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6章 逼亲
    ,精彩小说免费!

    朱唇染着微红,却并无半点娇媚,反令人感到不容侵犯的威严。

    尽管已年近四十,但在所有人眼中,这殿宇之上的主人,论风姿,绝不输芳华之年的尤物佳人。

    只是此时,清冷的柳眉却微微蹙起,令眉心的红莲花钿有些变形。

    殿宇之下,三位半百老者躬身而立。

    身态虽恭敬,可对于殿宇内的一切,包括俯视自己的女人,却无那般尊崇。

    “你们的意思是,三月之后的宗门大比,决出下一任少宗主?”

    神色清冷,婉音更加清冷,甚至还夹杂着久居高位的威势。

    冷喝一出,大殿的隐约微颤,可对三位半百老者而言,却如拂面轻风般不值一提,为首之人嘴角勾勒起冷笑,便令那威势烟消云散。

    “回禀大人,这是三位阁主大人商议出的结果,我等来此,只是通报罢了。”

    话语平淡,甚至还带着几分欲掩却懒得遮掩的不屑。

    通报。

    这一个词眼,通常用来形容上位者对下属,最多,只能用来平起平坐。

    至少绝不会出现在对一宗之主的语气间!

    可是殿下三人却极有气势。

    因为他们背后,代表的便是玄女宗的其余三殿!

    眉心的红莲花钿皱的更深。

    决出下一任少宗主?

    少宗主,本就是宗主决定的!

    可是如今,她却丧失了这个权利。

    玄女宗宗规,若遇青黄不接之时,四阁有权以公平手段,决选少宗主。

    但这条宗规的前提是,必须有一半以上的阁主和太上长老应允。

    这条规矩,尘封已久,甚至玄女宗数万年宗史中,从未启用过一次。

    因为,玄女宗共有四处阁宇,三位太上长老。

    一半以上,也就是说,除了宗主之阁外,其余三阁全部答应!

    太上长老中,更是有两位应允!

    更讽刺的是,几乎每任玄女宗宗主退位之时,便会跻身太上长老。

    如今,亦是如此。

    也就是说,除了宗主阁和现任宗主的师尊外,所有实权人物,都决定了重选少宗主!

    玉拳握了良久,却见凤椅之上的女人笑了。

    “允。”

    短短一个字,却透着数不尽的无奈和落寞。

    三阁逼迫,除了应允,还有别的选择么?

    说是决立少宗主,可如今宗主阁一脉,哪有人能站出来争上一争?

    允字落毕,风雪月好似一瞬间苍老了许多,那不容侵犯的高贵和威势也弱了许多。

    为首的老者看在眼里,眼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精芒,向前再踏一步。

    “禀宗主,阁主遣吾来此,还有一事商议。”

    风雪月没说话,只是柳眉中迸出一抹寒芒。

    半百老者对此却对此视而不见,缓缓道:“阁主希望三月之后决立少宗主时,水柔师侄与元明师侄的亲事,也能一并办妥。”

    一并办妥?

    风雪月怒了:“本宗主何时答应过这门亲事?”

    冷喝一出,殿宇内狂风四作。

    霓裳紫袖一甩,道道无形的罡风便赫然掠过,殿宇所站的三位老者,更是忍不住浑身一颤,嘴角迸出鲜血。

    只是筋骨中被摧残的痛楚,却丝毫未能影响半百老者嘴角的笑意:“宗主大人,何必迁怒于奉命传话的我呢?”

    老者的声音中带着傲意,尽管不知这傲意究竟从何而来。

    或许是因为,眼前的宗主,是玄女宗历代宗主中唯一一位震怒之时,却还无法轻而易举便将殿下长老秒杀的耻辱?

    “宗主大人,此亲成与不成,还望你三思,但阁主说了,若水柔师侄与元明师侄能结成天作之合,对于阁主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话我已经带到,告辞。”

    微微拱拳过后,半百老者扭身便走,如入无人之境般,丝毫不将两旁怒视眈眈的宗主阁内门精锐放在眼里……

    “欺人太甚,宗主,咱们去神武阁找他理论!”

    “就是,真当我宗主阁无人了么!?”

    凤椅之下,站于玉阶两旁的侍女,清秀姣好的俏脸上满是怒意。

    却没想,望着那三道如出无人之境的身影离去,风雪月却脚下一软,无力地靠在那凤椅上。

    生平第一次,她感觉这七品宗门至高无上的位置,是那般冰凉刺骨。

    三阁逼迫,欺的,就是她宗主阁坐下无人啊!

    想到宗门大比,风雪月脑海中便浮现出一张脸。

    一张英俊刚毅,却让她爱恨入骨的脸!

    “当初一别,已有十八年了么?”

    轻喃过后,风雪月却忽然笑了。

    因为她听说,秋儿长得,比那家伙还要帅上几分呢!

    正当此时,却见殿宇侧门走出一道倩影。

    倩影曼妙,倾国倾城,正是与少年分别半年之久的云水柔!

    八年未见,云水柔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更为惊艳,堪称仙女之姿,尤其是在这半年内,被风雪月精心培养出的一抹高贵气质,更令她显得光彩夺目,完美至极。

    只是此时,云水柔俏脸上却满布憔悴。

    俨然,刚才的一切,她都听在耳中。

    见其走出,风雪月挥了挥手,殿内弟子才躬身退却,只剩玉阶下的两位端庄女子。

    “师父,那门亲事,你……”

    婉音未落,便被风雪月打断:“本宗主,就算是死,也不会做那卖女求荣之事!”

    银牙紧咬,却好似想到什么,才见风雪月脸上露出一抹柔意和关怀。

    “水柔,半年了。”

    “这半年以来,我命你只能称我师尊,现在,你能叫我一声娘亲了么?”

    云水柔娇躯一颤,婉音略显哽咽:“娘亲……”

    短短两个字,说的人撕心裂肺,听的人何尝不是如此。

    风雪月闭上了眼,任由珍珠般的泪水落在那千金一寸的华贵地毯上,在那刻,她身上的高贵和威势全然褪散,有的,唯有身为母亲的慈祥。

    仿佛,这才是她走下凤椅后的样子。

    “诶……”

    风雪月重重点了点头,将云水柔搂入怀中,轻抚着那犹如瀑布的青丝。

    两女相拥无言,尽管毫无血缘亲情,可却胜过天下至亲。

    玉阶之下,两位秀美女子别过头去,不忍惊扰了这温情的一幕。半年了,作为宗主的贴身侍女,她们见证了一位母亲的伟大和无微不至的关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