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 欺上门来
    ,精彩小说免费!

    放眼整座听雨山,诸多山峰上,都是有一位长老所立,脸色或淡漠或戏谑,但看向阁楼的目光,却尽是冰冷。

    他们在等。

    等阁楼之中那位曾经叱咤一域的强者陨落。

    “哼,那老东西想看着我们先内斗不断,好让他含笑九泉?”

    擦拭着手中的暗色刀锋,一位蓝发老者桀笑不断,早在两月前,神武阁便传来萧洛颜投奔的消息。

    就算萧泰然聪明一世,可这次,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他们都想要宗主之位是不假,但也得等那老东西翘辫子!

    中了噬心吞灵蛊,本就必死无疑,这么强撑着饱受摧残,难道还想等来奇迹?

    比起山峰上站立的数道强横身影,阁楼外淋着暴雨岿然不动的众人,显得极为弱小。

    那几十位弟子虽然身形不动,可面色却带着决然甚至惧怕。

    他们很清楚,老宗主陨落的那刹那,自己的下场会有多惨。

    阁楼内,一片惨淡。

    短短两月时间,封世却好似要苍老了数岁,掌心涌动的那充满生机的淡绿色潺流,此时也暗淡欲灭。

    连他都是如此,更何况身中蛊毒的萧泰然?

    此时的他,再找不出半点曾经的强者姿态,浑身的肌肤暗褐无光,比山巅上那棵参天大树还要粗糙枯竭。

    肌肤之下,已找不出多少血肉,老者已骨瘦如柴,生机渺茫。

    甚至隔着肌肤,都能看到筋骨上不时蠕动的暗红色蛊毒。

    五脏六腑,亦满是灰暗,俨然已被蛊毒侵入。

    那张曾经犹如刀雕的刚毅脸庞,如今已经难看到连五官都难以分辨,萎缩的嘴唇好似不再动弹,哪怕是窗外雨滴溅落的涟漪,都要比老者呼吸间惊起的动静更大。

    “老宗主,撑住,一定要撑住啊!我老封绝不是骗你,等那人来了,定能治你……咳咳,治你浑身蛊毒!”

    说话间,封世一口鲜血涌出,掌心的淡绿光芒更是险些断掉。

    几位名医看在眼里,更是忍不住痛心道:“封堂主,收了秘法吧,再这样下去,你的丹田也会受创的……”

    封世却连唇间的鲜血都顾不上擦拭,任由其染落在那身华贵的悬壶衣袍上:“少废话!老子是名医,丹田受创又不是不能救!”

    “你们也给我撑住,千万别让蛊毒侵入老宗主的心脏,那人连素华都能治好,你们信我!”

    这一幕,让诸多名医动容,最终,都是紧咬牙关,不断催动灵力,抵御着那令他们都感到心悸的凶恶蛊毒。

    在旁,几位忠于萧泰然的长老浑浊的眸中已满是泪光,声音嘶哑。

    “封堂主,算了吧,老宗主这一劫,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

    “噬心吞灵蛊侵入肺脏,神仙难救,封堂主,兄弟做到这份上已经足够了,您……收手吧!”

    正当此时,却见萧泰然干涸的嘴唇噙动。

    “走……”

    细如蚊呐的一个字,刚刚落毕,便被阁楼外的雨声淹没。

    这一道轻喃,好似用尽萧泰然最后的力气。

    不是他不愿意再坚持,而是……

    真的撑不住了!

    原本若有封世出手,他还有百天残生。

    可萧洛颜的回归,却让他强撑残躯托孤遗嘱,最关键的是,遗愿已了,老者心中,已经没有再撑下去的意念。

    封世闻言,却是双目赤红欲裂:“走?走个屁!萧泰然,老子若是骗你,何必耗费数年寿元!”

    “还有,老夫若是走了,你这一众兄弟的下场想过么?!”

    “看看外边那帮宵小之辈,萧泰然,别跟我说你在九泉之下,想看着他们在你坟前放声狂笑!”

    封世的话响彻阁楼,惊起阵阵雷雨。

    他说的没错,听雨山的那些人,等的就是萧泰然断气。

    一旦老者陨落,那阁楼内这些忠于他的长老,势必要被斩草除根。

    众人好像知道自己的命运,闻言过后,非但没有惧怕,反而咬牙切齿,杀意决然。

    “封世,你忍心看老宗主这般生不如死!?我等既然肯留在这,就没一个怕死的!”

    “没错,老宗主,你告诉我,当日究竟是谁何人偷袭于你!就算杀不尽外边那帮白眼狼,我等也要给你报仇!”

    “拼了!我等拿这条命,也要让他们给老宗主陪葬!”

    正当此时,却见门外传来一道悠然又不失戏谑的声音。

    “封堂主,老宗主他伤势如何了?”

    说话之人,一身玄青锻袍,星目剑眉,嘴角却挂着邪笑,正是影月峰擅自决立的少宗主。

    众人闻言,当即便有一位长老杀意升腾,破门而出。

    “小杂种,老宗主的命……”

    话音未落,却见青年身旁一位老者身形暴起,灵力汹涌。

    “轰!”

    两道身影交锋的刹那,听雨山上,刀剑出鞘!

    诸多强者气息滔天,出手更是不留余地。

    仅仅刹那,便有半数弟子惨死在血泊当中。

    然而就在此时,却听一声爆呵,闷声如雷。

    “哼,烟雨阁六峰,还真是威风的很啊!”

    说话之人,正是愿与少年同行的魁梧男子。

    只见听雨山之上,数十道身影凌空而至,战意天天,更夹杂着勃然怒意!

    为首之人,正是御悬壶以及云千秋两人!

    “老宗主的命,不是你们说了算的!”

    名医堂主一言,犹如梵钟雷音,直让烟雨阁诸多长老浑身猛颤,灵力被生生震散。

    “御悬壶?!”

    锻袍青年望着那铺天盖地的凌冽身影,脸色骤变。

    然而还没待他多说什么,便见御悬壶双眸一瞪,顿改先前的慈祥和煦,目光似电,银眉白鬓亦如金刚降世。

    “本堂主的名讳,岂是尔等小辈随意直呼!”

    刹那间,锻袍青年根本来不及痛呼,便七窍流血,应声而倒。

    这一幕,让无数人惊骇。

    望着那身四星悬壶的衣袍,听雨山上下,竟无人敢再擅动一步!

    唯有御悬壶身旁的英俊少年,透过阁楼望着床榻上那具枯瘦残躯,紧绷的心才逐渐一松……

    “还好赶得上。”山峰之上,强者云集,空气当中满是压迫,饶是如此,云千秋的脸色也不喜不惊,淡然处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