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暗子
    ,精彩小说免费!

    “张某无能,这辈子恐怕止步于内门而已了,人为财死,请宗主大人与各位长老恕罪!”

    说话间,仓惶行礼,随即便狼狈地向方振跑去。

    诸多弟子看在眼里,目光可谓杀意森然。

    比起方振,他们俨然最痛恨叛徒!

    脾气火爆的韦南天更是忍不住,浑身锦袍舞动,怒意大盛:“判阁贼子,你再向前一步,今后就逐出宗主阁!”

    却没想此话一出,风雪月竟开口阻拦道:“韦长老……”

    求求你别再说了!

    若非她知道这位师兄对宗主阁呕心沥血,忠心耿耿,都忍不住怀疑在和方振唱双簧了。

    这张禄明显是想叛阁,正愁找不到借口,你主动把人家逐出去,能令他回心转意?

    恐怕连良心都不会痛下半分……

    韦南天见状,脸色一沉,却不敢再多言。

    身旁一位鹰眉老者见状,好似想到什么般,身形将要掠起。

    “竖子既已叛阁,便不是宗主阁之人,一身修为武技却受宗阁传授,想走可以,先把这些年宗主阁付出的还回来!”

    鹰眉老者五掌虚抓,想以此招废其修为,顺便震慑其他弟子。

    叛阁,废出修为,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若非形势所迫,鹰眉老者定会让张禄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正当此时,却见方振挂着冷笑,上前一步,将那掌威硬撼:“陆长老,你难道忘了韦长老所说之话了么?”

    “堂堂长老,却接连为难一个小辈弟子,不觉得丢人么?”

    同样的话语,却令韦南天等人气血翻涌,愤怒至极。

    这家伙,也太阴险了吧!

    竟然拿自己先前袒护程武的话来还击!

    “多,多谢方长老出手相救……”

    张禄声音颤抖,浑身冷汗淋漓,如获大赦般诚惶诚恐,却不敢再看宗主阁众人的目光。

    他知道,这一步踏出,已经再无法回去。

    不过他不后悔。

    因为神武阁许诺的好处,值得他叛出宗主阁!

    “无妨,既然你愿来我神武阁修行,本长老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说话间,方振双手负背,做出一处傲然而立的姿态,只是和张禄对视间,眸中却是一闪即逝的赞许。

    这抹赞许,却正好被心思缜密的风雪月捕捉到!

    不好!

    这叛阁之人,乃是方振早就埋好的棋子!

    风雪月脸色骤变,可还没来得及阻止,却见人群当中又闪出几道身影。

    “宗主大人,长老,对不起……我们也认同张师弟的话,人为财死,今后,怕是不能为宗主阁效忠出力了!”

    “你们!”

    风雪月脸色一寒,心底却是无比的刺痛。

    这些,可都是她的弟子啊!

    如今却眼睁睁着站到了方振身后,让她如何能不心痛,如何能不心寒?

    “操!你们这帮白眼狼,这些年就算是养条狗,也该知道报恩吧!”

    脾气最直率的韦南天连长老风范都抛之脑后,直接爆出粗口,可想而知这一幕对他的打击多大。

    因为在意,所以见到弟子背叛时,才会悲愤。

    他们当中,曾经还有人不惜跪在洞府外三天三夜,只求自己几句指点,更有人修为面临瓶颈,韦南天花费自己的长老供奉,为其购买灵药……

    能掩护云水柔离去的,绝对为宗主阁付出最多的功臣。

    眼前这幕,让他们心如刀绞,双目充血。

    “妈的,长老不能出手是吧,好,那就由我来废你们这帮叛徒……”

    程武声音嘶哑,上前就要拽起张禄的衣领,来一场生死斗!

    正当此时,程武却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程师兄,你……先废了我吧。”

    听到此话,程武浑身一颤,看向身后青年时,嘴角顿时飙出一口血箭:“你……”

    这可是自己在宗门关系最好的师弟啊!

    说是同门,可和自己一同入宗,又出自同一帝国,论情谊,已经不输兄弟了!

    “你……”

    程武双目欲裂,想要动手,却被怒火攻心,口鼻鲜血殷红,犹如泉涌,身形更是气到站立不稳。

    “师兄,识时务者为俊杰,对不住了……”

    青年长叹口气,狠狠握拳,好似鼓足了勇气,双膝跪地,对风雪月等人三叩九拜。

    “宗主大人,诸位师伯长老,栽培之恩,弟子无以为报……”

    “你这逆子不配做我宗主阁的弟子!”

    韦南天暴起一脚,直接令青年胸骨尽断,滚出几十米之远。

    可谁想青年倒地之后,竟撑着残躯,将三叩九拜跪完。

    见到这幕,风雪月忽然笑了:“韦师兄,算了吧……”

    若说张禄是早被收买,可眼前这青年,是真的想明哲保身。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话可谓至高真理。

    宗主阁落魄在即,她总不能强拉着所有弟子都陪葬吧?

    良禽择木而栖,本就没有对错。

    宗门并非世家,许多弟子来此,本就是为了增进修为的。

    如今有更好的选择,只要能忍受心底的负罪感,为何不能叛阁?

    “宗主……”

    韦南天的眼眶红了。

    那一脚,他可是含怒而为,却没想青年根本就没想过躲闪。

    甚至胸骨尽断,还强撑着三叩九拜……

    他宁可那小子毫无愧疚的叛出宗主阁,也好过现在啊!

    “罢了,三位阁主既然想选人,那就请便吧。”

    风雪月乏了。

    她,或者说宗主阁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

    宗门大比没有半点赢的希望,何必还争几位弟子呢?

    身为宗主,最后能做的,便是给他们一个宽广前途……

    “宗主大人!”

    唰!

    好似被青年的气氛感染,人群当中,竟有半数齐齐跪下。

    俨然,他们做出了选择。

    望着向风雪月等人三叩九拜的众人,冷艳女子又气又怒,泪水却滴滴淌落:“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有勇气跪下,就没勇气为宗主阁站起来!”

    天下,怕是没有比目睹同门一个个离自己而去还要悲痛之事。

    风雪月看在眼里,双眸通红,却紧咬着唇间,撑出一抹宗主该有的笑容。“起来吧,我祝各位今后武道昌隆,平步青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