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不好意思,没时间
    ,精彩小说免费!

    “让他进去吧。”

    沉默片刻,云水柔脑海中传来少年平淡的传音。

    闻言过后,她不禁美眸一怔,有些不可思议。

    让仇昕锐进去,和引狼入室有什么区别?

    而且云弟,你貌似忘了现在的身份啊!

    然而不同于云水柔的错愕,云千秋脸色却出奇的淡定。

    他当然没忘掉身份。

    甚至正因为帮李画竹着想,他才肯同意放仇昕锐进去的。

    毕竟,帮朋友顺便敲打一下情敌,对云千秋而言不过举手之劳。

    “算了,栖凤山再怎么说也是修行重地,量仇昕锐也不敢胡来,再说凭云弟的本事……”

    想到此,云水柔才颔首道:“仇师兄一番好意,自然不能拒之门外。”

    此话一出,仇昕锐不禁大喜,强忍着得意笑道:“多谢云师妹,这份人情,仇某记住了。”

    他本以为云水柔会护短,那还真有些麻烦,没想到竟然答应了!

    在仇昕锐看来,最麻烦的,就是如何进到素华的洞府。

    问题迎刃而解,剩下的,自然就是踩着李画竹来彰显自己!

    在旁的守门弟子则是一脸失落,欲言又止,想质问云师姐为啥答应这本该拒绝的要求,碍于身份却又忍住了。

    最终,只得向李画竹投去怜悯的目光,摆明了再说——好自为之,别被仇昕锐踩的太惨。

    对于那人的好意,云千秋并未表露身份,毕竟前者不知道,就是他默许的!

    而仇昕锐收入眼底,得意之色更甚,他甚至已经忍不住在脑海中幻想李画竹丢人现眼的模样。

    走入洞府,幽静雅然。

    其中,花草点缀,清香舒心,以云千秋的目力,自然能认出来,那绝非寻常花草,而是价值不凡的灵药。

    灵药看似随意载重,实际赏心悦目之余,还摆列为凝聚灵气的阵法,使这处洞府灵力浑厚,修行事半功倍。

    较为重要的几处,竟是以奇珍为阵眼,可见玄女宗的底蕴,以及首席弟子的待遇。

    要知道,在玄天宗,哪怕是峰主级别的洞府,也无法和此处相比,可见差距之大。

    “你们先进去吧,我在园中逛逛。”

    云水柔轻喃一声,栖凤山每时每刻都有长老暗中镇守,她倒真不担心仇昕锐以武力欺人。

    离开之前,她还不忘向少年投去一抹拜托的目光,俨然,是期待后者能妙手回春,创造奇迹。

    “云师妹慢走。”

    望着那道倩影丝毫不理会自己的缓缓离去,仇昕锐才收敛眸中的贪婪,投向云千秋时,却化为了与翩翩外表截然相反的狠厉。

    “李画竹,你今天的狂妄,让我很不爽!”

    四下无人,仇昕锐自然懒得遮掩他的狰狞面容:“你以为为素华师姐做了些贻笑大方的蠢事,就能让她看上你?”

    “若非你小子命好,得宗主大人收留,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算!”

    在仇昕锐看来,若非侍奉弟子的身份,凭李画竹的天赋,撑死也就能勉强混入内门,众生碌碌无为,凭什么能近水楼台?

    对于仇昕锐的变脸速度,云千秋微微一愣,不过却并未因为对方的言语恶毒而有所恼怒。

    反而余光不经意间瞥视了眼竹屋,这个距离,没有隔音符,素华师姐应该能听清吧?

    于是,少年双手环胸,一脸悠然:“你想怎样?”

    轻飘飘的四个字,让仇昕锐表情一怔,随即更显气急败坏。

    云千秋的反应,让他极为恼火,却又好似攻势刚猛的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无力。

    妈蛋!这要不是在宗主阁范围,老子分分钟就捏死你!

    想毕,仇昕锐嘴角扬起抹冷笑:“既然如此,我就明告诉你,李画竹,凭你,也配和我斗?”

    “若不是担心素华师姐责怪,这些年我早就有机会废你无数次!你听清楚,如今宗主阁是什么局面,我懒得多说,识相的,还是先想想如何明哲保身!”

    说罢,眸中还闪过抹森然凶芒:“否则,连命都丢了,也就没机会再送枣花糕了!”

    除了言语威胁,仇昕锐还不忘展露气息,武炼巅峰的强横,瞬间压向少年,让他脚步不由一踉,脸色却越发阴沉。

    若非不愿暴露气息,云千秋怎会惧他?

    但面对仇昕锐的强势,少年站稳脚步后,却忽然扬起抹冷笑:“仇师兄所言极是,给人当狗腿子都能如此耀武扬威,论明哲保身之道,我还真得向你请教一二呢!”

    狗腿子三字,听得仇昕锐一愣,随即却陡然暴怒,气息更显凶狠!

    云千秋话里的意思,他怎能听不出来,这是在嘲讽他涅渊阁与神武阁狼狈为奸啊!

    若说实力最弱的断月阁,想依靠沐霸雄这次的逼位来壮大自身,仇昕锐承认,可涅渊阁什么时候成狗腿子了?

    就算是,也轮不到他这区区侍奉弟子多嘴啊!

    更何况还不是!

    可想而知,仇昕锐现在有多愤怒。

    甚至他都忘了此时就站在梦寐以求的女神院外,狠声道:“李画竹,看来你跟随宗主多年,越发膨胀了啊!”

    “等明天的武道大会,我倒要看看,你的实力有没有你的口舌这般厉害!”

    等明天自己向李画竹发起挑战,若他迎战,那就好好蹂躏一番,若他怂了……

    仇昕锐当然有无数种办法将此事传到素华耳中,让这小白脸丢尽颜面!

    事实上,仇昕锐早就想动手了,奈何李画竹平时都侍奉在风雪月身边,这次武道大会,对他而言正是机会!

    然而却没想云千秋只是摸了摸鼻尖,对眼前这位武炼巅峰、弟子一辈中排名第三的涅渊阁首席没有半点惧意。

    “不好意思,武道大会,我没时间。”

    云千秋是真没时间。

    武道大会对他而言,已经不再重要,关键是三月后的宗门大比。

    但仇昕锐闻言,却又惊又怒,暗道这小白脸厚颜无耻:“你……”

    在他看来,分明是想拿侍奉宗主当借口逃避啊!

    但还没待其再说什么,却听竹院当中,传来一阵清冷不悦的婉音。

    “仇师兄,你在此大呼小叫,就不怕影响到素华师姐休养么?”

    这道声音的主人,云千秋略微熟悉。正是两天前与程武一起怒视方振的长老亲传——尹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