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侥活
    ,精彩小说免费!

    令牌之上,流光阵阵,黑垢全无,洗尽铅华!

    唯有那少年以血为印的金光,刺目至极。

    “咚!”

    云千秋七孔流血,星眸早已被血痂黏住,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萧洛颜的视线,也已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绝命城内,上百道身影掠空而出,眺望着那璀璨冲天的流光,面色凝重,甚至带着莫名的敬畏。

    “这是什么回事!?一天之内,连生异象!”

    “会不会是有什么异宝出世,还是谁家的天才得到了机缘?”

    “等等,你们看那流光的距离,貌似……是在绝命之谷内围!”

    众人闻言,惊骇无声。

    圣山只存在于传言中,他们并不知晓具体的位置,可目光眺望,那等深度,众多宗门长老暗暗回想,宗史卷册上,还没有哪位天才到达过那种地界!

    一时间,绝命城躁动不已,而在一处死气弥漫的森林当中,一道疯癫懒散的身影,却忽然怔住了。

    老者抬头望天,银须无风自动,那本该和街头乞丐无异的浑浊目光,竟爆出两道几欲刺穿万物的精芒!

    下一刻,老者再无佝偻癫散,身形挺直,仿若立于天地间傲然。

    一步踏出,却再无踪迹。

    唯有漫天死气当中,裂出一道扭曲……

    这一晚,成千上万人彻夜无眠。

    三天过后。

    绝命城外,森林中兽嚎阵阵。

    一片杂乱的草地中,四道身影躺于其中,周围百米外,便是潜伏猎物的灵兽,可对于四人,却好似视若无睹。

    一只蝴蝶飞过,逗留于少年鼻尖,让他那双狭长剑眉微微蹙起,好似被惊扰了美梦。

    “嘶……头好痛!”

    终究,云千秋醒了过来,可还未起身,便激出一阵冷汗。

    在那刻,他甚至感觉浑身上下都在排斥自己。

    良久过后,少年才剑眉微舒,还没来得及打量四周,便感觉胸膛一阵冰凉。

    低头看去,那块古朴令牌,静静躺在胸间。

    “活下来了么?”

    轻喃过后,扫视四周,云千秋才愕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离开绝命之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思索回忆,那头痛欲裂的感觉便让他一阵倒吸凉气。

    “当时,我应该凝聚了最后一印才对……”

    少年忽然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从他刚凝聚弑魔诛邪印时,便知道以他当时的状态,很难做到。

    哪怕凝聚完成,恐怕就算是活死人肉白骨的药王都挽救不回他的性命!

    这也是他当时为何会说出遗言的原因。

    但是现在,浑身上下,竟无半点伤势。

    就连本该碎裂废创的丹田,也恢复如初,只是灵力略显枯竭而已。

    “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切,好像在做梦。

    但云千秋清楚,那可怖的石棺,犹如炼狱的死气,绝非是梦境!

    这让他的星眸满布疑惑。

    按当时的情况,就算自己运气好到逆天,也应该躺在圣山当中才对。

    还有那尊石棺中镇压的魔族究竟是何来历,以及棺椁上的弑魔诛邪印……

    思索无果,云千秋却失笑摇头。

    前世经历了无数生死后总结出的保命准则之一——实力不够时,不该触碰的辛密千万别招惹。

    俨然,少年很有自知之明,很快便放弃了思索。

    只是星眸间的那抹悸动,久久未能消散……

    那具石棺中的魔族,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在两大地域之间,各处宗门林立的繁荣之地,竟隐藏着那等邪物。

    眼前的安宁,真的就如表象那般么?

    “罢了,多亏有你,我才能捡回一条命……”

    怀中的令牌仍旧冰凉粗糙,若非云千秋与其经历过生死,还真怀疑是草堆中的乱石而已。

    轻抚令牌,少年星眸中的悸动却不再,继而变为决然坚毅,望向绝命之谷的方向……

    “既然我大难不死,那穷尽一生,也要将你魂飞魄散!”

    饶是凶险万分,但云千秋只不过经历了数十次绝命之谷历练的其中之一罢了。

    可谁知道,六十年后,那尊石棺,是否还能镇压于此?

    一甲子的时间不短。

    但云千秋却知道,想要达到解决这一切疑云的境界,六十年并不长。

    甚至还有些紧迫!

    冥冥之中,好似有一位大能庇佑着少年。

    而正当他收敛心思时,却听身旁了一阵痛呼。

    “啊!我的脑袋……”

    和云千秋刚才的呲牙裂嘴一样,只不过这次醒来的是顾云。

    一阵吃痛过后,顾云却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我这是在哪?我不是已经死了么?还有……我这条右臂不是断了么!”

    望着完好如初的右臂,顾云感觉自己的脑容量不够了。

    他好似经历了一场噩梦,可顾云却知道,再可怕的噩梦,也没有自己亲眼所见的恐怖。

    “恩,恩人!?”

    直到良久,顾云才回过神来,望向身旁的少年,却再一次愣住了。

    “恩人,你还活着?!”

    “……,应该没死。”

    云千秋嘴角微抽,显然对这劫后余生的第一次交谈有些不爽。

    “咱们,都还活着!?”

    扫视身旁,萧洛颜,李清风,都躺在草堆,仿若熟睡。

    长舒口气后,顾云脸色复杂,有庆幸,更有后怕和悸动。

    只是与星眸对视时,他却欲言又止。

    顾云不傻。

    他也好似感受到,经历的一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范畴。

    甚至回想到少年展露出的种种玄奥手段,顾云更是好奇前者的身份。

    在他心中,已然将云千秋归类为隐世家族外出历练的天才,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终究,还是少年打破了沉默。

    “顾云,有一个问题,我很想知道答案。”

    “少侠请讲。”

    “当时在洞天内,你肯与我并肩作战,是早有打算,还是顺势而为?”

    话音落毕,云千秋的星眸中闪烁着阵阵精芒。

    以他的阅历,自然能看清顾云是否在说谎。

    回想到那一幕,他确实有些疑惑。

    问题虽不合时宜,但却关乎到他与顾云的关系。

    “少侠……”犹豫片刻,却见顾云笑了:“少侠,顾某斗胆问你一句,你认为当时你力斩狂狮宗后,就定能稳操胜券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