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少妇的秘密
    两三天后,林乾虽然皮外伤还没有痊愈,但灵力充沛,经脉反而因为采天丹的滋养得到了增强。

    期间邵帅和陈灵儿见拐卖少女一事已经告一段落,自己又有下山游历的任务,不好耽搁太久,所以二人跟小师叔和林乾告辞,继续游历去了。

    反而是老鸭子和小师叔,一直在青林城陪着林乾养伤,留了下来。

    今天是青林城赶集的日子,见林乾恢复得不错,小师叔提议出来逛街。

    “小师叔你看我这皮肤,我的天,吹弹可破帅气逼人简直,一些些伤痕丝毫无损我的帅气。”林乾臭屁地嘚瑟着,引得一旁的老鸭子翻了个白眼。

    “老鸭子你再翻白眼,我就也用灵火给你来一下,让你体会下做烧鸭的极致快感。”

    “哦呵呵呵你现在哪怕能用灵火给我点着一根毛,我老鸭子就承认这百八十年都活到你身上去了。”

    “为什么是活到我身上?”

    “咦?我刚听路过的大婶儿说她相公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难道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么?”

    “”

    小师叔就手里抓满了林乾给买的各种小吃,一边吃个不停一边笑眯眯的看他俩互怼。

    青林城虽然比不上什么大的城市,但是有山有水,百姓生活还是很富足的,所以商业也很是繁荣。

    比如现在二人带着老鸭子逛的这条街,就到处都是商铺小摊,人流如潮。

    逛累了,林乾找了个靠街边的茶楼,带着小师叔上了二楼,寻个靠窗的三人座位坐下,点了一壶茶,几个小菜。

    老鸭子正对着窗户,它溜达了一上午,早饿了,用翅膀捧着茶碗呲溜呲溜地喝着茶水等上菜,突然就特别好奇地伸着脖子往窗外看。

    “怎么了老鸭子?被哪个路过楼下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勾去魂儿啦。”林乾挤着眼睛挪揄他。

    “你丫简直是诽谤,我这么光辉伟岸义正言辞的鸭子,会那么没有底线?”老鸭子瞪了他一眼,翅膀一挥,指着楼下一处街角说:“你俩看,那有个鬼鬼祟祟的女人,很是可疑。”

    老鸭子虽然平时嘴里没个正经,可是有时候直觉还真的是很准的,林乾和小师叔听他这么说,都朝楼下望去。

    “哪个女人?”小师叔好奇地问。

    “呐,就那个,卖萝卜的大婶儿。”老鸭子指给她看。

    老鸭子指的那一处街角,是正街旁的一条巷子口。

    此时正是中午,长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欢笑声此起彼伏,巷子口这里聚集了很多卖水果蔬菜的小贩,有一个卖萝卜的小摊子。

    卖萝卜的少妇年纪约莫三十岁上下,脸色虽然略显沧桑憔悴,但是五官的轮廓和举手投足之间,都可以看出年轻时应当也是一个美人。

    最是人间叹息物,应是美人迟暮。

    此时这迟暮的美人正一边吆喝着她的萝卜,一边扭头向右边张望。

    稀奇的是似乎对她这个行为十分不满,她旁边一个老太太手上忙活着给买家称萝卜,眼睛却不时瞄着她,只要发现她张望,就用秤杆抽她一下。

    少妇吃痛,却不敢喊叫出声,只能默默忍着,趁老太太不注意再悄悄张望。

    “的确有点奇怪。”林乾摸着下巴沉吟着说。

    “这女的到底在看啥?”小师叔拧着好看的眉头,奇怪地问。

    “各位客官,菜来啦!”小二吆喝着给他们上菜,见他们一直往下看,好奇地问:“各位客官,您们这是看什么呢?”

    “呐,就那个,卖萝卜的小媳妇,她旁边的老太太总是打她。你可知道是为啥?”老鸭子举起翅膀指给他看。

    小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这位额鸭子客官,您可算问对人了,换第二个人也不能知道这事儿的来龙去脉。”

    “快给我们讲讲。”小师叔刚才吃了不少零食,对饭菜的兴趣还没有战胜好奇心。

    “这卖萝卜的是一对婆媳,萝卜摊在这摆了十几年了,以前都是老太太和儿子一起来,这半年不知道怎么换成儿媳妇了。别的摆摊的都跟老主顾搭话啥的养熟客,偏偏这一家子不怎么爱跟买萝卜的人说话,有人问多了,也只说自己是从城南旗山村来的”小二假装给他们添水,悄声说:“但是谁也没听过这个什么旗山村。”

    “好好的卖萝卜也没什么,动不动的打儿媳妇是为什么?”林乾问。

    “您有所不知,这事儿也的确是奇怪,这儿媳妇最开始来,也不说话,只管收钱,偏偏有一天赶集,早上刚摆摊的时候,这街上来了个老乞婆,破破烂烂的,挨家讨饭,这儿媳妇心善,趁老太太不注意从装钱的口袋里摸了两个铜板给这老乞婆,被老太太知道了,骂了她一场,从此就看着她,不许她四处乱发善心,不专心卖萝卜就要用称杆子打她。”

    “这老太太也太狠心了,两个铜板也值得这样?”林乾又问。

    “嗨,咱们这做买卖的,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早上自家还没开张,决不能掏钱给别人,否则一整天的买卖都不好哩,所以这条街上做买卖的,倒是多少理解老太太,就是每天看儿媳妇挨打,大家心里同情一下也就算了。”

    小二说完,收了林乾给的赏钱,千恩万谢地自去忙了。

    两人一鸭面面相觑。

    “没想到还有这种事。”小师叔心软,眼泪汪汪地泛滥着同情心。

    “我还以为会发现点啥劲爆的事儿,没想到是恶婆婆和儿媳妇的恶俗故事。”老鸭子扁扁嘴,开始吃饭。

    “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林乾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

    “哪里怪?”小师叔夹了一筷子菜,睁着大眼睛问。

    “如果按照店小二刚才说的,这儿媳妇开始挨打,是从给老乞婆钱开始的”

    “恩恩,然后呢?”

    “小二来之前,小师叔你问这小媳妇到底在看啥对吧,现在我也还是要问,她到底在看啥?”林乾瞧着小师叔启发地问。

    啊,小师叔提问的样子真好看。

    “你的意思是,这小媳妇是在看老乞婆?”小师叔恍然大悟。

    “恩,我估计就是这样。”林乾给了小师叔一个你真棒的眼神。

    “她为啥要每天在这等着看老乞婆?”老鸭子嘴里塞着食物,嘟嘟囔囔地表示好奇。

    难道老乞婆有天人之姿,让这个小少妇都忍不住心动?

    老鸭子心里不禁嘿嘿嘿地露出一个猥琐的淫笑。

    林乾吃了一口菜,慢慢悠悠地说:“那就要去找找老乞婆才知道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