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6章 要战,那便战
    ,精彩小说免费!

    关于尹琴的警告,云千秋郑重点头,铭记在心。

    好在,少年并未与素华真发生什么,所以云水柔的醋意,终究化为一道微红的掐印后便作罢,甚至走下栖凤山时,还略带心疼地替前者揉抚。

    感受着柔若无骨的玉手为自己轻抚掐印,云千秋略感享受,四目相对,却见云水柔俏脸一红,小鹿乱撞地扭过头去,樱唇微嘟。

    “云弟越来越没正经了,离别这半年,肯定又背着姐姐……”

    说到最后,婉音细如蚊呐,但那双美眸中的幽怨却让少年浑身一颤。

    对啊!

    仔细回想,这半年时间,自己好像又多了两位红颜知己呢!

    这还是不算出于恩情却泛出其他情愫的萧洛颜!

    到时候,自己该如何解释呢?

    揉了揉生疼的额头,如今麻烦已经够多,云千秋不想被自己坑死,这种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

    一路无话,实际上少年有很多话想说,但奈何过往的皆是同门,他只得乖乖走在云水柔身后一步,扮足侍奉弟子的仪态。

    回到宗主殿时,却见风雪月正和诸多长老商议着什么。

    “这次武道大会,沐元明闭关,素华受伤,其余两位首席应该也不会出面,程武尹琴他们,应该能够应付的来吧?”

    说话的是韦南天,提到素华时,不免有些低落,但还是撑出一方长老的威严。

    武道大会是玄女宗三年一次的盛事,雷打不变,而宗门大比却无定期,若非沐霸雄逼位,至少还要等十余年,风雪月隐退时才举办……

    但不论如何,宗门盛事还是要有条不絮的举办,而且最近两日不少弟子出关,战意昂然,决不能冷落退缩。

    此话一出,果不其然,当即有几位长老附和。

    “没错,论弟子辈的实力,单打独斗,我宗主阁还没怕过谁!”

    “哼,沐霸雄那贼子定欲借此次武道大会,扬威立狠,那便和他战!让贼子知道,宗主阁之威不可侮辱!”

    侯在殿外,云千秋不得不说,弟子的脾气血性,有很大一部分源自于长老的耳濡目染。

    看这架势,若非风雪月周旋劝阻,怕是现在就能打到神武阁啊。

    韦南天捋着银须,眸中闪烁着不符合其老迈年龄的精芒,俨然对于诸多同门的话深以为然。

    三月之后,谁都知道宗主阁要面临什么,可以说现在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既然如此,在此之前,让诸多弟子战个痛快,战个此生无憾,又有何不妥?

    颔首过后,韦南天终究老谋深算,考虑稳妥:“若各传承首席都不出面,我那不成器的徒弟还能撑几分台面,可问题是……”

    “方振和陈泽那俩老杂毛,若是趁此期间,怂恿长老与我等战之,该当如何?”

    此话一出,大殿内顿时沉默。

    不少长老虽面含怒意,但却并未轻易开口。

    弟子辈只要不闹出人命,怎么打都无妨,大不了来一句年轻气盛。

    可长老不同啊!

    长老,尤其是此时身处殿内的长老,那都是宗主阁的中流砥柱,每一位都战力不俗,决不能轻易有所闪失。

    论单打独斗,韦南天当然不惧,可关键是……

    今天宗主召集所有长老商议,但却有三成长老以闭关调养各种理由缺席。

    明天就是武道大会了,有没有必要闭关,不言而喻。

    缺席,便代表了他们的立场——明哲保身。

    宗主阁的确团结,面对三阁逼位,绝大部分都选择抗衡到底,实属难得。

    可三成说起来不多,但别忘了,每一位,都曾是宗主阁的砥柱之一,每一位,都曾是曾经呕心沥血的同门啊!

    可以说,那每一处空着的席位,都让韦南天感到无比的心痛。

    而且别忘了,大殿当中,还有明面附和,实际为沐霸雄暗棋的内奸啊!

    此等惨淡局势尽收眼底,让韦南天脸色越发难看阴沉……

    就连风雪月都抿唇不语,坐于凤椅之上,她必须考虑,这些同门长老,一个都损伤不得。

    哪怕站于个人角度,这些都是与她交情多年的师兄弟,怎忍心被算计?

    云千秋两人站于殿外,如此重要的商议,哪怕是亲传弟子云水柔,也只得默不作声。

    片刻过后,却见一位老者鹰眉高挑,沉喝刚毅:“韦师兄,你太过多虑了!若那帮老杂毛敢挑衅,打便是了!”

    “老夫早就看那帮家伙不顺眼了,正好借这机会教训一顿!”

    “没错,想李画竹那等小辈都敢冲冠一怒为红颜,只身登临神武阁,我等一把年纪,难道还越活越落魄不成?”

    “三阁若战,我等便战!”

    “战!”

    能全部同意让麾下弟子放下拳脚不留遗憾,诸多长老自然不可能龟缩在后,恰恰相反,捍卫宗主阁威严时,他们会以身作则!

    宗主阁内,喊声震天,望着战意激昂的诸多老者,风雪月嘴角的笑意有些苦涩,将目光投向左侧首位的韦南天。

    出乎意料的是,老者这次竟眼观口鼻,缄默不语,用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

    事实上,韦南天也早就看方振不爽了!

    若能趁此机会,先解决了沐霸雄的狗腿子,也未尝不可……

    终究,风雪月也有了一丝意动。

    在那绝美高贵的仪态下,也藏着一颗天之骄女的心!

    凤袍一挥,狂风暴掠。

    “传本宗主之令,阁内弟子每赢一场,奖十枚灵石!”

    “若赢神武阁弟子,赏三十枚灵石!”

    宗主的态度表明,立即让诸多长老齐齐赞叹。

    “宗主英明!”

    虽说风雪月并未说长老有何奖励,可他们也不需要赏赐,就如他们不需任何理由,也会坚守捍卫宗主阁威严一般。

    或许,身上的这身长老锦袍,便已经是最好的理由。

    不仅如此,云千秋还发现,躲在大殿外墙角偷听的程武等人,亦是满脸跃跃欲试,摩拳擦掌,更有甚者,早已快如狗似的向栖凤山报信,俨然是通禀消息去了……商议散去,少年目送诸多长老离去,拱拳行礼的态度恭谨,无可挑剔而又发自肺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