厉鬼手中的长枪枪尖突然炸出一大蓬冰刺。

    将他从头爆到脚。

    后面的两个厉鬼不过慢了一步,就眼睁睁看着冲在前头的家伙被射成了刺猬,坠落到了地上,激起好大一片尘土。

    想后撤却来不及了。

    暴雨梨花在眼中绽放成璀璨的雪白焰火。

    然后他俩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放眼望去,祭台周围满地狼藉。

    地上横七竖八地趴着六个扎满了冰刺的厉鬼。祭台上是抖如筛糠的萨满巫师。

    厉鬼是纯阴灵体,虽然被灵力凝结的冰刺洞穿动弹不得,但是并没有死。

    林乾从空中稳稳落在祭台上,单手结印,潇洒帅气地纵起离焰剑,在每个厉鬼头上补一剑。

    六个厉鬼立刻化成了飞灰,再也不会出现在世间了。

    冰刺稀里哗啦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萨满觉得自己未来的美好人生和受人崇拜的未来也碎了一地。

    “怎么好像少了一个?”林乾收了离焰剑,奇怪地喃喃自语。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萨满捂着胸前的伤口,茫然地问。

    “一个正义的人,一个能阻止你残害无辜的人。”林乾抬眼看着她,表情平静地说。

    “我只不过是帮助村民娶媳妇!”萨满不服。

    林乾嗤笑,指着被老鸭子找机会偷偷救到祭台下的少女,“把好好的小姑娘拐卖来这鸟不拉屎的穷山村;转卖给村里的老男人做老婆;如果想逃走就砸断手脚,做成人彘;用她们的血来豢养厉鬼愚弄村民;挑唆村民暴打媳妇;让这些被拐来的女人不停的生育这些就是你所谓的帮助村民娶媳妇?”

    “关你屁事!”萨满吼道。

    “天理公道,正需要维护,不是我,也会有别人。”林乾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离焰剑。

    正要一剑斩了萨满,没想到萨满却突然大吼一声,从袖子里抽出一把短刀,一跃而起,就要一刀砍了林乾。

    “小兔崽子!我要杀了你!”

    恰在此刻,半空中伸下一只硕大的鬼爪,一把捞住了跃起来的萨满。

    接着,幸存的最后一个厉鬼现出身形来,一口咬住了满脸错愕的萨满的一条腿,头一甩撕了下来,咔吧咔吧嚼着吃了。

    萨满惨叫一声,昏死过去,软踏踏地垂在厉鬼的手上。

    这是找不到少女,用这老萨满凑合着补补身体?

    我日!这样也行?

    林乾无语。

    “小林子,不能让他吃了萨满,咱们还得让萨满撤掉大雾呢!”老鸭子急忙提醒。

    林乾立刻把离焰剑用力朝厉鬼甩了过去。

    厉鬼嘴里还嚼着萨满的一条腿,被一剑爆头,立刻惨叫一声,化作飞灰。

    萨满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见她似乎醒了,林乾大步走到她面前,拽着她的翎毛羽冠将她的头抬起来,喝问道:“快说,怎么才能撤掉大雾!不然我就把你丢给那厉鬼吃了。”

    萨满被摔得七荤八素,她被厉鬼活生生撕掉一条腿,本就疼痛钻心,内心又惊又怕,被林乾一吼一吓,下意识的就说:“阵法在后山山顶”

    然后意识到了什么,咬紧牙关,死也不再开口。

    这时,见空中巨大的厉鬼消失不见,打斗也停止了,村民们就又陆续聚到了祭坛周围。

    有本村的男人们,有他们买来做媳妇的女人们,还有刚才在祭坛下的少女。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祭坛上的林乾,还有趴在地上苟延残喘的萨满。

    “恩公!恩公啊!”

    癞疮男人的独眼媳妇用力挤过人群,跑到祭坛下,等看清了真是林乾,顿时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泪如泉涌。

    恩公啊!真的是恩公!恩公真的救了这些小妹妹们!恩公真的是来救自己和村里这些姐妹们的!

    两千六百八十四个日日夜夜,

    过一天,便在心上刻一天,做梦都在盼的就是这噩梦能醒来。

    可是一睁眼,面对的就又是毒打,沉重的活计,和每晚丈夫变着花样的折磨。

    自己的邻居阿兰,昨日被丈夫失手打死了,一个哭的人都没有,大家不敢哭,哭了,就不知道下一个被抬出去扔了的,会不会是自己。

    如今这一切都结束了,她却觉得仿佛是在做梦,深怕一抬头,梦就醒了。

    “阿兰阿兰啊你你要是还在该多好啊”

    她跪倒在尘埃里,哭叫着,泣不成声。

    在她身后,所有已经嫁作人妇的女子,也全都跪伏在地上,泣不成声。,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