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0章 绝境
    ,精彩小说免费!

    “这,这是怎么回事!?”

    青年刚回过神来,便被眼前的一幕吓到。

    可云千秋此时哪有解释的心情:“不想死就赶紧帮忙!”

    “噢噢……”

    见那人虽然畏惧,但终究握着兵刃抵御行尸,少年才暗松口气,却没想柔若无骨的玉手拍在自己肩膀上。

    “臭流氓,有这种底牌,你怎么不早用!?”

    萧洛颜的俏脸转喜,好似忘了现在的处境。

    因为少年的这一手,让他看到了曙光!

    能将魔气逼出体内,再来几次,那些行尸就不攻自破了。

    然而她却没想到,自己原本不轻不重的一拍,竟让少年身形踉跄,脚步不稳。

    “蠢货,你想拍死我么?”

    云千秋的语气十分不快。

    刚才动用弑魔印的消耗,实在太严重了。

    不仅是灵力,最关键的是耗费的精血,可不是寻常血液能比的!

    就如能助武者修行的灵兽精血一般,人类的武者同样稀少且珍贵。

    刚才为了斩杀余狮,动用梵雷灭魂吼,本就耗费了近一半灵力,鏖战至此,全靠灵丹和毅力支撑。

    事实上,抵御行尸,云千秋可谓一夫当关,承受的压力,远超萧洛颜几人。

    至于萧洛颜的心思,他如何看不出?

    可这蠢货也不想想,若弑魔印能轻易动用,自己何必藏拙到现在?

    更何况,厮杀到现在,放眼四周,哪还能找出一具完整的尸体来让他将魔气逼出?

    “那个,臭……云一,你把刚才那招教给我,总不能让你一人承担!”

    到了此时,萧洛颜也顾不得细节,任由云千秋靠在自己玉背,挥剑抵挡,急忙喝道。

    传授弑魔印?

    恐怕也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弑魔印并不难,况且此印本是人族大能所创,为了抵御魔族,云千秋也没必要藏拙。

    然而正当两人以为抓住希望时,却忽然感觉脚下一颤,好似整座圣山都躁动起来。

    “轰!”

    脚下踉跄,可云千秋放眼四周,原本还强撑着战意的星眸中,此刻,竟流露出和倒于血泊的众人一模一样的绝望!

    没错,就是绝望!

    云千秋绝望了。

    因为刚才那阵颤动,不是别的,正是那矗立于四周,封印石棺的皇阶兵刃被动摇了!

    “不好!”

    少年最不愿看到的一幕,终于发生了。

    只见那被古阵挡于洞口的漫天死气,此时竟犹如惊涛骇浪,席卷入洞天当中!

    几乎是刹那间,众人的视线,便被黑暗笼罩……

    少年周身的三丈之内,好似是众人最后的净土。

    然而这片净土,此刻却也风雨飘摇,摇摇欲灭。

    “啊!”

    一位武者鏖战之余,忘了分寸,一道死气顺其足底,侵浊吞噬。

    脚掌传来的痛楚,让其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想要弯腰,却被行尸掠入了那黑暗当中……

    惨叫声仅仅持续了刹那,便戛然而止。

    被拽入这无际的死气,苟活一秒钟,好似都成了奢望。

    洞口,死气仍旧在看不到尽头地狂涌而至。

    甚至在那黑暗当中,还传出一阵阵凄厉的声音,让众人听得深陷绝望。

    这一次,所有人都绝望了。

    面对那十几具行尸,他们还有挣扎的机会。

    可此时的死气,只要稍微沾到,下场便是死路一条!

    甚至方圆三丈,早已难以容身,死气虽然无法逼近,但那些行尸早已不用杀戮,只要三两成群的将武者拖入无尽的黑暗当中即可……

    惨叫声,不绝于耳。

    萧洛颜俏脸苍白,手中的佩剑也已黯淡无光:“咱们,真的没有活路了么?”

    那婉音中的无助,惹人怜惜。

    若是以往,云千秋定会出声安慰,可是现在,他的脸色也惨白如纸,紧咬嘴唇,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苦苦支撑着,可对这一切来说,好似都是徒劳。

    刚才那武者被拽入死气时,少年隐约看到一道可怖狰狞的五官。

    那一幕,他在壁画当中见过。

    漫天的死气当中,不知隐藏着多少死灵,道道凄厉怨嚎,令云千秋心颤不已……

    如今,真的没活路了么?

    不到山穷水尽,少年尚有一丝生机,也断然不会放弃。

    可现在,他真的无力回天了。

    哪怕还有嗜灵寒炎,哪怕还能强行动用一次弑魔印,但面对眼前的一切,就犹如江海中的浪花,可怜又渺小。

    生平第一次,云千秋感到了绝望与无助。

    在那石棺中的魔族面前,自己拼尽一切,都只是被猫戏谑的老鼠般,可笑至极。

    他很清楚,死气涌入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两重古阵被侵浊了!

    云千秋身旁,一柄尘封的利剑嘶鸣抖动,发出清脆又悲决的剑鸣,和少年一样,都在苦苦支撑着。

    天罡地煞阵的根基虽未动摇,但只要被侵浊分毫,甚至只要能让石棺中再涌入一道魔气,云千秋便必死无疑。

    云千秋笑了。

    笑容五味陈杂,甚至还夹杂着自嘲。

    他嘲笑自己,凭区区武炼境,就妄想改变一切,挽救同伴的性命?

    能活到现在,靠的就是这令牌和古阵的封印!

    在石棺中那魔族眼中,说自己是蝼蚁都是抬举。

    他也笑世人的无知。

    放眼两大地域各处势力,将绝命之谷当做历练的宝地,可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其中镇压的魔族玩弄于股掌间的算计罢了!

    每一甲子的死气削弱,并非死气凭空消失,而是全部被聚集于此,以侵浊天罡地煞阵的封印!

    云千秋回想起牧隆的一句话,让他后脊发凉。

    “少主,有件事老朽很好奇,此次绝命之谷的开启时间,提前了几个月。”

    提前了几个月!

    那正是阵法一点点被侵浊的征兆啊!

    从当初的百年一次,直到现在的六十年,可想而知这石棺被封印在此多少岁月!

    同样,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能数万年光阴不灭,也要妄图颠覆这封印?

    而那魔族重见天日之时,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生灵涂炭……

    透过死气,云千秋仿若想看穿那石棺。

    “嗡!”漫天的死气之下,使得少年腰间的古朴令牌好似都支撑不住,发出近乎碎裂的爆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