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心死
    ,精彩小说免费!

    素华的确很好看,云千秋说的是实话。

    但如若眼神能杀人的话,怕是早就被仇昕锐千刀万剐了。

    可惜,在栖凤山,尤其是这间竹屋内,他不敢太过造次。

    “李画竹,有你的!”

    败北过后,仇昕锐干脆懒得再和两人佯装风度,毕竟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博得素华的好感!

    只要让素华师姐高兴,尹琴还敢给自己摆脸色?这小白脸还能如此嚣张?

    正当此时,却见素华缓缓睁开了杏眸。

    杏眸圆润,其中的目光就如玉膝下的冰魄寒玉般,纤尘不染,清冷雅丽。

    刹那间,杏眸中闪过抹妖异红芒,云千秋看在眼里,只感觉完全与素华的气质相驳,狂暴残忍。

    终究,素华缓缓睁眸,透过寒玉散发的冷雾,犹如樱瓣的嘴唇轻启,婉音却充斥着不加遮掩的反感。

    “谁让你进来的?”

    能让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端庄到无可挑剔的素华如此反感,可想而知愠怒到何等程度。

    还好,质问并不是冲着云千秋,而是脸上刚堆起笑容的仇昕锐。

    “素华师姐,你……”

    还没来得寒暄‘你醒了’,仇昕锐便被那满是鄙夷的星眸激的浑身一颤,脸色渐变。

    “素华师姐,我……我做了什么,让你如此……”

    仇昕锐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和这小白脸之间的待遇差距会如此之大!

    别说是他,就连云千秋和在旁的尹琴也丝毫想不明白。

    以前李画竹和仇昕锐不合,这是众所周知的,素华也不例外,对此,她只是偶尔偏向李画竹,还远不止于厌恶。

    “你很好,你什么都没做。”

    素华平静的婉音中还隐隐颤抖。

    平静,是因为她不想为眼前这人渣有半点情绪波动,而颤抖,则是因为回想那事,她都压抑不住内心的反感!

    然而此话一出,却让屋内的其余三人懵了。

    尤其是仇昕锐,脸色一阵铁青一阵恼红,心想我什么都没做,你就如此冷眼相对,但偏偏对待素华,他如何都不敢发怒。

    望着屁事没有端坐在旁的云千秋,更是忍不住升出一抹无名火。

    终究,素华又缓缓开口:“在战凰山的时候,你什么都没做。”

    咯噔!

    此话一出,仇昕锐脸色骤变,心虚到急忙躲闪目光。

    在旁的尹琴微微恍然过后,看向其的目光也满是鄙夷。

    战凰山历练,仇昕锐身为四大首席,也参与了。

    而外界虽宣称,素华是被灵兽所伤,可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传言有多假。

    而沐元明出手偷袭之时,仇昕锐却从未想过帮忙!

    甚至直到素华被重伤到丹田,他也无动于衷!

    这等窝囊,对于任何一位女子来说,都是无法容忍的恶心!

    就犹如情侣逛街,遇到小混混打劫,男子非但不挺身而出,还把女朋友丢下独自跑路……

    反观李画竹,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只身前往神武阁。

    虽说被方振一掌拍晕,可和仇昕锐比起来……两人的行为完全没有可比性!

    也难怪素华会如此动怒,若非伤势未愈,难以离开寒玉蒲团,她早就动手将仇昕锐驱赶出去。

    “仇师兄不愧是涅渊阁首席,对师姐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在旁的尹琴也忍不住讥讽,同是女子,她怎能不理解素华的心情?

    被两女冷眼以对,仇昕锐只感无地自容,但对云千秋却更为恼火。

    不就是找上神武阁啊!

    区区侍奉弟子,一条贱命,当然不怕死!

    自己是涅渊阁首席,哪能轻举妄动?

    再说了,那小白脸帮你报仇了么?

    还不是被方振一掌拍晕扔了回来!

    凭什么自己就要被反感,而这小子博得芳心?

    仇昕锐咬了咬牙,一阵愧疚过后,又强撑出抹笑容。

    “师姐教训的是,当时是我畏手畏脚了,但你与沐师兄之间,我实在……”

    支吾过后,仇昕锐急忙从灵戒中取出一朵灵花,满脸真挚殷勤地递到面前:“师姐,不瞒你说,从战凰山出来后,我便一直挂念你的伤势。”

    “这些天我费尽心思,才搜寻到这株‘天山寒雪花’,当即便给师姐送来……”

    说罢,仇昕锐还学着少年夸赞好看时的真挚表情,狠狠道:“如若师姐还生气,我这便去找沐师兄,无论胜负,全当给师姐出气了!”

    不得不说,仇昕锐能被诸多女弟子魂牵梦绕,自然有其过人之处,这变脸的速度,让云千秋在旁看的一阵咋舌。

    当然,最让少年动容的,还是那朵天山寒雪花。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奇珍灵花啊!

    花瓣雪白,却蒙着一层冰晶,闪映雪光时,令本就清凉的竹屋内温度骤减。

    此花若给冰相灵力武者,绝对是大补之物。

    同样,一物降一物,对火相灵力的创伤,有着极强的治愈力!

    仇昕锐手中的灵花共有五瓣,云千秋暗暗估计,这至少要近千灵石吧?

    近千灵石的礼物,出手不可谓不大方。

    望着少年微怔的嘴角,仇昕锐忍不住暗暗得意。

    小白脸,跟我比,你还差远了!

    他之所以肯厚着脸皮,被尹琴挤兑也不识趣离开,就是依仗这朵天山寒雪花。

    有如此厚礼,定能让素华师姐心动,最起码能消消怒火,到时候,大不了自己也去神武阁一趟,叫嚣几句呗!

    虽不敢打扰沐元明的闭关,可演戏谁不会?

    实在不行就请方振长老也把自己一掌拍晕!

    越想,仇昕锐便越发得意,却丝毫没注意到那双杏眸中的厌恶,正在渐渐消失。

    没错,就是消失!

    素华虽不懂男欢女爱,可至少不瞎。

    仇昕锐那点想法,她如何看不出来?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素华彻底死心。

    她原本还考虑,仇昕锐说到底是涅渊阁首席,在战凰山,确实不方便对沐元明出手。

    然而现在,心底的最后一丝善念,终究消散。

    他以为,自己对待别人的脸色,是要看对方送的礼物价值?

    厌恶至极,说明素华眼中还有仇昕锐这个人。

    可现在的目光,却是犹如陌生人般的冰冷。

    “滚!”不夹杂任何感情的一个字,响彻整座竹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