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9章 明着打劫
    ,精彩小说免费!

    每次圣地选拔,不乏有这种心存侥幸之人,甚至若没有云千秋结伴的话,伏正华就是这般打算的……

    然而在青年眼中,这种想法却极为可笑。

    圣地的大人物除非瞎了眼,否则怎会挑选苟且到最后的人?

    而且临近终点之时,若时间充足,四品宗门都会选择停留,用各种手段阻碍其他队伍到达终点。

    虽说圣地选人并不是单纯以境界衡量,可若是能解决一位竞争对手,自己被选中的几率不就更大了一分么?

    再不济,也能将六品宗门的宝物搜刮到手。

    对于这点,圣地存在无尽岁月,肯定是知道的,但却未曾制止。

    毕竟,若让苟且之人到达终点,对圣地而言也是一种侮辱。

    但这些并非青年要考虑的,望向四人的眸中闪过抹戏谑,缓缓开口:“指教谈不上,就是想问问四位有没有见过这样的玉牌?”

    说话间,青年取出一枚玉牌,四人见状,顿时恍然。

    这不就是在天墉城一千灵石一枚的保命玉牌么!

    见到此,云千秋才算明白,这青年原来是上品大派派来收买路财的弟子。

    说来有趣,四人这几日一直未遇到上品大派的弟子,害岳怡萌嘟囔是不是被那地头蛇骗了,结果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

    然而真正遇上时,伏正华多么希望的确是被那地头蛇骗了。

    但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四人也不算强龙,除了遵守潜规则外,还能有其他选择么?

    “兄台,这是在下的玉牌。”

    对视一眼,伏正华取出玉牌,云千秋微微犹豫过后,也决定照做。

    然而身旁的姜妙薇却是微微垂首,神色窘迫:“那个……我的玉牌。”

    话未说完,便见少年一拍脑门,差点忘了,她的灵戒都被逍遥宗抢走了,除了惊雷落雪外,哪还有其他东西?

    “真是失算,在天墉城那几天,竟然忘了给姜姑娘也买一枚。”

    倒不是云千秋失算,而是逗留的几天,他大多都出入在灵药师公会以及商会,打探价格一类的内幕,为风云拍卖行的发展谋划。

    而陪着两女的伏正华却是苦笑连连,不能说他忘了,本以为那小小的玉牌,姜妙薇是随身携带的,这才导致这一幕有些尴尬。

    “算了,再买一枚吧。”

    既然以玉牌这种隐晦的方式,那说明上品大派还是顾忌吃相,也不愿将此事闹大,云千秋倒也大方:“兄台,我这位同伴没有玉牌,不知你愿不愿意卖给我们?”

    “没有玉牌?”

    青年眉头一挑,却也没有多想,反而是笑着自喃道:“那帮家伙动作还真快啊。”

    他并不知道云千秋只买了一枚,还以为是被其他上品大派的人抢先遇到,索要了玉牌而已。

    “好吧,既然没有,我便破例卖你。”

    青年说的风轻云淡,可云千秋却听得略感不爽。

    明明是劫财,还说的好像多正人君子似的,这笑里藏刀的嘴脸确实难看。

    难看归难看,可他却知道,上品大派肯顾忌吃相并非因为自己,而是给圣地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交代,否则恐怕连笑都省了,直接亮刀。

    少年也懒得浪费时间,全当破财免灾,取出十枚中品灵石便要递去。

    然而却没想青年看在眼里,眉头紧蹙,语气中多出几分不满:“小子,我这玉牌,可是十五枚中品灵石才卖的。”

    “什么!?”

    云千秋目光一凝,身旁的岳怡萌却是惊呼出声:“在天墉城的时候,分明是一千灵石的啊!”

    本来这种变相的劫财就令她感到不耻与愤怒,更何况还是被人又临时抬价!

    而且一开口就多要五百灵石!

    就算是她印象中赚钱最厉害的云千秋也不是一伸手就能得来五百灵石啊!

    然而青年看在眼里,虽不愤怒,但笑容中已经多出几分不耐:“你自己都说了,这是在天墉城的价格,而这里……是上古战场!”

    岳怡萌此时才算明白,当初在天墉城那位男子并没有骗自己,选拔之时再想买,就没那么便宜了!

    云千秋亦是剑眉微蹙,对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很不爽。

    但他并没有当场发作,毕竟他不是鲁莽之辈,遇到这种事,可以忍让一次。

    “师妹,算了吧,千难万险都过来了,何必为了几枚灵石而前功尽弃呢?”

    伏正华虽也不爽,但还是站出来打圆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并非懦弱,而是识时务。

    “喏,兄台,这是十五枚中品灵石,可以放过我们了吧?”

    两人凑到一起,确实是十五枚,然而青年并未伸手去接,反而又露出一抹贪婪:“我何时说过,你们只需给我一枚玉牌就能走的?”

    “你什么意思?就算是上品大派,也别太过分了啊!”

    岳怡萌闻言,竟是直接暴走,饶是递去灵石的伏正华也是指尖一颤,谦逊的笑容微微收敛:“兄长,你这么做,恐怕不符合规矩吧?”

    玉牌坐地起价就算了,而且一枚还不够!

    这也太贪得无厌了吧!

    被两人怒视,青年也不急躁,仍是满脸笑意:“规矩?我看是你没搞清楚吧,在我这里,每人就是要两枚玉牌才行。”

    “凭什么?!”

    岳怡萌银牙紧咬,一句话就想让他们多付出六千灵石,天下哪有这般蛮横不讲理的人?

    青年闻言,傲然一笑,双手负背:“凭什么?就凭我是上品大派的内门弟子,这个理由还不够么?”

    内门弟子?!

    三人闻言,赫然一惊,上品大派的内门弟子,这身份足以压死他们。

    怪不得连境界能有中阶巅峰,堪比四品宗门的首席,原来是上品内门!

    但惊讶过后,却见岳怡萌怒意更盛:“内门又如何,这也算理由么!”

    你是内门,所以本姑娘就要多买一枚玉牌,这是何等蛮不讲理的理由?

    想要抢钱就明说好了!事实上,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和明摆着抢钱没有丝毫区别,无非,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