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拍桌而起
    ,精彩小说免费!

    云千秋若是在场,恐怕早就被脾气耿直的几位长老当面呵斥了。

    仗着愈神丹就想目无尊长,算计我等前辈?门都没有!

    将众人的脸色尽收眼底,钟无锋那张老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

    都是灵药师,他自然这些同仁平日里受尽尊崇而养成的高傲脾气,就算他身为城主,也不能随意喝令众人。

    但无奈过后,却见老脸眉目间流露出几抹狡黠,就如一只老狐狸般,看向发问的客卿:“孙客卿,你我相识多年,想毕也知道本城主实力如何,也该知道塔巅的考验有多难如登天。”

    “实不相瞒,本城主这次之所以能突破塔巅,全仗云客卿指点,才能悟透入臻之境!”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城,城主,是依靠云千秋指点才能通过考验的?!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入臻啊!

    钟无锋苦苦钻研毕生,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反观云千秋,才不及弱冠之年而已!

    而且什么是指点?

    也就是说,云千秋的精神力造诣,还不是刚达到入臻!

    众人先前以为,少年只是或机缘巧合或有心算计的奉上一枚愈神丹,对钟无锋而言,是雪中送炭,以此来让后者当说客!

    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

    还有所谓的故意不理会封世……

    这分明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人家不是不理会封世,而是根本就没听见后者找寻他!

    “不可能!我观云客卿不过刚凝聚精神力之体,怎可能达到入臻?”

    “小小年纪,入臻之境,老城主,您不会在开玩笑吧?”

    “这若是真的,那岂止是妖孽天才?”

    众人的表情让钟无锋感到很熟悉,因为他当初见到云千秋时就是这样!

    谁能想到,那不及弱冠之年的少年,精神力造诣竟然是两大地域第一人!

    诸多长老骇然,那三位客卿更是双眸紧密,闪过道道异彩。

    从炼神塔光耀大作,突破塔巅时,他们便有些疑惑。

    却没想到,助钟无锋突破桎梏的,竟就是他身旁的那位少年!

    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还有一点,钟无锋为了保住颜面才并没说。

    那时候,自己从第九层的台阶滚落,正巧把少年撞了下去。

    若非如此,谁知道云千秋会走到何等地步!

    当然,说与不说,关系已然不大。

    望着众人那满布骇然的脸色,钟无锋那抹狡黠不再遮掩:“虽没有愈神丹,但云客卿说了,若明日能给他几分薄面,他日若有困惑桎梏,可随时找他互相讨教。”

    互相讨教二字,说的客气,但众人怎听不出话里的意思?

    连城主大人都是依靠少年指点,自己哪有资格和云千秋互相讨教?

    那只是单方面的受教啊!

    “多余的话本城主就不说了,诸位要想清楚,玄女宗下次大比,可就不知何时了。”

    话音落毕,钟无锋微微闭眸,犹如老僧入定,脸色平静。

    只剩众人面面相觑,品着城主大人话里之意。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现在已经不是他们肯不肯卖云千秋面子了,而是后者愿不愿意要这个面子!

    诚如钟无锋所言,若非此次宗门大比,那只有他们求到云千秋的时候,以后者不可限量的前途,哪用欠他们人情?

    可笑刚才众人还自视甚高,认为少年算计他们……

    强者为尊的法则,在灵药师当中也不例外,连城主大人都要受其指点,区区长老的众人,有何颜面称自己是少年的前辈?

    众人身份尊贵,心性高傲,可并不傻,相反还比许多人都精明。

    仅仅卖一个面子的事,换来的好处却是受益终生的指点,谁不愿意?

    这尼玛简直就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啊!

    众人想到此,甚至还有些高兴,多亏沐霸雄那家伙十八年前的一掌,也多亏他多年来野心不减,逼位夺座……

    不然这种好事他们这辈子都遇不到啊!

    天上掉馅饼的狂喜之下,竟令偌大的正殿内一时间无人说话,气氛沉寂。

    唯有侯在殿门外的朱涛,身形抖如筛糠,瘫软在地上犹如死狗般双眸涣散。

    身旁的同伴见状,不禁问道:“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

    我特么中大奖了!

    天知道当初一时贪念赚的十枚灵石,竟然是名震丹城的云千秋!

    朱涛现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哥,您进炼神塔就进,丹城客卿的身份,也没人敢收你灵石,为什么要扮猪吃虎啊!

    而且现在已经不是云千秋计较与否的问题。

    若此事传入正殿内任何一位长老耳中,自己怕是在玄岚地域无处立足啊!

    此时他也只能祈求,千万别有人闲着蛋疼告诉云千秋,炼神塔的玉牌其实只要十枚灵石啊……

    尽管如此,但朱涛胯那骚臭的液体,无论如何都止不住。

    与此同时,正殿内,只见一位长老满脸愤然,拍桌而起。

    “嘭!”

    “神武阁狼子野心,妄逆宗规,天地不容!我等既与云客卿是同仁,断不能坐视不管!”

    “没错,我等愿随城主大人一并前去!”

    “敢欺迫云客卿的母亲,就是与我丹城为敌,绝不能忍!”

    众人怒然起身,义愤填膺,大有诛灭杀父仇人的架势,钟无锋看在眼里,嘴角一抽,目光鄙夷。

    这帮家伙,占便宜还能如此大义凌然,脸皮也太厚了吧!

    俨然,钟老城主没有自省,这厚颜无耻的歪风邪气究竟是受谁影响……

    良久过后,才见一位客卿长老捋着白须:“城主,那其他上九流公会的人,要不要通知?”

    想到少年在炼神塔的嘱咐,钟无锋缓缓摇头道:“不必了,如何处置,云客卿自有分寸。”

    说罢,还不忘叮嘱在场各位,少年归来之前,此事切莫外传。

    丹城正殿,一片喜悦,但遥在千里之外的听雨山上,却是剑拔弩张,尽显肃杀。

    “两个月了,就算有封世给那萧泰然续命,那老东西也该翘辫子了吧?”一处山峰上,望着那被雨水洗刷的阁楼,消瘦老者面容阴羁,嘴角更是扬着残忍弧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