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2章 多谢
    ,精彩小说免费!

    尽管五味陈杂,可御悬世还是知道什么事重要。

    不仅知道,而且还替封世当了回坏人。

    “最简单的一步?不是吧御堂主?云客卿已经把蛊毒逼出来了。”

    “是啊,有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

    萧洛颜和几位在场的长老满是不解。

    在他们看来,萧泰然起死回生,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也是她喜极而泣的原因。

    可在场的诸多名医却微微低头,脸色黯然。

    扫视一眼后,封世才讪讪道:“诸位,你们的想法是好的,老夫也希望真是如此,但祛毒救人,并非修行武技,能成一次,就能成第二次。”

    “这么说吧,老宗主如今就如一块璞玉,云客卿便是雕玉之人,这期间哪怕是最后一刀出现差错,整块玉都会废掉,你们……明白了么?”

    话音落毕,封世都有些不忍心看众人的表情。

    “这……才刚刚开始么。”

    萧洛颜眼角的泪水还未擦掉,便又再次落泪。

    本以为已经逢凶化吉,没想到,是自己高兴的太早太早了。

    御悬世的声音,更是让众人的心情雪上加霜。

    “不仅如此,心脏与丹田本就是封名医动用秘术死守之处,蛊毒相对薄弱,其余四脏的蛊毒想要祛除,难度……”

    话不必言尽,众人便能理解是什么意思。

    御悬世并非故意让他们心情大起大落,而是将可能发生的风险提前讲明,毕竟谁都不能保住,云千秋之后不会失手。

    “现在,只能继续了么?”

    话音刚落,便见封世目光一颤:“云客卿,已经又开始祛毒了!”

    此话一出,本就心弦紧绷的众人更是感到害怕。

    就算是不懂医道的萧洛颜都明白,刚才那令御悬世都感到棘手的毒血,祛除一次对云千秋的消耗之剧烈可想而知。

    连歇息都不准备,他为何要这么拼?

    “现在只祛除心脏周围的蛊毒,若不趁热打铁,蛊毒逼近,刚才的努力就白费了,云客卿就算想休息,也无法如愿……”

    御悬世的话不假,刚才的蛊毒,哪怕只是以灵力包裹将其祛除体内,都令云千秋感到好一阵虚弱。

    但除了萧泰然的性命刻不容缓外,更重要的是,等着他的水柔姐和玄女宗,更刻不容缓!

    “嗜灵吞灵蛊而已,能除你一次,就能再除你千百次!”

    金色光耀再次闪起,阁楼内的气氛又恢复了沉寂与紧张。

    倩影玉拳紧握,喃喃低语:“云一,你定要加油啊,只能有救活父亲,我……我什么都肯答应你……”

    至于御悬世,望着那道身影,竟扬起抹苦笑。

    名医堂客卿么?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至少玄岚地域的客卿,比玄古丹城的客卿更受人尊崇。

    不过说到底客卿,是在堂主之下的。

    但就凭云千秋刚才展露的那一手抽丝剥茧,御悬世别说小觑,早已甘拜下风!

    这在其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客卿勋章,怕是在云千秋看来,反而会感到寄人篱下的不爽啊……

    御悬世并不知道,遥在丹城的钟无锋,心底正和他有着同样的疑惑与无奈。

    深夜,听雨山上。

    “大长老,怎么久了,里边怎么还没动静?”

    消瘦老者紧盯着那座与参天大树相互依靠的雨中阁楼,目光始终阴羁如鹰。

    “急什么,最多天亮的时候,萧洛颜就该披麻戴孝的出来了!”

    “可,可如若万一……”

    身旁的执事有几分担忧,却被老者冷喝打断:“你烦不烦,还是盼着那老东西起死回生!?”

    “连御堂主都束手无策的方法,不知从哪请来一位丹道奇才,就能逆转乾坤?哼,急病乱投医罢了,不足为虑!”

    被一顿呵斥,执事脸色明显难看,但还是壮着胆子道:“大长老,凡事小心为妙啊,小人是想提醒您,若萧泰然没死,恐怕……”

    话音未落,好似想到什么般,消瘦老者身形猛颤,眸中的阴羁泛起惊恐。

    没错,若萧泰然真被救活,死的,就要是自己了啊!

    与之前不同,老者的计划为了保险,就算萧泰然真大难不死,可凭诸多强者倾巢而出,他刚祛除蛊毒,就得被围杀!

    大不了和封世撕破脸皮,说到底,前者也没理由把萧泰然带出烟雨阁!

    可现在,如此多的强者,还有御悬世坐镇,若执意带萧泰然离开,等他再回来时,定重回巅峰,血洗烟雨阁……

    不知是慌乱还是因为慌乱而感到羞恼,老者面色更加阴沉:“哼,慌什么!那老东西赌的是万一,咱们赌的是一万!”

    “说来说去,我就不信名医堂那帮家伙肯为一个死人和咱们拼命!”

    尽管如此,但老者如鹰隼般的目光,再也无法像先前那般胜券在握……

    时间推移,阁楼内。

    “封名医,接住!”

    又是一道毒血飙出,封世却额头冒汗,控制灵力的手掌都有些微微发颤。

    “云客卿,怎么样了?”

    尽管知道少年听不见,可他还是忍不住想问!

    因为这噬心吞灵蛊太尼玛恶毒了!

    从刚才御悬世一人捻灭蛊毒,到两人轮流,封世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但偏偏,少年祛除蛊毒的速度,竟越来越快!

    到最后他还没缓口气,便是一道毒血甩来……

    “五脏六腑的蛊毒都已祛除,总算能让我歇息片刻了。”

    云千秋每次说歇息时,是他坚持到极限。

    这一次,也不例外。

    话音刚落,他便瘫软倒地,浑身衣袍早已被冷汗浸湿,更别说顾忌坐相了。

    比起少年的虚弱,床榻上的老者却要比先前好转太多。

    只是老脸不再是那般干瘪如树皮,胸膛的肌肤也不黑的吓人,虽气若游丝,但至少能让人看清楚——他还活着。

    不仅活着,状态比起两月前还要强上些许。

    “多,多谢……”

    干涸的嘴唇噙动,那虚弱无比的声音,对众人而言却犹如天籁。

    “老宗主,老宗主你能说话了!太好了!”

    “笨蛋,现在还有隔音符呢!还有你这么大声,是想吓到宗主啊!”

    蜷缩在一旁的萧洛颜被众人惊醒,原本满布泪痕的懵懂视线,渐渐清晰,以及……喜悦。“父亲!是父亲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