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可是我啊 我会在意
    林乾站在原地,抬起头,感觉一股劲风都瞬间吹拂过来。

    绳索牵引的流星锤简直是如同一道流星瞬间轰落而下。

    林乾根本就来不得闪避,所以仓促之间,林乾只能够抬起手中的寒冰长枪躲避。

    轰……

    周围烟尘瞬间散开,林乾脚下都瞬间龟裂一大片,双臂颤抖,虎口全都是血液。

    流星锤狂轰砸下,林乾虽然能够接住,但是仍是有些受伤。

    两条手臂酸麻震震,衣袖全都震裂……

    甚至气血全都上下翻腾,若不是林乾实力晋升,恐怕这一下都会震颤而死。

    所以林乾有些怀念狰狞龙甲,但是狰狞龙甲在当日已经被小妖圣给轰破,不能够在穿上,不然这一战,也还能有些机会。

    流星锤被拽开,林乾刚要松口气,但是李云并不打算给他机会。

    双臂一甩,绳索哗啦啦作响,流星锤横扫半空,朝着林乾又狂轰而来。

    林乾抬起头,就感觉李云夹带着雷霆,从天轰鸣坠落!

    八宝流星锤上面一道道开始弥漫出来一道道雷霆。

    双锤瞬间轰鸣而来!

    寒冰长枪化作了寒冰长龙瞬间就被流星锤给击飞击退出去。

    化作了寒冰长枪,重新弹回了林乾的手掌之中。

    与此同时,流星锤和雷霆瞬间轰鸣坠落。

    林乾感觉耳边好似山岳崩塌,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

    甚至整个人都有了一种疯狂的眩晕感。

    雷霆落地,朝着林乾狂轰而来。

    林乾紧忙握紧了寒冰长枪,一道寒冰之气瞬间落在地面。

    随后湛蓝色的光芒瞬间暴起,形成了几个大大的盾牌环绕在林乾的周围。

    雷霆从远处轰鸣而来,摩擦过地面,直接撞击在了林乾的盾牌之上。

    砰……

    寒冰盾牌炸开,林乾的光芒炸裂开来,冰碎满地。

    林乾一口鲜血吐出,寒冰长枪倒拄在地上支撑自己,倔强地看着李云。

    “还能站着?还真是倔强啊。”李云嘲讽的说着,双手运气,八宝流星锤电蛇狂舞,轰鸣着朝林乾扑去。

    在他眼里,林乾暴露出的实力让他深感威胁,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个可恶的降妖天师。

    杀了他,剩下的人就散了!!

    另一边,小师叔横眉竖立衣袂摇举,如剑仙谪凡,一路剑光纵横,硬是在李家庄众人围攻下杀出重围,护送着十多个少女,快速的向李家庄外撤去。

    她知道,只有她们平安撤离,林乾他们才能全身而退,晚一秒,危险就多一分。

    所以小师叔绷紧了小脸,眼睛之中全都是焦急,掐着剑诀的指节都有些泛白。

    邵帅全力砍翻面前的李家庄弟子,和杀过来支援他的小师妹背对背聚到一起,“师妹!四哥刚才这一剑牛逼不帅气不!”

    二人在宗门中感情最好,时常一同修炼,此时双人合璧,四剑齐出,种种术法剑招运行起来愈发得心应手,光华迸现之间不计其数的李家庄弟子在此含恨陨落。

    小师叔的压力骤减,这让小师叔吐了一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林乾的方向,然后一咬牙,带着其他少女突围过去!

    与三人的轻松形成鲜明对比,林乾这边的形式却不容乐观起来。

    李云状若疯虎,誓要将林乾置于死地,八宝流星锤势如闪电,夹杂着狂乱的电光,风云残卷呼啸而来。

    林乾却被刚刚那一下砸得气血翻腾,力有不逮。

    哪怕一死,也必不让李云好过,要为小师叔争取时间!

    况且,他也未必会死!

    身体半躬身,抬起头,看向了李云,林乾双眼之中全都是战意!

    谁胜谁负!还未知呢!

    林乾一刹那心思电转。

    然后他动了。

    寒冰长枪尖啸着绕过八宝流星锤射向李云,凌空寒气凝聚,枪身立刻被无数冰刺包裹,如虹似蛟,杀气逼人。

    同时,林乾大喝一声,飞速结个手印,双脚抓地,五指成勾向前一推,一双肉掌光芒大盛,狠狠拍在奔雷一般袭来的八宝流星锤上。

    天雷地火,星光四射,四外掠阵的李家庄卫弟子被迸溅的气息波及,重伤不计其数,惨叫连连。

    林乾一瞬间便已经被流星锤顶出去十几米,双脚在地上硬推出一道血肉模糊的深沟。

    李云也没有占到便宜。

    寒冰长枪突然袭来,其快如电,势如惊虹,他只能放开八宝流星锤,脚尖点地疾疾后退,意图避过锋芒再图一击。

    但是林乾根本就接不住这么快的巨锤!

    八宝流星锤在他双手光芒外咆哮滚动,声如惊雷,无法再进一步,可林乾也已无法动它分毫,一旦力竭,迎接他的必是当头一击。

    这就要死了么?

    不,不能败,我还有最爱的小师叔要守护!还有那么多村民盼着女儿们回家!还有李云这样的除妖师败类需要铲除,还世间公道!

