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区区一少年
    ,精彩小说免费!

    其实从送信长老的身份,便能看出拍卖行一事的轻重。

    但除了丹城以及诸多上九流公会,还有玄天宗当场表示定会捧场之外,诸多宗门,态度都是暧昧不清。

    “想看无相宗的态度么?”

    几日后,得到林媚儿的回复,云千秋剑眉微蹙,果然如自己预想中不错。

    “正好,也该皓毅表哥上路了。”

    少年展颜一笑,但那上路二字,却透着莫名的恶趣味。

    片刻不久,云皓毅便闻讯赶来。

    不过这次他却不像平时被少年召见那般屁颠屁颠,反而如上战场甚至刑场一般,短短几步路,走的让少年都着急。

    “行了,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知道这趟辛苦你了,说吧,要多少路费。”

    说起来,云皓毅与少年关系的确不错,在雷炎皇城便是如此,后者也知道这趟与去其他宗门不一样,自然不会亏待。

    然而云皓毅闻言,却是苦大仇深:“少主,路费就算了吧,如若表哥这趟回不来,记着告诉千影,我……是为了云府才担此重任。”

    云千秋闻言,呵呵一笑,暗道这货还是个专情的种。

    笑归笑,但少年飞起一脚的力道却没丝毫客气:“让你丫送信,又不是送命,快去快回!”

    就这样,云皓毅踏上了前往无相宗的路途。

    临行之前,少年还交给他一枚愈神丹,并吩咐与邀请函一并送上。

    而之后几天,云千秋一次性将十枚**丹全部炼制出来,发现离拍卖行开业时间尚早,干脆顺手炼制其他灵丹,不时与云水柔嬉闹闲逛,偶尔再做些糕点给林总管当夜宵,生活很是惬意。

    同时,玄女宗也发动底蕴,收购宝物,不仅如此,风雪月还很是无语的发现,貌似……功法武技也能出售不少。

    要知道,藏经阁的功法武技,哪怕是给内门弟子修行的等级,对其他势力而言,也是极为珍贵。

    但自从云千秋大手一挥,人手一卷半步地阶武技之后,宗主大人不得不承认,这些武技……留着没啥用处。

    干脆,挑选些不是太重要的,一并拍卖。

    饶是如此,这则消息传开,也令不少宗门动容。

    七品宗门珍藏的武技,对他们而言极具诱惑力。

    不仅如此,诸多宗门还很是惊诧……云少宗主这次玩的够大啊!

    要知道,寻常宗门藏经阁之物,通常只有宗门之人才能阅览,而且未经允许,不得传授弟子以及同门,更别说往外卖了。

    这若是历代祖师在天有灵,怕不是分分钟天降雷霆劈死少年啊!

    毕竟放眼两大地域,还真找不出哪一处宗门会将武技功法拍卖的。

    可所谓的先例,就是用来打破的。

    起码对云千秋是如此。

    拍卖的武技,都是用处不大,甚至说难听点,就是淘汰货。

    若玄女宗历代祖师真在天有灵,非但不会降雷劈他,反而该托梦感谢才对。

    几日过后,风云拍卖行的消息,终于传到了两大地域的霸主势力——无相宗当中。

    准确来说,玄女城繁华地带开建的时候,消息便已传至,可一开始无相宗如其他宗门那般,都没太当回事,但随着消息的不断传来,终于要重视了……

    作为中品宗门,霸主的地位毋庸置疑,其底蕴之深,早已震慑两域上千年。

    要知道,当初玄女宗从八品宗门振兴为七品宗门之前,无相宗便已是中品宗门,屹立不倒。

    而这跺跺脚便令两域天地变色三分的宗门,如今却传遍云千秋的名字。

    事实上,无论烟雨阁还是玄女宗的内乱,背后都能看到无相宗的影子。

    而他们所支持的,自然是神武阁与影月峰。

    无相宗并非与风雪月或萧泰然有仇,而是因为宗门战略,毕竟放眼两域,能入无相宗法眼的,也只有这两处宗门。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再简单不过。

    当然,无相宗却并未太过霸道,至少没有明言支持夺位一方,毕竟众怒难犯,今日你能干涉七品宗门之事,那谁知其他宗门他日会不会被染指离间?

    不过当时在炼神塔时,亦有无相宗长老在场,甚至丹城客卿当中,有两位都出自此宗。

    而少年率数百强者回归玄女宗时,无相宗亦是派出几位实力不俗的长老出面助威,所以先前的恩怨,玄女宗没追究,无相宗自然也不多说,就此揭过。

    清晨,无相宗。

    殿内,长老云集,各个气息不凡,举手投足间威严浑然天成,哪怕是敬陪末座的几人,实力都和韦南天不相上下,足以见中品宗门的底蕴之强!

    “连灵药师公会与名医堂都为其让步移地,这风云拍卖行,绝非云千秋随意所为啊。”

    为首的一位长老面色凝重,轻捋胡须,道出召集众人的缘由,随即目光扫去,示意众人表态。

    话音刚落,便有人拍桌而起:“哼,就算此子天赋再如何逆天,终究只是一介少年,凭借偶然得来的机缘,便想分吾宗盘中之羹!?”

    老者声音洪亮,一看便是脾气暴躁之辈。

    尽管如此,却得到了不少同门的认可。

    “孙长老此意,便是老夫的意思,谁都知道两大地域拍卖行皆奉吾宗为魁首,云千秋如此高调,其心不善啊!”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虽说拍卖行对无相宗来说只是收入的一部分,但也绝不容他人染指!

    更何况,在场有不少长老,每年都有拍卖行送上供奉灵石啊!

    “区区一介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真以为小有成就,便能肆无忌惮么!”

    无相宗身为霸主势力,宗门上下谈起外人,皆具傲意,更何况是地位不凡的诸多长老。

    望着怒意渐涌的众人,为首的长老轻叹一声,将目光投向对坐的同门。

    “师兄,此事你看该如何处理?”

    能与老者平起平坐,地位自然不凡,瘦高老者闻言,并未像众人一般急声反对,而是轻点茶杯,若有所思。“诸位,你们口口声声说他不过是一介少年,但可曾记得,放眼几大地域,叱咤风云的强者之辈,哪一个不是少年之纪便光芒万丈,名震远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