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时日不多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蹲在地上捂脸痛苦的俏丽女子,封世想要安慰,却有些词穷……

    事实上,身为挚友,他几年前便隐约想到了会有这幕。

    原因很简单,萧泰然的宗主之位,坐的太久了。

    久到其他人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萧泰然之所以如此,并非迷恋权势,而是想让让萧洛颜继承自己。

    四十余岁才得女,将其视为掌上明珠,自然想将自己的一切都给萧洛颜。

    但可惜,宗主之位,并不是永远都姓萧的。

    就好像,玄女宗的宗主阁,不可能永远都是宗主阁。

    封世无法评价对错,站在挚友的角度,他只能竭尽所能,为萧泰然疗伤,或者说……苟延残喘。

    若风雪月在场的话,定会发现封世短短几月不见,却好似苍老数岁,这是他动用医道秘术的原因。

    可以说,封世如今,就是拿自己的寿元在为萧泰然支撑,而且还极其不划算。

    萧洛颜哭了很久,才憔悴地站起身来,从灵戒中取出一朵花。

    一朵殷红如血的灵花。

    “封前辈,这是我从绝命之谷得到的续寿藏血花,肯定能帮上父亲。”

    见到此花,封世目光一颤,显然有些诧异。

    身为名医的他,怎会不了解续寿藏血花的价值和功效?

    但望着那双泛白的玉掌上的灵花,封世却一脸犹豫,没有去接。

    “怎么了封前辈?续寿藏血花,不是能延年益寿的奇珍么?难道父亲现在的状态,无法承受药力?”

    萧洛颜有些失神,似在喃喃自语:“那我去将灵花磨粉,一点点服用,总会有效果的。”

    封世没有去接,已经表明了什么,但她却不愿接受这噩梦般的消息。

    往日被人奉为女神的倩影,此时却手足无措,凄然可怜,让封世很难受。

    续寿藏血是奇珍不假,延年益寿的药效也绝非吹嘘,但是……

    “洛颜,老夫实话告诉你,这噬心吞灵蛊不仅恶毒,而且还极其痛苦,就如万蚁啃肤,毒针刺心,每次稍已灵力祛除老宗主体内的蛊毒,就好似剃刀刮骨,生不如死。”

    下此蛊之人,定是想杀之而后快,用心歹毒。

    说实话,封世已经不止一次想亲手了断掉挚友的性命,免得再受摧残。

    没有亲身体会,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痛楚。

    噬心二字,足以说明一切,躯体与心神的双重煎熬,简直就是折磨!

    但每当此时,萧泰然便毅然决绝,死死撑着那一口气。

    为何而撑,封世很清楚,萧洛颜更清楚。

    她更记得,父亲重病,已经有近两月了。

    整整数十天,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

    为的,就是不丢掉宗主之位,因为萧泰然一旦死去,那对萧洛颜暗中的悬赏,就会变为肆无忌惮的追杀!

    “老宗主虽能服用续寿藏血花,但效果却十不存一……”

    续寿藏血花本就是为寿终将寝之人服用的,自然不可能药力过猛,可前提是想要发挥出延寿数年的功效,那得是正常的寿命走到尽头。

    萧泰然这种情况,不仅效果大打折扣,而且蛊毒与他的生息已经融合,为前者服用,相当于间接滋养蛊毒。

    到时候,谁知道那种痛苦会到达何等程度?

    将一切说明后,封世叹道:“服用与否,得先征求老宗主的意见。”

    话虽如此,可他真担心,若萧泰然执意服用,自己要不要阻拦……

    两人又回到了屋内,萧洛颜擦掉了眼泪,强撑出一抹凄苦笑容,萧泰然眸中的怒意也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浑浊与慈爱。

    望着自己的掌上明珠已是芳名响彻一域的尤物佳人,那张干枯的老脸上扬起抹欣慰与释然。

    “老封,我还有多久时日?”

    萧泰然的声音嘶哑,仿佛随时都会戛然而止,封世身形一颤,唇间苦涩,强笑道:“老宗主别胡思乱想,我只差一株药引,就能治好……”

    蛊毒虽已侵浊浑身,但并没有影响萧泰然的心智,相反,那万蚁噬体的痛楚,让他无比的清醒。

    “老封,你知道为何这么多年你都当不上名医堂主么?”

    萧泰然好似自言自语:“因为你给人治病时,从不会遮掩脸色。”

    看似无关紧要的话,却让封世身躯一振,不忍再说:“老宗主,洛颜给你寻了一株续寿藏血花……”

    萧泰然闻言,看向倩影的目光更显疼惜。

    想在绝命之谷中寻得一株奇珍,要承受怎样的危险,他亲身经历过。

    不仅如此,续寿藏血花采摘时的艰难,萧泰然更是清楚。

    但自始至终,萧泰然的目光也没去看那足以让无数人疯抢的殷红灵花:“老封,这东西你收下吧,就当出诊费了……”

    封世想要拒绝,却被萧泰然挥手打断:“我知道你这几日动用了名医堂的秘术,拿去补补,别在为老夫折寿了。”

    仅是短短几句话,萧泰然便疼的满布冷汗,枯瘦的手臂上血脉更显暗红。

    如今还肯留在这间屋内的,无一不是萧泰然的生死之交,或是绝对忠于他的烟雨阁长老,见到这幕,忍不住悲从心来。

    “老宗主,你躺下吧!”

    “洛颜,快让你父亲躺下……别再说话了!”

    然而任凭众人如何劝阻,萧泰然仍不为所动,依旧将那能看清脊骨的后背挺得笔直,就如同他每次为倩影遮风挡雨时那般坚毅。

    “我这把老骨头,最多还能撑两个月吧?诸位,能否答应老夫临终前的最后一个要求?”

    那几近恳求的语气,让人简直不敢想象,这曾经是一宗之主的武道强者。

    身旁,跪扶在床榻的一位老者老泪纵横,声音颤抖:“老宗主,我等什么都答应您,只要您能好起来……”

    “宗主,你告诉我,当日究竟是谁暗算你!我豁出这条老命,也得将那杂碎千刀万剐!”

    本就不大的屋内,充斥着哀怒悲愤。提到当日之事,萧泰然浑浊的眸中好似闪过抹寒芒,但仅仅刹那,却又变得模糊,好似重未出现过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