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可悲的背叛者们
    ,精彩小说免费!

    “没有!”

    数十人激昂的低吼,声欲震天,直冲云霄。

    宗主大人没有骗他们。

    还肯留在宗主阁的弟子,每一位,都得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半步地阶武技!

    这让众人感到油然的骄傲和战意。

    谁说宗主阁虎落平阳了?

    若这都算虎落平阳,那三阁联手又算什么?

    不仅如此,众人看向风雪月的目光中亦满是赤诚感激。

    哪怕知道三月之后,宗主阁就要面临最飘摇不定的动荡,可他们仍旧选择留下,可想而知有多忠诚。

    如今,这份忠诚,还得到了该有的回报。

    望着气势昂然的众人,方振三人不由脸色一变,心底仅剩的侥幸,也被彻底碾碎。

    他们是眼睁睁地看着几十人一个个进去的。

    从先前的低落迷茫和疑惑,到出来之后的激动喜悦,说判若两人也不足为过!

    以方振的性格,自然会怀疑这是风雪月演的一出戏罢了,目的是为了找回颜面。

    可是现在,仔细想想,风雪月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么?

    这种把戏,一旦被戳穿,未免太可笑幼稚了。

    更何况,就算风雪月演戏,可这些弟子呢?

    方振自认不傻也不瞎,相反他能成为神武阁主的左膀右臂,眼光是何其毒辣精明?

    可是现在,他无法从这些弟子身上找到半点心虚和做作。

    有的,仅仅是无与伦比的底气。

    那种底气,是装不出来的。

    方振惊了。

    惊骇之余,心底甚至还升出了一抹令其后冷汗淋漓的惧意。

    没错,就是惧意!

    他不怕风雪月,也不怕韦南天,可他怎能不怕传承数万年的宗主阁?

    或者说,怎能不怕那几十卷半步地阶武技?

    现在,已经不是在意争强斗气的时候了。

    身为宗门长老,方振如何不知道人手一本地阶武技意味着什么?

    可以说,这些来自各大帝国势力的弟子,为何对玄女宗崇敬有加?

    说到底,不就是为了追求强大的武道么!

    而玄女宗又为何能立足七品宗门,传承数万年,名震玄岚地域?

    不就是因为这强横可怕的底蕴么!

    武技,不仅是武者安身立命的根本依仗,还是衡量一宗强横的基本底线。

    方振本以为,以神武阁这些年韬光养晦,仅此一家就能碾压宗主阁,更何况是三阁联手?

    可此时……

    宗主阁一家,便拿出了远超三阁的武技!

    “我等愿誓死追随宗主!为宗主阁血战到底!”

    在程武的带头下,众人越发激昂。

    “追随宗主!血战到底!”

    “愿与宗主阁共存亡!”

    若非此处乃是藏经阁重地,恐怕只要有一人带头的话,众人便会和叛出宗主阁的同门以死相搏。

    当然,现在,已不能再叫他们同门了。

    那些人不配。

    而那些站于方振身后的叛阁之人,则是各个沮丧后悔,更加惭愧难当。

    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也好,见风使舵也罢,他们终究叛出了宗主阁,再也没回去的机会。

    尤其是因为地阶残卷而动心的,更是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一时贪念,竟铸成大错……

    陈泽看在眼里,脸色越发阴沉难看,这次大出血才挖来的弟子,还没领会阁内,就后悔犹豫,这可绝非他想看到的。

    “哼,宗主大人口口声声说人手一本,但我等从头到尾又没能看到,如何能相信?”

    陈泽的怀疑不无道理。

    武技我又没见到,你说有就有?

    然而此话一出,身旁的方振却嘴角狠抽,暗骂蠢货。

    若质问有用的话,他早就在陈泽之前发难了。

    只见韦南天上前一步,眸中带着看待白痴的轻蔑:“陈泽,你这把年纪是活到狗身上了么?”

    “武技传承,乃宗阁之秘,你有资格看么?”

    “更何况,推己及人,有种你把许诺的地阶残卷拿出来让本长老先过目一番啊!”

    接连的呵斥,让陈泽无地自容,脸色更像吃了苍蝇般恶心。

    刚才怒火攻心,结果被这老东西一顿狗血淋头。

    是啊,武技传承,本就不可能让外人知晓。

    更何况韦南天的话无法反驳,想看我们的武技,那先拿出你的啊!

    地阶武技,那都是三阁的珍藏,平时都连自家长老都轻易不得翻阅,更何况对如今似敌非友的宗主阁坦诚相待?

    韦南天感到解气之余,瞥到脸色淡然的少年,却好似想到什么般,猛然一惊。

    光说陈泽了,自己刚才,好似全程看着云千秋一本本把武技写出来啊!

    那速度,恐怕跟默写古诗没啥区别。

    但这可是地阶武技啊!

    这小子脑袋里究竟藏了多少惊世之传?

    几十本地阶武技,随随便便就写了出来。

    最关键的是,完全还没有和自己见外。

    刚才全程叹为观止,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貌似忘了避嫌啊!

    到了韦南天这等境界,记忆堪称过目不忘。

    可以说他现在回去,完全能凭借记忆,将那些地阶武技撰写出来!

    如此珍贵之物,云千秋竟然连半点藏私的打算都没有。

    除了信任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些武技,本就是少年打算送给宗主阁当做见面礼的,何必藏私?

    一出手,几十本地阶武技……

    瞥开实力不说,单凭这份手笔,放眼玄岚地域,谁人能比?

    惊骇之余,韦南天甚至都忘了考虑,如此多的地阶武技,少年是从何得来……

    他也没考虑,云千秋之所以不藏私,除了信任他之外,关键是……不就是半步地阶武技而已,看就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最后一种原因若是让韦南天知道,怕是得当场惊到吐血。

    “宣宗主大人之命,凡今日转于三阁修行者,视为叛出宗主阁,永不原谅!今日过后,再不可踏入宗主阁半步!”

    云千秋踏出一步,侍奉弟子这时,有代替母亲高声宣令的权利。

    这一道宣令,犹如记记重锤,狠狠地砸在那些弟子的心中。

    这是他们今生无法洗刷的耻辱。

    少年星眸闪烁,锐利似剑。他发誓,除了耻辱外,今后会用行动告诉这些他平生最恨的叛徒们,叛出宗主阁,还会是他们最后悔的蠢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