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炼神塔
    ,精彩小说免费!

    “炼神塔?”

    云千秋剑眉微蹙,却听风雪月解释道:“没错,秋儿你是丹城客卿,应该听说过,不过比起玄古丹城的炼神塔,玄岚丹城那座,对修神的益处更强。”

    少年当然听说过炼神塔。

    炼神塔,顾名思义,锤炼精神力。

    炼神塔内,有着丹道先贤留下的特殊阵法,对于精神力的增益极强,在其中修神,可谓事半功倍。

    当然,天底下没有此等好事,想要进入炼神塔,不仅要花费灵石,而且还要承受精神力之刃的磨砺。

    而且越往炼神塔的顶端,精神力之刃便越发凌厉,甚至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在其中每一刻,对于识海都是种锤炼。

    对心智坚毅者来说是锤炼,可对于心智懦弱者来说,就是一种煎熬了。

    在云府时,曾经听牧隆说过,玄岚地域的炼神塔远比玄古地域要强,前者有九层之高,而后者却仅有三层,可见差距之大。

    当然,炼神塔每次开启,需要耗费海量资源,所以才会一年一次。

    期间,整座玄岚地域的灵药师,甚至上九流职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到场,为的便是这难得的锤炼机会。

    同样,也让云千秋看到了机会!

    在炼神塔中,哪怕是最寻常的第一层,对于精神力的增幅都有两成之强!

    若是能登临顶层,那生生造化功真正逆天的修行速度,便能显现出来了!

    当然,这其中会承受痛苦与锤炼,可是比起为母亲分忧外,算的了什么?

    “娘,孩儿明日便动身前往玄岚丹城。”

    打定主意后,少年那双星眸中迸发出昂然的斗志!

    论精神力控制造诣,天下谁能与他相提并论?

    缺的,就是一个机会罢了!

    然而风雪月望着云千秋莫名升出的自信,不禁有些疑惑,更有些担忧。

    她疑惑的是,就算秋儿的功法需要精神力催动,可短短两月,哪怕是登临炼神塔顶,还能跻身半步武王么?

    况且在炼神塔中,精神力控制造诣和心智毅力的确重要,可识海的强度与境界也不容小觑。

    秋儿怎么看,也才武炼中阶的精神力吧?

    别说登临塔顶,风雪月听说过炼神塔的恐怖,就算是玄岚地域那些自诩丹道天才的后辈,能在第一层待上半月就不错了。

    最多,也不过是在下三层炼神罢了。

    从第四层开始,那都得是凝聚出精神力之体的武王境强者才能染指的。

    况且,锤炼识海就已经够危险,稍不小心便会留下创伤,怎还能分心运转功法?

    就算运转,这么短的时间,怎可能达到半步武王境?

    就算达到,可秋儿毕竟是修神为主,武道理应稍弱几分,根本不是耀火战体的对手啊!

    如此多的担忧,化为了风雪月满是心疼地劝阻:“秋儿,娘知道你的心意,你若执意要去炼神塔,娘绝不阻拦,但炼神归炼神,决不可一心二用……”

    说话间,风雪月眸中甚至还泛出抹泪光。

    云千秋看在眼里,心底一揪,语气温煦:“娘,放心吧,孩儿会量力而行的。”

    话虽如此,可少年收敛于星眸深处的昂然,哪有半点量力而行的意思?

    若此时不拼上一把,难道等着母亲下场凄惨时再后悔么?

    此生,他绝不留遗憾!

    母女两人也知道,少年去意已决,根本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终究,风雪月紧咬银牙,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静:“好,不过以防万一,秋儿最好等明日武道大会时再走。”

    “届时全宗上下都集结于四象峰,正好能掩人耳目。”

    “嗯。”

    颔首之余,却不见少年藏于袖中的双拳紧握。

    好不容易重逢,绝不能让母亲再黯然伤神!

    这一夜,对玄女宗上下,注定无眠。

    栖凤山上,不时传来弟子或舞剑或练拳的赫赫劲风声,诸多长老亦是面容肃穆,闭关潜行,只待阳光刺破天际的那刻来临。

    论起战意,神武阁也丝毫不逊色。

    沐霸雄的喝令一出,在灵石的怂恿下,诸多弟子怎可能懈怠?

    更何况,宗主阁和神武阁的恩怨不是第一天结下,阁内弟子之间,自然也不是最近才互相看不顺眼。

    总之,四象峰上,诸多执事趁着夜色在做着最后的布置,天色昏沉,无星无月,好似暴雨来临前的黑云遮穹。

    玄女城内,楚家。

    身为八杰之一,又是族中最优秀的天才回归,理应是一片喜庆,但此时的厅堂当中,却传来阵阵愠怒的沉喝。

    “什么?整整三天,二弟竟然还没法下床?”

    厅堂内,一位身穿缎蓝开肩劲袍,面色冷厉、身形瘦高的青年正目光狠厉地眺望着远方。

    那是玄女宗的方向,准确的说,是宗主阁的方向所在。

    “知道是什么人打的二少爷么?”

    楚勋不愧能在神武阁内门占有一席之地,论其威势,颇为凌冽,厅堂内的空气都好似停滞般。

    “回……回禀少爷,动手之人,好像名叫李画竹……”

    先前与楚俊在酒楼作福作威的武夫不敢隐瞒,抖如筛糠,甚至添油加醋的交代出来。

    “李画竹!?”

    楚勋眉头一扬,眸光越发冷然。

    宗主阁弟子近千,若说其他人,他还未必可能认得,可是李画竹的名字,楚勋怎可能没听过?

    宗主大人的侍奉啊!

    恼怒归恼怒,可楚勋毕竟不是傻子,或者说以他的地位,还没到能随意蹂躏李画竹的地步。

    毕竟,虎落平阳也是虎,宗主大人的余威,不是他一介内门弟子能挑衅的。

    “二少爷可曾跟他提起过我的名讳?”

    楚勋自认,在宗主阁弟子当中,自然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哪知武夫闻言,一阵畏颤过后,才支吾道:“回禀少爷,提,提过了,可那家伙非但没有罢休,反而下手还更狠了……”

    “咯崩!”

    茶水飞溅,茶杯更是被楚勋生生捏为齑粉。

    武炼高阶的气势,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好一个李画竹,不就是宗主身后跟着的一条狗而已!竟然连我楚勋的面子都不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