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 丹城玉牌
    ,精彩小说免费!

    “爹,我不走!不是还有两个月么,女儿要陪你到最后一刻!”

    任凭萧洛颜再天真,也接受了这沉重的事实。

    一代武道强者,烟雨阁领袖,余生不过百天。

    望着哭到撕心裂肺的女子,萧泰然嘴角仍旧撑着那抹笑意,哪怕他自己现在心如刀绞。

    百天余生,那还是封世动用秘法的情况。

    况且,就算自己还没死,但萧洛颜归来的消息一旦传开,想走,就来不及了!

    身为父亲的他,也想生命的最后一刻有亲人守在身旁。

    但心底被蛊毒摧残到几近崩溃的理智,却残忍的告诉他,这抹亲情,最终会害了自己的掌上明珠。

    听雨山上,已经有数道身影凌冽赶来,目光中早已找不出以往的敬畏,反而满是冰冷。

    终究,萧泰然好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浑浊的泪水憋在眼眶当中,对封世投去抹坚决的目光。

    封世很明白,那抹目光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将亲手拆散父女两人最后的厮守。

    “老宗主……保重!”

    狠狠一咬牙,封世猛然一记掌刀,拍在萧洛颜的粉颈上……

    “嗖……”

    残影掠空而起,那醒目的三星名医锦袍,让诸多长老敢怒不敢言。

    望着挚友的身影消失在听雨山上空,萧泰然露出抹释怀的笑意,呼吸却越发微弱。

    与此同时,云千秋正一路赶往玄岚丹城。

    武道大会之后,玄女宗好似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平静之下,却是暗流涌动。

    阴云虽散,可等来的不是晴空万里,而是真正的疾风骤雨!

    到了此时,任何手段与较量,都已失去了意义。

    等的,就是宗门大比时的致命一击!

    李画竹,或者说少年展现的武道天赋,着实在四阁弟子之间泛起不小的影响。

    但换来的,却只是沐霸雄轻描淡写却杀意难敛的一句:“到时,一并杀了即可。”

    天赋再强又能如何?说到底,不过是武炼中阶而已!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唯有折损的命运。

    而宗主阁,除了倾尽一切资源让素华最后一搏之外,风雪月等高层的心中,却始终没忘掉那道曙光。

    那道能屡次救宗主阁与水火的曙光!

    七日过后,云千秋终于来到了玄岚丹城。

    丹城很是宏伟繁华,甚至因为炼神塔的开启,更显热闹非凡,但少年此时却没心情却感受这一切,催动灵力,向最中央,也是最古朴的那座古城掠去。

    “但愿没有来迟……”

    少年知道自己如今背负着什么,易容之下,模样平平,那双星眸却极为淡漠。

    远比玄古丹城更宏伟也更森严数倍的城墙外,一排身穿铠甲的护卫正严肃地确认着入城之人的身份。

    显然,炼神塔的开启,吸引来无数强者,除了灵药师外,几乎所有上九流职业全部到齐,毕竟如此难得锤炼精神力的机会,没人愿意错过。

    各式华贵的衣袍,换做以往,走到哪里都会受尽尊崇,但如今却随处可见。

    丹城规矩森严,各上九流职业,除了长老一辈或达到六阶外,都不得飞行。

    所以,云千秋走在人群中,身旁鼎火衣袍在阳光下的刺目,让他显得极不起眼。

    “诶,你们说这次玄古丹城的云客卿会来么?”

    “不知道,若是来了,我倒真想和他切磋一番精神力,看看发明惊世奇丹的奇才究竟有多强。”

    “算了吧,瞥开愈神丹不说,玄古丹城的客卿实力,在咱们玄岚丹城,无非和长老不分伯仲。”

    听得身旁几人的谈论,云千秋才顾上打量四周。

    玄岚丹城的底蕴确实很强,毕竟宗门的品级与数量,决定了一切。

    周围不少仅是二十左右的青年,身穿的却是中阶灵药师衣袍,要知道,玄天宗会长之徒的赵天匡,也才只是四阶。

    在玄古地域,当属一流天才,可在此地,却只能和云千秋一样,挨个盘查,方可进入。

    当然,若是少年出示客卿勋章,现在也可受尽万人瞩目的掠空飞进。

    但云千秋并未如此高调,倒不是怕神武阁的人追查,开玩笑,在丹城这种地方,敢动灵药师?怕是嫌命长!

    他此次来,是想依靠炼神塔对精神力的益处提升境界,生生造化功,决不能暴露。

    好在,除了客卿勋章外,云千秋还有一枚三阶灵药师勋章,在此地并不显眼。

    事实正如少年所料,看了眼勋章和衣袍后,守卫便率然放行,甚至周围的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身旁几米远外,就是名声赫起的云客卿。

    走入丹城后,一切还是那般熟悉,每处角落又透露着威严。

    广场上,聚集了诸多身着上九流职业,或是气息高深的强者,也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青年天才。

    能站在这里,本身就代表了一份荣耀。

    因为为了防止精神力锤炼将识海创伤,所以诸如灵药师等职业,最低要求,都要达到三阶。

    历练是好事,但也要量力而行。

    毕竟,愈神丹不是谁都买得起的。

    这也是少年为何如此不起眼,甚至周围还不时投来几道隐晦又轻视目光的原因。

    然而无论身份高低,众人此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处高塔之上。

    塔峰高耸入云,占地也极其辽阔,完全能容纳在场所有人进入,雕刻的古朴阵法,哪怕此时还黯淡无光,也能令人精神一振,心生敬畏,可想而知,若当炼神塔开启时,会是怎样的强者蜂拥。

    不过云千秋仅仅瞥了一眼,便收敛目光,星眸平静如水,全然没有周围那些青年的炽热与昂然。

    “想进入炼神塔,得需要丹城玉牌才可。”

    一边走在人群中,少年还略微错愕的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不少熟人。

    当初丹城大比的玄罡宗几位长老与弟子,全部都到齐了,玄羽宗也不例外,但在玄古丹城趾高气昂的风涛陨,到了这却不敢那般高调,甚至连客卿勋章都没佩戴。毕竟玄古丹城的客卿在此地的含金量不同以往,再加上几月前的丹城大比又被强势崛起的少年把脸抽肿,风涛陨着实没高调的勇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