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 可以让,不可以抢
    ,精彩小说免费!

    两人明明一高一低,四目相对时,却难分伯仲,更难辩对错。

    就如公孙傲穹刚才反驳的那般,他支持重新决立少宗主,并没有做错。

    同样如刚才那般,老者就算不说,风吟天也知道。

    可是……

    “宗主之位,我可以让,但任何人,不能抢!”

    话音落毕,罡风四起!

    整座栖凤山,都因为风吟天的怒火,而剧烈的战栗不止!

    这一次,就连公孙傲穹的身形,都被震得猛然一颤。

    宗主之位,强者居之。

    风吟天从没否认过沐霸雄的实力。

    甚至十八年前,他都做好将宗主之位让给神武阁的准备。

    但最终,宗主之位是留下了,却触及到了风吟天的逆鳞!

    他更没想到,十八年前沐霸雄主动认错,是真的后悔,却没想是为了隐藏更大的野心!

    最后三字,让公孙傲穹深深明白,宗主阁之威,不可辱!

    再看到风吟天那本该古井无波的双眸中竟泛起他从未见过的恨怒,公孙傲穹身形一颤,好似明悟了什么。

    “师兄,十八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者脸色大惊,可风吟天却银眉一挑,前者那毫不知情又正义凌然的模样,让他实在无法再说什么。

    “送客。”

    短短两个字,罡风不再,战栗已停,风吟天也有些乏了。

    见韦南天走来,公孙傲穹抬了抬手,想说什么,最终却又作罢。

    “不必了,下山的路,我认得。”

    老者终究走了,就如来时那般。

    “师父……”

    不知何时,一道倩影闪过,却是俏脸担忧的风雪月。

    “今天,便是宗门大比,司仪布场,准备的如何了?”

    风雪月没想到此时天色已近破晓,师父却问着无关轻重的问题,但风吟天的威严,她却从未违逆过。

    “回禀师尊,大比事务布置妥当,可是……还是没有秋儿的消息。”

    不知是错觉还是如何,最后半句,竟令挺拔如剑的风吟天身形细不可查的一颤,神色间的疲倦更甚几分。

    还是,没有消息么?

    “素华这两月虽闭关冲刺,但始终未踏入半步武王,今日一战,怕是……”

    “为师知道。”

    不仅风吟天知道,全宗上下,恐怕都知道被呵止的后半句话是什么。

    武王境若是那么好突破,又岂能称为武王?

    哪怕,只是半步武王。

    况且,就算素华达到半步武王,又能如何?

    只是有可能败的漂亮一些罢了。

    “为师也早该知道,两个月时间,不可能有奇迹发生的。”

    好似想到什么,风吟天满布疲倦的脸上竟露出抹欣慰:“只是苦了千秋那小子,到现在,都没空拜访老夫……”

    关于云千秋的任何事情,风雪月没有瞒他。

    这才让风吟天看到了一抹曙光。

    就如此时天际升出的那一抹光耀似的。

    虽还是漫天星空,黑夜笼罩,可那抹光耀,终归会洒遍玄女宗,甚至,更广阔的,连风吟天都望不到的天地。

    “你可还记得,当年就是在这山巅,你接过宗主令牌时,为师说了什么?”

    风雪月柳眉一蹙,随后,却见那张高贵的脸上露出抹无人能撼动的坚毅。

    “师父说过……有些东西,就算注定得不到,也要为之一战!”

    风吟天闻言,欣慰更甚。

    “对了,水柔丫头,是真心喜欢千秋那小子的吧?”

    见风雪月点了点头,风吟天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既是两情相悦,那为师自然要为他二人主持婚礼,哪怕……拼上这条命!”

    “师父!”

    “十八年了……”

    又是一声轻叹,拂过树梢草野,掠过栖凤山巅,响彻玄女宗。

    黎明之际,是彻夜最黑暗的时刻,宗主阁,就被笼罩其中。

    而听雨山,自然也不例外。

    但与遥在万里之外的景象不同,望着那漆黑深邃的天际,萧洛颜却笑靥如花:“马上就要天亮了呢……”

    天亮,自然没什么可值得欣喜的。

    真正让她笑靥如花的,是萧泰然的蛊毒,已经祛除到尾声。

    “嗖……”

    又是一道毒血甩出,云千秋浑身衣衫已被汗水浸湿,此时却如释重负般,长舒口气,刚想擦拭额头时,却感觉一阵幽香袭来。

    “云大哥,辛苦你啦~”

    幽香是因为萧洛颜的贴身手帕,可惜手帕上还未来得及清洗的泪痕,影响了这一幕的美感,但望着笑靥如花的俏脸,云千秋犹豫再三……

    终究还是很不客气地推开玉手,并报之一道鄙夷的目光。

    “双腕处的筋脉穴位蛊毒已清,现在,只剩双掌中的蛊毒了!”

    服下一枚灵丹后,少年语气中的疲倦难掩:“蛊毒虽清,但久疾缠身,诸位为萧老宗主准备了不少奇珍丹药吧?药效稍柔点,已经可以服用了。”

    听到这话,在旁候着的几位烟雨阁长老急忙取出各种大补奇珍,争先恐后地向萧泰然嘴边送去。

    目光扫视间,云千秋甚至还发现了两株药王!

    不愧是七品宗门,财大气粗展露无疑!

    然而就在此时,却听阁楼内响彻一阵威风八面的怒喝。

    “干什么!这么多灵药一起往本宗主嘴里塞,想造反啊!”

    怒喝不仅威风八面,而且还中气十足,至少没有半点病患该有的虚弱。

    能怒喝众人,萧泰然自然是起死回生了。

    放眼看去,床榻上的老者虽还骨瘦如柴,但除了双掌以外,肌肤已然恢复如初,尤其是那双眸子,早不再浑浊暗淡。

    重伤初愈,起死回生,在鬼门关待了百天之久,差点永久居住的萧泰然哪怕刚捡回条命,心智也不显萎靡。

    “吵什么!让人看笑话!这些东西,先让云客卿挑选!”

    被萧泰然这般呵斥,几位长老才梦如初醒,然后便像刚才那般,又争先恐后地将手中的奇珍塞给少年。

    “云客卿,不必挑了,你全都收下吧!”

    “不错,大恩虽不言谢,却不能不报恩!”望着那琳琅满目的奇珍,云千秋眼角一跳,这哪怕最不堪的一株,那也得数百灵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