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自食恶果
    “嗡……”

    刹那间,云千秋的身形笼罩在光耀当中。

    那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就好似惬意地浸泡在毫无杂垢又温热舒适的海水当中般。

    而且不知是错觉还是如何,光华笼罩的刹那,少年只感觉有一刹那竟将自己全身上下看透般,随即……他便感觉眼前的金芒越发炫目。

    同时,先前叫嚷的人只见云千秋的身影如沧静海刚才那般,缓缓消失在其中……

    这一幕让诸多面露幸灾乐祸的人嘴角猛抽,脸颊火辣辣的疼。

    “靠!不是吧,这小子居然进去了?”

    “凭什么,他区区半步武王,踩狗屎运了吧!”

    “可恶,等那小子出来,咱们就洗劫了他!”

    众人愤愤不平,又想到云千秋的境界之低,不禁升出了坏心思。

    我们进不去又如何,等你丫出来,直接抢就是!

    不知过去多久,云千秋的视线才渐渐清晰。

    刚恢复感官,少年扫视四周,竟发现先前融入光华之人都在,血狱宗,沧澜宗,还有他的三位同伴,以及诸多宗门的天骄。

    “呼……伏兄他们运气不错,居然都进来了。”

    然而还没待云千秋暗松口气,走向同伴,却见血狱宗首席冷声道:“咱们的人进来多少?”

    “禀师兄,好像除了七师弟,全都进来了!”

    除却一人,血狱宗还剩下七人,整体实力仍旧属于顶尖。

    而首席闻言,顿时恢复了先前的狞笑:“很好,那就开始清场!”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微变,却见血狱宗一人扬着同样的狞笑,扫视四周,语态张狂:“六品宗门的人,统统滚出去!”

    言简意赅,却又霸道至极!

    诸多六品宗门之人闻言,顿时面露不满:“凭什么让我们出去?”

    “就是啊,我们好不容易才进来的,这机缘又不是你血狱宗一家的!”

    本以为能凭着运气进来,多少有所收获,可没想到血狱宗还是如刚才那般蛮横,想直接清场!

    然而叫嚷虽然愤慨,却丝毫未曾动摇血狱宗之人的狞笑:“凭什么?你不觉得你们的问题很白痴么……”

    “给你们三秒钟,否则我血狱宗不介意动手请你们出去!”

    既然清场,本就做好动用血腥手段的打算。

    虽说在机缘面前,实力占据很大优势,可蛋糕总共就这么大,谁都愿意自己多分点。

    况且血狱宗虽行事蛮横,却也并非无脑,都是在找软柿子捏。

    话音落毕,除却实力低微,明显出自六品宗门之人外,其余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甚至几处四品宗门的态度,也与血狱宗相差不多,只是没有表露太过明显。

    至于五品宗门?

    则是迅速向同伴聚集,与六品宗门撇清关系,虽也有几分不爽,但却极为明智,四品宗门吃肉,他们跟着喝汤就满足了。

    毕竟,谁都不愿意招惹实力比自己强劲之人,尤其是手段狠厉的血狱宗。

    更何况还是为了素不相识的人。

    至于云千秋?

    准确的说他连六品宗门都不是,但那又如何?

    只见少年与伏

    正华对视一眼,然后四人纷纷向着沧静海靠拢,脸色之淡定,令后者嘴角微抽。

    “这帮家伙,还真会狐假虎威啊!”

    虽略显不爽,但沧静海仅仅刹那便恢复平静,甚至眸中还闪过抹隐晦。

    “让你们四个先占我沧澜宗的便宜,正好留着还有用处!”

    几息过后,血狱宗的耐心已经用完了。

    “很好,不愿意走是吧,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说话间,便见血狱宗之人面带狞笑,活动着筋骨向一位半步武王走去,后者虽然惧怕,却也硬气,强咬着牙道:“兄弟们跟他拼了!”

    然而这番奋勇非但没能引来共鸣,反而引得周围众人阵阵嗤笑。

    六品宗门能活着走到上古战场内围的,本来就很少,再加上被光耀隔断,此时不过十余人,可谓是被孤立。

    别说有人想保命认怂,就算真一起拼命,也未必是血狱宗的对手。

    况且,还有其他四品宗门虎视眈眈,就待血狱宗先带头罢了。

    “白痴,还想跟老子拼命?想找死就直说!”

    见威慑住众人后,青年狞笑更甚,手中已然凝聚出森然灵力:“下辈子记住,命才是最重要的!”

    狞笑落毕,掌锋暴起。

    这一掌力大势沉,足以秒杀半步武王,却没有一人上前阻拦,就连云千秋都只是略显阴沉,却立在原地不动。

    在这地方,同情与善良,只会成为累赘。

    所有人冷眼旁观,只待半步武王血溅当场,然而就在此时,却听一声惨叫传来。

    “啊!”

    出乎预料的是,惨叫并非是那半步武王发出,而是动手的血狱宗之人!

    只见那人还保持着落掌的姿态,浑身却顷刻间被金芒笼罩,惨叫才刚刚发出,便与身形一起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这一幕,令所有人动容。

    “消,消失了?!”

    片刻过后,才见那慷慨赴死的半步武王畏颤地放下双臂,望着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神色,表情极为精彩:“难道我炼成了?”

    “炼成尼玛!”

    此话一出,当场便有血狱宗同门想报仇,却被首席冷声喝住:“慢着!”

    刚才那一幕,就算突如其来,但也能让人明白,很可能是触怒了机缘的主人。

    “这地方,恐怕不能强行驱逐其他人出去!”

    以暴力手段清场,最终却自食恶果。

    诸多四品宗门脸色难看,极为庆幸,还好刚才有血狱宗带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道金芒,究竟将那人怎样了?

    是传送出去,还是永远在这世间消失?

    没有人知道答案,但却不影响众人脸上的惊恐!

    至少现在,没人再敢暴力手段清场。

    尤其是血狱宗首席,脸色阴沉如墨,轻易便折损了一位同门,却无可奈何,甚至他的庆幸不输旁人。

    幸亏刚才不是他亲自动手……

    有人忧便有人喜,反应过来后,先前那半步武王不仅有种劫后余生的狂喜,还极为得意:“来啊,你血狱宗不是要清场么,我就站在这,你打我啊!”“刚才谁说要赶把六品宗门全赶出去的?怎么现在不敢吭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