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4章 少宗主
    ,精彩小说免费!

    李画竹俨然是把少年当成了某处世家弟子。

    然而话音未落,却见风玉俏脸一肃,取出一张金蓝相间的符篆,贴于门窗之上。

    “少宗主,此乃特制隔音符,不仅能隔绝灵识和精神力,就算有高人强行破除符威,便会自燃!”

    风玉很清楚,现在要做的这一步有多关键。

    成功了,便是瞒天过海,母女重逢,一旦有半点风声泄露出去,说万劫不复也不为过!

    这是云千秋第二次见识风玉的警惕,赞许地颔首过后,刚想长话短说,却发现……眼前的李画竹正瞠目结舌,犹如看待怪物般看待自己。

    “少,少宗主!?”

    这三个字,他整整二十年都没听过啊!

    虽说不到三月便决立少宗主,可现在,还没人敢自称少宗主啊!

    关于云水柔的身份,李画竹只知其是宗主大人的故人之后,关于云家,风雪月不会告诉多余之人。

    “你……你究竟是谁?!”

    望着李画竹那犹如见鬼一样的表情,云千秋揉了揉额头,这事若从头解释,未免太麻烦了。

    “李师弟,这位,便是宗主大人的儿子,云千秋云公子。”

    宗主大人的儿子?

    宗主大人何时有儿子了!

    而且都这么大了!

    推算一下,那宗主大人和自己差不多的时候,就已经……

    李画竹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光是现在知道的消息,就已经让他感到天旋地转,那是脑容量严重不足的征兆……

    “少,少宗主好。”

    不知过去多久,才听李画竹呆若木鸡地点了点头打招呼,云千秋嘴角一撇,说实话,他是想直接把前者弄晕的。

    可惜,还没来得及配置能令武炼境强者昏迷三月的灵丹……

    再说此事根本瞒不下去。

    但窗户纸已捅破,云千秋懒得废话:“李兄,实不相瞒,我想易容以你的身份混入玄女宗,为母亲排忧解难,度过此劫!”

    所以,接下来的三个月,李画竹必须从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同样不能被抓住半点蛛丝马迹!

    却没想李画竹闻言,怔怔喃道:“云千秋?你,你就是玄古丹城的新任客卿!”

    云千秋!

    这名字,如今正名声赫起,就是玄岚地域的不少世家,都想前去云府拜访!

    对于那近乎奇迹的传闻,李画竹一开始还是将信将疑的。

    可却没想到,身怀绝世奇丹的少年,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而且,还是宗主大人的儿子!

    “正是在下。”

    听到少年的承认,李画竹浑身如遭雷击,猛然一颤,刹那间脸色变化数次。

    有惊喜,有错愕,有迷茫,有忧虑……

    终究,李画竹长舒口气,令自己尽量平静:“少宗主,玉儿姐,多谢你们信任李某,可是,如今宗内的情况你们应该清楚。”

    李画竹不傻,反映过来后,自然知道此事究竟有多凶险。

    可以说,若云千秋就此离去,神武阁查到云府和宗主大人的关系时,再想要动前者也要郑重斟酌一番才行。

    但是现在,一旦踏出这座酒楼,等着他的便是龙潭虎穴,九死一生!

    以神武阁的手段,自然懂得什么是趁其羽翼未丰,先行斩草除根!

    “这半月以来,三阁接连上门挑衅,我宗主阁弟子士气全无,更有甚者起出叛阁之心……”

    李画竹当时还没来得及说,他被风玉拽走时,由三阁长老联手的第一次交锋,已经迫在眉睫了!

    这次,已不再是弟子间的较量,而是长老!

    其中代表着什么,身处宗主阁,他又如何能不清楚?

    和风玉的想法一样,丹城客卿确实惊艳,但和神武阁比起来,太过身单力薄了。

    对于这些,云千秋并未多说,只是握着他的肩膀沉声道:“生为人子,当尽孝道!”

    短短八个字,却尽显少年气魄!

    若是当初云天龙嫌他虎父犬子,就此抛弃,云千秋自然也不会认他这父亲。

    可崇阳镇一别,为的却是回雷炎帝国,尽心尽力保护自己。

    若说母亲这些年来,亦看不上父亲,将自己视为人生污点,云千秋也绝不会就此犯险。

    可是,十七年来,父母竭尽所能,为的便是撑出一片不算广阔,可足够自己翱翔的天地!

    现在,轮到他来守护父母了!

    他要让父亲风风光光地走进玄女宗,搂着母亲,告诉天下人,这是我云天龙的女人!

    不知是被那掷地有声的八个字所感染,还是被少年眸中的精芒触动,李画竹抿了抿嘴,郑重道:“少宗主放心,宗门大比之前,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找到李某。”

    “三月之后,李某回宗之时,希望能看到少宗主名扬天下,震我宗威!”

    两人握着对方的肩膀,尽管见面不到一炷香,可他们心中都有同样的目标。

    助宗主,震三阁!

    终究,少年的五官变了。

    良久过后,一行四人,向着那被云雾遮挡,灵气缥缈的玄女宗,缓缓而去。

    临行之前,云千秋还记得李画竹那番话。

    “少宗主,记得假装我治好素华师姐……”

    对于这点小小的要求,少年并未拒绝。

    与此同时,宗主偏殿。

    “宗主大人,算算时间,已有半月,水柔师侄应该已经离开宗门势力范畴了吧。”

    一位银须老者缓缓开口,半月时间,都没消息传出,看来……云水柔已经离开了。

    “嗯。”

    风雪月点了点头,毫无岁月痕迹的脸上却带着憔悴和疲倦。

    这半个月来,她无时无刻不心如刀绞。

    毕竟,云水柔是她亲自送走的。

    身旁,几位长老面带同情,神色悲痛,不忍直视风雪月,扭头长叹。

    他们很清楚,宗主大人将云水柔送走,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风雪月多年魂牵梦绕的男人,儿女……此生怕是再无见面的机会。

    “宗主大人放心,以令郎如今丹道之造诣,不出几年,定能报今日之仇!”

    在场几位长老既然能坐在这里,自然是绝对忠于宗主阁的,对于云千秋,他们都抱有一丝希冀……只是,那抹希冀和如今的神武阁比起来,渺茫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