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5章 杀意凛然
    ,精彩小说免费!

    “水柔,跟过去,别让秋儿出意外…”

    婉音落毕,风雪月好似一瞬间憔悴了许多,但哪怕粉拳紧握,也终究狠不下心阻止。

    四象峰,胜败已分。

    擂台之上,仅剩十余位弟子苦苦支撑。

    台下,诸多同门随时准备接替,哪怕他们浑身伤口的鲜血还未止住。

    放眼看去,半数长老或多或少皆有伤势,各个面色阴沉如水,眸光赤红。

    而能支撑他们嘴角那抹冷笑的,是自己身上的数道伤口,全部还给了对方,而且只多不少。

    “轰!”

    一记重岳压下,惊得天字擂台的灵力护阵都战栗难平,山石碎裂,漫天尘埃。

    尘埃当中,一道身影略显狼狈地落地,还不时传来咳血声。

    黑袍舞动,罡风肆虐,尘埃散尽,显现出擂台之上那道沧桑身影。

    “方振,你输了。”

    依旧是短短五个字,却道明胜负。

    韦南天双手负背,立于擂台,脸色不悲不喜,看不透深浅。

    台下,方振嘴角挂着血迹,浑身衣袍也碎裂成烂布,身形摇摇欲晃,俨然是败者应有的姿态。

    可他嘴角那抹令韦南天厌恶的冷笑,仍旧没能褪散:“韦师兄厉害,方某自愧不如,不过……”

    “你赢了,又能如何?”

    本是败于擂台之下,但方振的姿态,却好似在高高俯视一般。

    方振的确有虽败犹狂的资格!

    此时的宗主阁,仅能苦苦支撑那十八处擂台,而且在三阁的攻势下,溃败只是时间问题。

    他虽不是韦南天的对手,那又能如何呢!?

    没到生死存亡,韦南天此战又是为了拖延时间,自然不会出尽全力,因此方振虽然落败,但也仅仅是略显狼狈而已。

    你赢了我,可宗主阁上下又输了!

    更何况,韦南天又是宗主阁大长老,输给他并不丢人。

    这一场胜利,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韦南天也很清楚,任自己实力强横,在三阁联手的大势面前,终究只是身单力薄。

    “嘭!”

    终究,一掌轰出,又有一位宗主阁弟子落败。

    而胜者,赫然是仇昕锐!

    “能破我护体灵力,你还算不错嘛。”

    话虽是夸赞,可仇昕锐哪有夸赞的意思,擦拭掉嘴角那抹血迹,反而显得嘴角的嗤笑戏谑。

    “宗,宗主阁之威,不可……”

    倒于台下的青年,身形魁梧,满是鲜血的五官仍难掩英武,但话未说完,便因失血过多而倒下。

    “程师兄!”

    诸多同门见状,顿时冲上前去。

    此人,正是长老亲传——程武。

    程武真的尽力了。

    接连三战,力挫神武阁两位内门,还将一位历练归来的玄女宗八杰轰下擂台,足以可见其实力不俗。

    但奈何,三场鏖战,本就浑身伤势,怎还是仇昕锐的对手?

    最后那戛然而止的低喝,更是让韦南天的心都在滴血!

    这孩子,是拿命在拼啊!

    “嘭!”

    与此同时,楚勋与尹琴之间也分出了胜负。

    楚勋没有仇昕锐那般碾压全场的强横实力,赢的不算漂亮,但终究是赢了。

    望着踉跄摔下擂台的尹琴,他的眸中闪过抹怜香惜玉,冷笑收敛,淡淡道:“尹师姐,承让了。”

    “今日伤到师姐,请容楚某他日登门致歉,不过现在可否劳烦师姐请李画竹来此,楚某与其也有一笔恩怨……”

    楚勋的语气也充斥着倨傲。

    原本他不可能赢的如此轻松,但绝命之谷的历练,让他收获颇丰,论实力,已然能胜过寻常长老亲传!

    “你……”

    玉手捂香肩,尹琴紧咬地贝齿中带着血渍,不复以往的俏皮。

    这家伙也和李画竹有仇?

    李师弟这是怎么了,以往在宗门没什么存在感,怎么今天仇家如此之多?

    韦南天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眼皮狂跳。

    云小子究竟做了什么啊!

    好在,楚勋的胜利除了换来一阵欢呼外,并没有太过显目。

    俨然,现在众人在乎的,只有宗主阁的溃败,至于那区区侍奉?可有可无。

    韦南天的目标达成了,可心底却满是不甘。

    这一战,本是麾下弟子斗志昂扬,哪怕互有胜负,他也认了。

    可三阁联手,人多势众,他输的不甘!输的悲愤!

    而且这一战,输的还不只是颜面。

    如此惨败,麾下弟子斗志低落,三月之后,拿什么抗衡神武阁的致命一击?

    今日过后,怕是又有不少弟子心灰意冷,要离开宗主阁了……

    想要改变这些,唯有弟子辈中赢一场。

    漂漂亮亮,就如仇昕锐那般近乎碾压的赢一场!

    可是,放眼宗主阁,谁人能做到?

    素华?

    光是想想,韦南天便苦笑摇头。

    素华是抵抗沐元明的底牌,尽管这招底牌构不成多大威胁,可也不能轻易暴露。

    更何况,素华来了,要对战的肯定是仇昕锐。

    素华虽强,可还做不到碾压仇昕锐。

    至于云千秋?

    韦南天更是连想都不想,狠狠咬牙,锦袍被罡风吹得猎猎作响。

    “三阁长老,还有谁敢于老夫一战!”

    嘶吼傲然,几欲震天,却更显英雄迟暮的悲凉。

    锐利如剑的目光扫去,三阁长老无人敢直视,但低头之余,嘴角闪过的讥讽戏谑,却让韦南天双目欲裂。

    无声的嘲讽,远比被打落擂台还要耻辱。

    仇昕锐站于擂台,脚下全是宗主阁弟子的鲜血,本是捍卫威严的见证,却成了他傲然而立的垫脚石。

    “那小白脸是打定主意当缩头乌龟了?还真是无趣……”

    与楚勋对视了眼,刚想和这位最近小有名气的八杰商量下什么叫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却见宗主阁的石路上,缓缓走来一道身影。

    身影不魁梧,不凌厉,步伐很慢,慢的却犹如泰山轰袭!

    “快看,那不是李画竹么!”

    此话一出,众人顺着目光看去,那俊逸清秀的五官,不正是李画竹?

    只是此时,清秀俊逸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森然杀意!

    见到这一幕,四象峰竟刹那间沉寂无声。

    只是刹那过后,却见众人的脸色骤变,叫嚷声跌送不断。

    尤其是韦南天,原本负手而立的孤傲身影,在此刻竟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这小子,是想坑死老夫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