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8章 人在做天在看
    圣阶强者的残魂若在遗址当中,听起来或许与云千秋无关,但事实绝非如此!

    寻常机缘,就如三龙镇蛟鼎般,虽然珍贵,可对圣阶强者来说或许算不得什么。

    可那位先辈选择把残魂留在此地,很可能是要挑选衣钵传人啊!

    若真能得到圣阶强者的衣钵传承,那如那些传说中的鱼跃龙门,平步青云绝非没有可能!

    圣阶强者的传承啊!

    和得到圣地之主传位有什么区别?

    想到此,云千秋眸中便泛起抹遮掩不住的惊错。

    他虽身怀不凡,可圣阶强者的传承,对他来说诱惑力也不小!

    不过激动归激动,但少年还是很快收敛目光。

    现在这一切都还未得到印证,况且就算是真的,但如此多的竞争对手,还是四品宗门的首席,未必能落到他头上。

    “如此说来,应该是每个人都得到了对自身提升最多的宝物,不简单啊……”

    揉着下巴轻喃低语,云千秋若有所思,看样子这很可能才只是见面礼罢了,最终的机缘,会是何等惊天?

    说起竞争对手,少年不由扫视四周,却不由惊住了。

    除却伏正华等人外,周围亦有十余人,看模样满脸欣喜,明显也是得到了机缘,仿佛早已忘记了传送阵时的凶险与屈辱。

    然而让云千秋惊的是,这些人……竟然都是和自己一样,被逼迫着激活传送阵之人!

    孟战涯呢?

    沧静海呢?

    那些四品宗门的强者呢?为何还不见踪影?

    要知道,自己为了琢磨三龙镇蛟鼎的玄机,耗费了不少时间,本该是最后出来才对。

    可是现在,眼前这一幕却令他惊错。

    “难不成……”

    云千秋好似想到什么,星眸一振,恍然又惊,却见此时一道光幕中传来熟悉的哀嚎。

    “总算逃出来了!太,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哀嚎之人,正是孟战涯!

    但此时他哪还有半点狠厉霸道的血狱宗首席模样,瞪大欲裂的双眸当中满布惊恐,甚至畏惧,脸色苍白如纸。

    不仅如此,浑身伤势更是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左臂更是好似被凶兽撕咬般尽断,整个人狼狈至极,与云千秋判若云泥。

    “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孟战涯的惊呼,众人投去目光,面色也纷纷惊恐起来。

    云千秋剑眉紧蹙,身旁的伏正华更是不明所以。

    孟战涯的实力极为强横,甚至比沧静海还要强上一筹,为何会弄成这样?

    甚至看其模样,分明是在逃命,若是慢上丝毫,丢掉的可能就不只是左臂了!

    “啊……我的左臂!我的左臂啊!”

    随着孟战涯的仰天痛嚎,众人又见周围闪出几道光幕。

    从中走出的,正是沧静海、蓝忘寻等四品宗门的首席!

    但他们的模样,却与孟战涯一样,浑身重伤,目光惊恐,简直就是刚从深渊中逃出来般。

    “太恐怖了,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东西!”

    “幸亏用精神力挡下最后一招,否则……”

    两人不顾形象地倒在地上,哪怕已经逃出光幕,却也充满后怕,言语疯癫。

    
    r />

    云千秋看在眼里,如何能猜不出来,他们进到光幕之后,遇到了可怕的凶险!

    具体是何少年并不知晓,但能让四品宗门首席落魄到仓惶逃命的地步,绝不寻常!

    少年眸光闪烁间,更是纳闷,为何他们会遇到凶险?

    要知道,自己进到山洞,直接得到了三龙镇蛟鼎,哪有半点危险?

    “难不成……”

    “是传送阵!”

    伏正华猛然抬首,与云千秋四目相对,目光出奇的一致!

    就是传送阵!

    只要付出过灵力激活传送阵的人,都没有遇到凶险,便能直接得到机缘!

    当初云千秋还以为传送阵真是优胜劣汰的祭台,若非无上神体的灵力与旁人差距显著,他甚至都不会猜疑。

    现在看来,传送阵确实是祭台不假。

    但淘汰的,并非是付出灵力的,而是那些冷眼旁观,想将他人当做垫脚石的人!

    “究竟是何方大能留下的遗址,太深不可测了……”

    伏正华面色凝重,云千秋亦是如此。

    甚至后者还怀疑,那道传送阵,就是故意布置成只能以灵力灌输才行!

    先前有所怀疑,此时回想,以圣阶强者的手段,什么传送阵无法布置,为何非要选以灵力灌输的那一种?

    因为这分明就是考验啊!

    试想,若是当初大家同心协力,那便都能直接得到机缘。

    可孟战涯等人却没有这么做!

    非但如此,还冷眼旁观到底,任凭他们灵力耗损到几近创伤丹田,也不肯帮忙。

    一念之差,结果却是判若云泥!

    孟战涯自以为将他人踩在脚下,便能笑到最后,却不知从一开始便输了!

    断臂重伤,真能怪那位先贤么?

    当然不能!

    只能说他们活该!

    传送阵就摆在那里,究竟是同心协力,还是恃强凌弱,是他们自己选的。

    猜中一切后,云千秋脸色复杂,心情难平。

    圣阶先辈的考验,当真出乎预料!

    “高,实在是高……”

    那位先辈,肯定早就料到遗址会出现争执,强者为尊的法则,更是深有体会。

    可是这道考验,仿佛是在告诫所有人,这世道,确实是强者为尊。

    但绝不是恃强凌弱!

    想踩着他人平步青云,只会摔的凄惨狼狈!

    回过神来时,其余四品首席也逃出光幕,与孟战涯一样,皆是重伤不堪!

    甚至从光幕出现到此时,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但人数,却要锐减一半!

    那些进到光幕,却没有出来的人,下场究竟是怎样,不言而喻!

    几十位中品宗门的天骄,就这般永远消失,结果发人深省。

    但云千秋等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同情,甚至满布冷漠。

    那些人,虽不像孟战涯那般恃强凌弱,但却冷眼旁观,仗着身份便高人一等,活该落得此下场!

    望着那倒在血泊中嚎叫不断,艰难地取出灵丹保命苟延的所谓一宗天骄,云千秋嘴角勾起的弧度嘲弄至极。“人在做,天在看,欺人者,终有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