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5章 蛊毒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沧桑到随时可能驾鹤西去的老者,萧洛颜美眸通红,泫然欲泣。

    老者,便是当今烟雨阁掌门——萧泰然!

    萧泰然三字,在玄岚地域如雷贯耳,七品宗门的领袖,甚至比起风雪月,威名更甚!

    但如今,英雄迟暮,噩疾缠身,再不负当年叱咤风云的英武。

    父子重逢,难免一番伤感,可老者那双浑浊到几近找不出任何色彩的眸中,却毫无喜悦,反而犹如一头苍老的雄狮般,努力支撑着自己最后的威严与怒火。

    毫无血色的嘴唇噙动,想要说些什么,可犹如刀绞的痛楚,却令其难以说出半个字。

    只是身旁的几位名医却手掌一探,不敢有丝毫马虎的灵力也泛起阵阵涟漪。

    俨然,因为萧洛颜的到来,让萧泰然强撑着残躯,刚才的怒火攻心,令他离死神更近了一步。

    “老宗主别动气……”

    为首的名医急忙劝道,掌中的灵力更加浑厚,才让萧泰然几近停止的呼吸恢复,但仍旧虚弱无比。

    这一切,俨然对他的消耗不小,擦拭掉额头的冷汗后,才半怒半怜的呵斥道:“洛颜,谁让你擅自回来了!”

    哪怕身为外人,可老者也知道这对父子如今的处境有多危险,说身在龙潭虎穴也毫不夸张!

    几天前,绝命之谷的消息传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萧洛颜已死。

    这则消息,在场的几位名医当然知道,但却无人敢将这噩耗告诉萧泰然。

    如今,见到萧洛颜回来,传言不攻自破,可他们却丝毫感觉不到庆幸和喜悦。

    这丫头回来干嘛!

    她难道不知道如今玄岚地域的悬赏已经抬高到何等价格了么?

    还是不知道这悬赏背后的黑手究竟是谁?

    萧洛颜擦了擦通红的美眸,强忍着泪水,对老者盈盈一礼:“我……放心不下父亲!”

    几位名医闻言,脸色一沉,却说不出什么。

    身为名医,救人无数,但自然也有失手的时候。

    生离死别他们见得太多,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能无动于衷,冷血麻木。

    相反,萧洛颜敢在这时候回来,让身为外人的他们不得不佩服前者的孝心。

    见老者的情绪又有些起伏,为首的名医长叹口气,急忙将萧洛颜拉出院外。

    “洛颜,你知道你现在回来,意味着什么么?”

    “死,或者,生不如死。”

    萧洛颜面无表情,仿佛在诉说件与自己无关的琐事。

    老者看在眼里,有些疼惜,替萧洛颜擦掉发梢的雨渍:“洛颜,不是老夫不想帮你,老夫也曾欠下萧老宗主天大的恩情,可是……贵宗的内斗,老夫与名医堂都无法插手。”

    说到此,老者不由想到岌岌可危的宗主阁。

    不过比起宗主阁,烟雨阁的内斗并不声势浩大,至少没到玄岚地域人尽皆知的地步。

    但不声势浩大,并不代表萧洛颜的处境能好到哪里。

    恰恰相反,如今在烟雨阁中,对萧洛颜来说可谓步步杀机。

    从进到宗门到听雨山,一路不知遭受了多少或戏谑或淡漠的眼神。

    “封前辈,我父亲他……真的只是闭生死关时经脉流岔么?”

    面对萧洛颜冷静到冷漠的质问,封姓老者叹了口气,欲说还拒。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病症不可能如此简单!

    生死关,顾名思义,本就存在着凶险与变数。

    “不止,若老夫没诊错的话,老宗主最后本能突破,但被人以剧毒偷袭,所以……才会如此。”

    萧泰然的症状并不难诊断,事实上哪怕只知道些医道皮毛的萧洛颜自己都能看出大概。

    “什么毒?”

    “洛颜,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封世张了张嘴,不想提及,但望着那双满布血丝的美眸,最终只得坦然道:“此乃蛊毒,名为‘噬心吞灵蛊’。”

    噬心吞灵蛊……

    听到此话,萧洛颜娇躯一颤,俏脸越发苍白。

    此蛊似毒非毒,实则为一种邪术炼成的蛊虫。

    蛊虫入体,一开始危险并不大,只是让人灵脉流岔,肺脏被毒气所侵。

    以萧泰然的实力,哪怕中蛊,只要在第一时间内用灵力将其逼出,也不会有现在的后果。

    但可惜,生死关的最后关头,灵力稍微流岔,筋脉便被灵力反噬,走火入魔,几近癫狂,最终还是几位忠于萧泰然的长老出手,才堪堪稳住。

    然而噬心吞灵蛊最可怕的地方便在于一旦在武者体内寄存,将会不断吸食其精血与灵力,到最后五脏皆被其所噬……

    身为名医,对蛊毒自然很清楚。

    而眼前的封世更是名医堂副堂主,也是前些天为素华诊断的三星名医,手段之高明,毋庸置疑。

    但可惜他是名医,却不是大罗金仙。

    噬心吞灵蛊恶化到现在,可以说蛊毒已经遍布萧泰然全身,与其融为一体,欲除蛊毒,几乎相当于杀掉萧泰然。

    诸多名医现在能做的,就是用灵力镇压,稳固萧泰然的残躯,使蛊毒只能侵浊精血,不能侵入五脏六腑。

    “此蛊可有办法破解?”

    封世闻言,笑容苦涩。

    想要破解,要么以精粹至极的灵力将蛊毒泯灭,要么……杀掉养蛊之人。

    “那,下蛊之人可找到了么?”

    望着萧洛颜那无助的模样,封世苦笑更甚。

    萧泰然闭生死关,有资格接近其洞府的,那都是烟雨阁的核心长老。

    说句难听的,就算找到人家,又能如何?

    既然敢下蛊,那就不怕你萧洛颜找上门去!

    况且,下蛊并不代表养蛊。

    普天之大,毒师又如生活在阴影中的老鼠,哪怕烟雨阁倾巢而出,都未必能找出来。

    而萧泰然现在,连身边的亲信都有人背叛,更别提号令全宗了。

    封世闭口不语,而萧洛颜也好似明白了一切。

    父亲自己,当然知道是谁偷袭,而以前也绝对能说话。

    可萧泰然宁死不说,很明显,是怕自己找上门去报仇。

    “都怪我太没用,让父亲落得如此田地!”知道此事后,萧洛颜反而更加心疼,父亲哪怕身中剧毒,却还用尽一切办法,呵护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