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君的身边好情郎
    被黑焰长刀威势震慑,加上李云一死,群龙无首,场上幸存的李家庄子弟陆续停了下来,不知所措地看着场中的林乾。

    一片茫然的寂静。

    林乾俯身从李云的尸体旁捡起自己的寒冰长枪,提起来,看向四周。

    此时的林乾全身都是血,但是依旧用力将腰杆挺拔的笔直,然后偷偷的咽了一口血。

    “不能吐血……吐血就不帅了……”林乾心里想。

    黑焰长刀仿佛火焰燃尽一般,在他头顶蓦然熄灭了。

    林乾似乎并不在意,他拖着寒冰长枪,摇摇晃晃地朝庄门口的小师叔跑去。

    方才小师叔刚刚突破到门口……

    不摇摇晃晃不行,被八宝流星锤推着滑行十多米,他不但全身是伤,而且脚疼……

    “小师叔,怎么样,我刚才帅不……”林乾凑到小师叔身边,装似随意地搂着邵帅的脖子,臭屁的问的问向小师叔。

    虽然疼的已经站不住了,但是林乾怕小师叔担心,仍旧一脸贱笑。

    感受到林乾全身重量的邵帅瞄了他一眼,没说话。

    两刀秒了李云。

    前一秒还流星锤虎虎生风把林乾砸得吐血的李云,后一秒就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轻描淡写的两刀给杀了。

    谁能接受?

    三哥这下牛逼大发了……

    跟李家庄众人的反应一样,小师叔三人对这个结果也一脸震惊。

    小师叔眼睛里含着星星惊喜地拽着林乾的袖子压低声音问:“阿乾,你又突破了?”

    林乾嘿嘿笑着没有接话,高深莫测地挥手催促几人尽快离开李家庄。

    可是心里却在骂娘。

    至判灼魂,是一把自带刀魂与主人心意相通的刀,整个刀体都是纯黑火焰,出刀状态就是悬在主人头顶,心随意动,想砍谁就砍谁。只要被至判灼魂刀锋锁定,就如被众神判决生死,行动立刻受到大幅度压制,直到被至判灼魂轻松斩杀。

    堪称无敌。

    简直就是相当拉风的装逼神器。

    可是这样的一把装逼神器,却是他丹田内的灵火为了救他,强行融合了他剑匣内的一枚剑胎凝结而成,靠吞食灵火凝聚成型,成型一次只能斩出三刀,三刀后自行熄灭。

    东阙池塘这朵灵火,在池水中沉睡了不知道多久,本体极为虚弱,前几日刚为林乾锻造丹田,今日又为救他,耗费灵力强行凝聚成至判灼魂,灵力不济,全力供应也不过才斩出两刀。

    因为林乾投出寒冰长枪,李云不得不放开八宝流星锤,这才能让至判灼魂一击得手。李云见兵器被废,心神大乱,这才被二刀追命。

    别人看起来装逼至极,可只有林乾自己知道全都是机缘巧合,否则凭李云的战力,绝不会如此轻松写意。

    二刀后,至判灼魂灵力耗尽,丹田灵火看上去也极为虚弱,要再次凝聚起足够的灵力唤出至判灼魂来,还不知道何年何月……

    有一把逆天神器却不能用,林乾心里的日了一群狗的心情可想而知。

    “小林子!大爷我来啦!”

    随着老鸭子的公鸭嗓传来,李家庄的庄门轰然倒塌,无数身穿飞鱼服的巡仙督降妖师涌入,将李家庄幸存的子弟都围了起来。

    巡仙督到了。

    脸蛋红扑扑的羊二狗和一摇三晃的老鸭子远远地跟林乾打招呼。

    “二狗!老鸭子!”林乾整个人都歪在邵帅身上,装作一脸的风采依旧,打着招呼说道。

    “你这是什么了?”羊二狗诧异地问。

    “看见没?小爷我谈笑间飞灰烟灭……”

    “小林子!你丫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老鸭子双目如炬,一眼看出林乾的状况,急得差点跳起来,“灵力耗尽,灵脉受损,你丫跟谁打架?”

    “喊什么,再受伤也是天下无敌的帅气,你没看到我刚才的英姿真替你遗憾,两刀秒全场,别提多牛逼了!”林乾疼的有些咧嘴说道。

    “阿乾你受伤了?刚才怎么不说啊,快让我看看!”小师叔眼圈都红了,拉着林乾的手着急地说。

    “小前辈,”羊二狗喊了小师叔一声,自己先脸红了,手在口袋里找啊找,找出一个小葫芦,递过去,“小前辈,这是我师门调理灵脉补充灵气的乾元采天丸,快给林乾服下去。”

    “吃多少啊?”小师叔眼睛泪汪汪的看着羊二狗。

    “啊那个,一丸就够。此丸及其珍贵……”羊二狗手足无措地说,说完觉得脸有点烫,忙转身清了下嗓子。

    “那不行,阿乾这么重的伤,阿乾先吃五颗我看看!”

    林乾:“……”

    “二狗,李家庄勾结妖怪,贩卖少女,庄主李云已经伏诛,剩下的就交给巡仙督了。”林乾吞下小师叔递来的采天丸,对羊二狗说。

    羊二狗点了点头,立即对身后的巡仙督众人道:“速去搜查李家庄其他犯罪证据,所有李家人全部带到巡仙督接受调查。”

    巡仙督飞鱼服出入李家庄各处,搜查出大量与妖怪贸易的往来书信和账本账册,将李家庄众人收押带走暂且不提。

    这边林乾几人匆匆告别羊二狗,要送少女们回家。

    用林乾的话说,这叫有始有终,送佛送到西,自己开始的事儿,总要自己把它做完。

    满身是血还如此装逼,让羊二狗很是无语。

    他只好拱拱手,对林乾说:“那我这边忙完,咱们村子里见,我请你喝酒。”

    然后目送几人簇拥着林乾,带着少女们离去。

    羊二狗咧了咧嘴看着小前辈搀扶着林乾远去。

    眼睛里面有些羡慕。

    羡慕林乾身受重伤之后还可以装逼。

    羡慕林乾身受重伤还有小前辈和一群家人可以依靠。

    更羡慕……林乾的身边始终都有小师叔

    真羡慕呀……

    心心念念目流连。

    长情短,短情长。

    君呀君。

    君的身边好情郎。,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