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惨烈
    ,精彩小说免费!

    不是诸多弟子不讲同门情谊,事实上,他们真的已经尽力了啊!

    奈何仇昕锐太过妖孽,根本不是他们所能阻挡的。

    当然,连他们无法阻挡,李画竹自然也更不是对手。

    可现在对方的架势已经摆明了,就是要踩人扬威,与其让诸多同门一个个上去受辱,还不如让李画竹来与其做个了断。

    况且,现在也有不少人知道昨日鹰眉老者那一掌的事情,在众人看来,这分明就是因为素华师姐而衍生出的恩怨!

    他们不是想把李画竹往火坑里推,而是这种事,后者哪怕不敌,也该毅然决然地主动站出来才对。

    “哼,那小白脸呢?当日登临神武阁的时候,不是很硬气么?现在怎么当起缩头乌龟了!”

    说话间,便见擂台之上的仇昕锐闪过道道残影,掌印缥缈难寻,很快便又是一位弟子口鼻飙血,被赫然轰至边缘。

    “师伯,速断速决吧!”

    诸多弟子见状,不由内心一揪,齐齐拱拳请命,让韦南天的脸色越发阴晴不定。

    这让他如何决断?

    说实话,若李画竹还是那个李画竹,他早就派人去叫了。

    可现在的情况……他有苦难言啊!

    韦南天不知少年有没有离开,若此时被人堵在殿门外,怕是想走也难以脱身了!

    况且在他看来,无论是真正的李画竹,还是如今易容的少年,都绝非仇昕锐的对手啊。

    先不论被仇昕锐在万众瞩目下踩在脚下的羞辱,单看前者今天的嚣肆,不说把少年打废,那出手也轻不到哪去。

    炼神塔的行程,决不能耽误!

    “必须先把注意力引开,拖到李小子离开才行!”

    想到此,韦南天眸中精芒一闪,原本浑浊的双眸,爆发出与年龄不符的凌冽,死死锁视着冷笑不止的方振。

    “方振,你可敢于老夫一战!”

    方振原本还心有得意,端坐于此,看着麾下弟子将宗主阁一个个打败,心中颇为喜悦,甚至还有种谈笑间运筹帷幄的飘飘然。

    但韦南天的一声怒喝,顿时让他笑容僵住。

    不只是他,周围的无数弟子,甚至连宗主阁的长老也都愣住了。

    这老杂毛疯了吧?!

    方振承认,自己和韦南天早就不对眼,再加上三阁逼位,于公于私,都要有一战不可避免。

    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要知道,长老切磋,可不是弟子间那般闹着玩。

    现在除了守擂的鹰眉老者,和为了给阁主交代的鲁鸿外,其余三阁,哪怕再怎么不对眼,也未贸然出手。

    因为无论谁赢谁输,都伤不起。

    至少在三阁看来,等到宗门大比时再清算总账,远比现在动手划算多了。

    然而韦南天却打破了众人的认知。

    “若敢与老夫一战,就天字号擂台相见!”

    不待方振开口,韦南天身形便陡然扭转,只留下一阵被磅礴气势扭曲的空气,以及愣在原地,瞠目结舌的诸多弟子。

    方振见状,险些气到吐血。

    这老杂毛真够狡猾的,我若是不战,岂不是代表怕了他!

    换做以往,方振都未必会怯战,更何况他现在还代表了神武阁的颜面!

    既已刀剑出鞘,那便一战方休!

    “姓韦的,老夫也等你这么句话很久了!”

    长老之间的鏖战,一触即发。

    韦南天,宗主阁大长老,而方振在神武阁,亦是地位不低,堪称左膀右臂。

    这样级别的大战,不说百年难得一见,起码入门多年,在场所有弟子还没见过。

    顿时,众人便将李画竹的事情抛之脑后,纷纷将最中间的天字号擂台围拢,替各自的长老加油助威。

    “韦长老加油,必胜!”

    “方长老加油,壮我神武阁威严!”

    “qnmd!就凭方振也配是韦师伯的对手!?”

    “怎么,你不服?”

    “废话少说,有种就给我擂台分高低!”

    “打就打,岂能怕你?!”

    助威还没来得及呐喊几句,长老间的恩怨,便蔓延到弟子身上。

    望着拉扯推搡向擂台走去的弟子,方振脸色阴羁,却并未多说什么。

    虽说少年曾让他当众颜面尽失,可此时他却并未多想,至少想不到韦南天与自己动手,为的竟是拖延时间让前者安然离开……

    与此同时,宗主殿内。

    “秋儿,此去丹城,自己多加小心,多余的话娘亲就不说了,但你务必把这一千灵石装下!”

    望着风雪月玉手拎起比她自己还要重的木箱,不由分说地塞到自己面前,少年摸了摸鼻尖,虽说不差这些灵石,但这却是娘亲的心意。

    “灵石孩儿收下了,等我回来,再与娘亲谈天说地也不迟。”

    说话间,云千秋的面容变化,准备离去。

    风雪月与云水柔望着那道修长孤高,此刻却显得有些单薄的身影,美眸中尽是遮不住的忧愁。

    尤其是风雪月,这些天那双本该洋溢着高贵的凤眸,一直都隐隐红肿。

    因为她与少年的每一次离别,都很可能是永别。

    多说无益,云千秋准备出阁时,却听宗主阁外传来一阵聒噪。

    “放肆!宗主殿岂容你们在此喧哗!”

    值守的长老扬眉怒喝,但门外的弟子却脸色焦急,颤声道:“启禀长老,不是弟子乱了规矩,实在是诸多师兄负伤过重,特此来求宗主大人令牌……”

    “你要令牌做什么!?”

    “急需疗伤灵丹……”

    “胡说,那么多长老在场,有他们出面,难道灵药师公会还能拒绝么?”

    “这倒不是,但诸多师兄伤势过重,非奇珍灵丹不可治,再加上其余三阁长老故意刁难,公会那边……也很为难。”

    此话一出,值守长老虎目怒视,殿内听清一切的风雪月更是俏脸泛出寒霜。

    宗门有宗门的规矩,灵丹灵药都是要数的,灵药师公会也不是善堂。

    当然,有代表身份的令牌,自然可以赊账。

    但面子再大,赊账也是有限度的。

    这并非刁难,而是无规矩不成方圆。

    但也正如此,才让风雪月感到怒意。

    要宗主令牌才能动用的灵丹灵药,那可都是起死回生的奇珍啊!寻常切磋,怎可能出手如此之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