    我不能就这样死!

    林乾心中突然生起万丈豪情,与此同时,他丹田里那一朵灵火突然光华大盛,燃烧成龙卷风一样细高的火柱,然后猛地向下一顿。

    如莲花盛放,无边火焰自灵火身下铺开,从林乾身上呼啸着翻卷而出,炽热的火焰吞卷笼罩了方圆十几米。

    刚刚被撞击波及的李家庄重伤弟子无不被火焰一卷活活烧死,虽只一瞬,却已焦尸无数。

    一击必杀,随后火焰卷回身体,就在这一瞬间,林乾背后的剑匣终于动了。

    好像巨兽张开了嘴巴,在林乾周围环绕的火焰,纷纷被剑匣鲸吞。

    当最后一丝火气被剑匣吞吃干净的同时,一道长刀型的黑色火焰从剑匣里飞射而出。

    仿佛时间静止。

    这黑焰长刀飞悬在林乾头顶,朝八宝流星锤轻轻一划。

    刚刚还雷霆万钧势不可挡的八宝流星锤,好像一块水嫩嫩的豆腐一样一分为二,掉在地上,切口仿佛还燃烧着黑焰,将两半锤体几乎烧融,彻底废了。

    虚空仿佛有轰鸣的声音,在林乾脑海中回响:

    吾名,至判灼魂!

    果然好牛逼的兵器都有好牛逼的名字。

    李云也刚好缓过一口气,远远看向林乾。

    他简直怒火中烧,轰击寒冰长枪被破碎的冰渣刮得全身都是细碎的伤口,虽然没有伤筋动骨,可是也是他多年来没有遭遇的狼狈。

    可是更让他愤怒的,是抬眼环顾时候,周围遍地焦尸的李家子弟,还有对面林乾脚下,已经成了一对废铁的八宝流星锤。

    那是他培养多年,最为得意的李家势力,和赖以成名的绝世兵器。

    如今尽数付之东流。

    “你很好,”他咬牙切齿地对林乾说。

    李家庄的人马死伤大半,陈灵儿和邵帅已经与小师叔汇合,三人护送着一众少女,已经成功逃到了李家庄的大门,正驾驭飞剑,和守门的李家庄卫兵厮杀。

    李云双手狠狠的攥起,恨不得冲上去截杀了几人。

    “其实你可以做一个好人的。”林乾叹一口气,“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惜,明明有除妖家族的百年传承,有李家庄在民间的好口碑,为什么要一意孤行,走上这样一条邪路?”

    至判灼魂悬在林乾头顶,遥遥指着想冲去阻止小师叔的李云,好像只是一道融于夜色的黑光,可是李云知道这把莫名出现的兵器绝不简单。

    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冷笑一声回答林乾:“你以为,有百年传承,有绝佳口碑,对于一个除妖师家族就够了?”

    不,远远不够。

    世间妖物,至凶至残,和妖物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这些他何尝不知道。

    但是养活如此大的家族,需要的资源真的是太多了。

    培养新一代的秘籍功法,提升体质的草药灵丹,甚至只是维持这么大家族体面的基本消费,衣食住行

    哪个不需要钱,大把大把的钱。

    所以他不得不这么做。

    只靠为村民除妖赚来的些许柴米油盐的报答,全庄人都要饿死。

    还除什么妖。

    李云仰天长叹,却没有回答林乾。

    他攥紧的双拳突然大放毫光,将他的脸照得分外狰狞,双足顿地,他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向林乾挥拳扑了过来。

    几十米,也不过一瞬间,拳头已在眼前。

    林乾也只赤手空拳格挡,俩人好像两个普通武夫切磋拳术,却招招光华对撞,奇快无比。

    不能再与他纠缠下去了。

    李云已经状若疯虎,出招完全不按套路,只为拼命。可林乾身有内伤,僵持下去,恐怕迟早要被他一拳得手,反败为胜。

    林乾抓住一个空隙,一脚格开二人,闪身后退一步,伸手结了个简单的手印。

    李云本想再出拳攻击的身形蓦然定住了。

    他双眼圆睁,似乎极为不可思议的低头向腹部看去。

    那里,是一截被鲜血染红的枪尖,带着森然的寒气。

    寒冰长枪。

    是刚刚被他击落在地,光华收敛的寒冰长枪。

    此时被林乾召唤,从他背后一枪刺进了他的身体里。

    “我真的不想杀了你,除妖师本就难得,修行不易,可是你却不知悔改,何苦呢。”林乾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一击得手而轻松起来。

    “呵呵,我又没有错,为什么要悔改?那些村民得我李家庄庇佑,不过是要了他们几个少女罢了,谁会在意!”李云咬牙说着,从背后抓住寒冰长枪枪柄,一把拔了出来,反手将长枪拄在地上,支撑住身体,“小匹夫,如果不是偷袭,你能奈我何!”

    林乾叹了一口气。

    他双手合十,朝李云一拜。

    “一拜敬你曾经守护周围村庄百姓,一刀收你性命,为拐卖的少女报仇。”

    掩藏在他头顶夜色中的黑焰长刀,随着他这一礼,悄无声息地朝下挥了一刀。

    这是李云生前看见的最后一幕。

    “可是我啊,我会在意。”随着一礼,林乾嘴里喃喃地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