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4章 盆满钵满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场拍卖盛宴,直到夜幕降临,才拉下帷幕。

    十枚**丹,平均价格,每枚三千二百灵石!

    这价格,还是云千秋保证,下次拍卖也会有**丹,而不少修神一辈高人的弟子后代,三年两载内还达不到服用境界的情况下。

    尽管如此,在少年道出仅剩最后三枚时,上九流势力的强者,顿时抢红了眼。

    “诸位慢走,今后记得多多捧场。”

    拍卖行外,无数强者一脸满足,走出之余,甚至还忍不住手舞足蹈,回忆着刚才血拼竞拍时一掷千金的壮举,令玄女城的居民被吓到不轻。

    从拍卖行出来,买到心爱宝物而激动失态的,他们不是没见过。

    但能令两大地域所有强者都一时间忘了自己身份的场面,却无人见过!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云千秋亦是满脸笑容,亲自在门外相送。

    道别之余,还见不少名震一方的高人拽着少年的衣角颤声问道:“云客卿,你确定下次拍卖此奇丹还会亮相吧?若是如此,那下次拍卖以前,老夫就闭关炼丹,不问他事了。”

    “云少宗主,劳烦您可千万要多炼制几枚啊,鄙宗现在就回去筹备灵石……”

    那模样,好似生怕少年会反悔一般。

    直到入夜,风云拍卖行仍是灯火通明,站在少年身后的风雪月等人,脸上的笑容已经持续许久,却丝毫不曾退却……

    “云客卿,这次多谢你了,若非让我那不成器的弟子试丹,老夫还真未必抢得过那几个老东西!”

    俨然,齐会长虽然财力浑厚,但俨然最近正值经济周转,囊中羞涩。

    云千秋会意一笑,也不点破:“齐会长客气了,那点小钱,你随便炼几枚灵丹不就有了么?”

    “呵呵……说来惭愧,幸好云客卿能者多劳,无法应承亲自炼丹的生意,否则老夫得被你逼到挪用公会财产啊!”

    齐振宇的感慨并非作假。

    诸如钟无锋等丹道强者,闲暇之时,都会接受亲自炼丹的生意。

    而恳求一方,不仅材料备齐,还出价不菲,甚至很少有用灵石,大多都是以宝物或人情来偿还。

    如今,只要云千秋想,他完全能令钟老城主断了财路……

    当然,少年并未做的那么绝,自己吃肉,总不能让人汤都喝不上吧?好歹也是一方丹城……

    但云千秋闻言,却是风趣一笑,故作恍然:“齐前辈倒是提醒我了,下次拍卖,云某就将此视为压轴之物……”

    齐振宇一听,险些给少年跪了。

    连身为城主的钟无锋生意都可抢了,更何况还是不如前者的他?

    云千秋若真有此意,多嘴的他非得被钟无锋揍死啊!

    “云客卿,老夫刚才一时糊涂,千万别当真,别当真啊……”

    望着老者匆匆逃走的背影,少年耸肩一笑,挥臂告别。

    回身看去,亲朋好友,皆在身后,笑意盈盈,月光皎洁,温馨至极。

    “回家,数钱!”

    夜晚,玄女宗,宴会热闹,喜气洋洋。

    “敬少主!”

    “敬少主!”

    月光杯中,酒香四溢。

    烈酒入喉,却不见醉,反而喜意更甚。

    “诸位这些天辛苦了,今日一醉方休,明天的任务,就是数灵石,数到手抽筋也不许喊累!”

    举杯之际,又是一阵发自心底的喜悦笑容。

    牧隆等人不得不喜啊。

    因为少年说了,论功行赏,绝不吝啬!

    今天所赚的天文数字,哪怕只是分上丝毫,也足够令他们做梦都笑醒了。

    “千秋哥哥,这次赚了这么多灵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酒桌上,林媚儿笑靥如花,俨然负责财务的总管大人很是开心。

    “别急,今后咱们还要发展商会,招揽人手,到处都是用灵石的地方。”

    拍卖会虽赚的盆钵满丰,但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暴富。

    当然,并非是少年短时间内无法再拿出诸多灵丹宝物,而是今日过后,诸多上九流势力和各处宗门定然财力一空……

    想等他们再有钱,也得一段时间。

    少年想到此,不禁笑了。

    貌似杀猪的,也会先把猪仔养肥再杀……

    诸多名震一方的强者被他比作猪仔,不知道会是何等表情,但他们离去时却是一脸满足,欣喜无比,丝毫没有被坑的样子。

    想到今后的风光前途,林媚儿美眸憧憬,婉音更是一柔,羞声道:“那千秋哥哥何时有空与媚儿对一下账务?”

    婉音落毕,桌下的玉手还在少年腿间温柔一掐,含苞待放,娇羞还迎。

    云千秋腰杆一挺,哪能不知对账究竟是何意?

    “今天不行,太累了……”

    “千秋哥哥哪里累了?”

    “我是怕你累。”

    “媚儿也不累。”

    见少女樱唇微嘟,嗔怒羞盈,云千秋无奈之下,只得灵识传音道:“今晚千秋哥哥要教你水柔姐武技,要不,一边对账,一边教她?”

    一心二用,少年是绝对没问题的。

    但林媚儿虽已芳心暗许,又与云水柔关系亲昵,可脑海中一泛出那羞于启齿的画面,俏脸便滚烫如霞,玉指狠掐。

    “那,那过几天再说咯……”

    酒宴未散,觥筹交错。

    一处雅庭当中,伏正华亲自为齐振宇倒茶,笑容虽温煦,但仍带着在拍卖行时的惊错。

    “齐前辈,看来今日收获颇丰啊。”

    老者轻呡口茶,笑容不减:“是啊,你不也是么,今天也算开了眼界吧?”

    伏正华低头苦笑:“何止是大开眼界,简直无话可说……”

    “哼,老夫早就跟你那帮师叔说过,偏偏他们不信,等你回宗禀告时,记得叫上老夫,看看他们是何表情!”

    待齐振宇轻哼两声后,伏正华才笑容收敛:“那齐前辈要多等几天了。”

    “什么意思?”

    “明日,我准备登门拜访云少宗主,顺便……问问他想不想去那地方。”

    原本正为弟子突破而高兴的老者闻言,陡然一惊,久久说不出话来。

    良久过后,才见齐振宇长叹口气,笑容中带着几分感慨。“是啊,咱们这一亩三耕地太小了,这里的灵石,也远不够那小子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