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8章 虚惊一场
    ,精彩小说免费!

    “就只有十几本地阶武技而已么?”

    少年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遗憾,嘴角微瞥,好似有些不满意。

    当然,这幅表情若是让外人看到,别说和他有仇的东顺宗,恐怕对其感恩戴德的李清风都恨不得抽他两嘴巴子。

    就地阶武技而已?

    还十几本?

    拜托,光是这大日金煌掌,放在七品宗门,都能被人抢破头了!

    怎么在你眼里,好像一点价值都没有?

    然而,这价值连城的大日金煌掌,在云千秋确实一点价值都没有。

    区区地阶武技而已,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

    更让少年失望的是,除了大日金煌掌外,其他武技功法并非都是地阶。

    “啧,只有一本勉强能算地阶的功法么?可惜最适合的是土相灵力者……”

    翻遍记忆,云府上下,以及自己的亲朋好友,貌似并无土相灵力者。

    “罢了,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最终,云千秋还是手腕微翻,将其纳入灵戒中。

    看那表情,好像这功法要是太过占地,他就丢在一旁似的。

    也幸亏山洞无人,否则……少年恐怕得被活活群殴致死。

    对于这些武技,着实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这并非价值寻常,而是恰巧遇到了云千秋而已。

    当然,若能换成药王奇珍,少年就不会这般遗憾表情了。

    可惜运气这东西捉摸不定,云千秋也只能认命。

    然而当他准备扭身离去时,却猛然一惊。

    只见书架的夹缝中,遮藏着一张色泽古朴,似纸似皮的帛页。

    帛页极为隐秘,若不是云千秋恰巧起身,身形半蹲时,恰巧回头,否则根本觉察不到!

    “这是什么东西?”

    轻喃间,少年带着几分希冀,缓缓将帛页取出。

    仅仅看了一眼,便见他如遭雷击,身形猛颤。

    那帛页不是别的,正是天罡地心雷的地图残页!

    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天罡地心雷,那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雷灵。

    就算是云千秋前世身为高高在上的云皇,最终也未能如愿得到,甚至连其下落都不曾得知。

    当初在红莲皇陵中得到一张,过去许久,他都忘了此事。

    甚至对天罡地心雷,他已经抱着得之我幸的心态来面对。

    却没想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残页之一!

    加上少年拥有的两张,他已经凑够了四分之三!

    离天罡地心雷,只差一张!亦只差一步!

    “三张皆落于我手,剩下的一张,若我以丹城客卿或是玄女宗少宗主的身份发布悬赏,绝对能得到消息……”

    至少比这般漫无目的地找要强上太多了。

    况且若是以物易物,云千秋能拿出手的筹码实在太多了。

    例如这本大日金煌掌。

    一套地阶武技不够?

    不怕,我现场给你撰写!

    “淡定,还是先淡定些,等活着出了绝命之谷再商议此事……”

    强压下心底的激动,云千秋拍了拍胸膛,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比起之前的遗憾,少年脸上早已被欣喜取代。

    因为在他看来,这十几本武技,远不及天罡地心雷的地图来的重要。

    甚至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将残页小心翼翼地装入灵戒后,云千秋这才走出密室。

    然而刚刚出去,便感觉迎面袭来一阵阴风。

    “吼……”

    凶戾的吼声,让他陡然一颤,背后强烈的杀意,早已近在咫尺!

    “不好!”

    如此近的距离,哪怕以云千秋的机警,都已来不及反应。

    仓惶之下,他只能运转灵力护住要害,同时星眸微眯,打量着扑杀而来的凶兽。

    没错,就是凶兽!

    已经和灵兽是截然不同的两类物种!

    只见那凶兽常长约一丈,浑身上下已无毛发,而是聚而不散的骸骨!

    骸骨森白,倒映着阴森。

    尤其是那两颗獠牙,咬合之余,还夹杂着腥臭凶戾的死气……

    “这是,赤血獒?!”

    赤血獒,本就是五阶灵兽中极为凶残的一种!

    而且从其扑杀的劲头云千秋便能看出,这凶兽生前怕不是五阶巅峰的强悍存在!

    “完蛋!”

    那森白的獠牙,连玄器都能硬撼,少年自信肉身不凡,可最多只能护住要害,这一口下去,怕是能扯掉一大块血肉。

    灵兽论近身厮杀能力,本就胜过武者,更何况眼前这只还是比灵兽更残暴的凶兽。

    然而就在云千秋双臂抵于身前的刹那,却见飞扑在半空的赤血獒,好似撞到了无形的墙壁一般,骸骨组成的身躯陡然一颤,随后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后掠去十余米。

    “吼……”

    身形落地的刹那,赤血獒呲牙裂嘴,想要再次扑杀而至。

    然而反常的一幕又发生了,那森然骸骨暴起半空,又陡然扭曲,挣扎着摔落在地上。

    “吼……”

    嘶吼仍旧是嘶吼,但却要比之前弱了许多,甚至云千秋还能听出几分惧意。

    看其在原地怒瞪着只剩两处凹陷的凶眸,周旋着想寻找自己破绽的模样,云千秋却笑了。

    没办法,眼前凶兽的这幅模样,简直就是想撕咬人类却被接连赏了两记打狗棍,哀嚎不甘的疯狗。

    当然,赤血獒绝不是疯狗,它生前那双獠牙下,不知割破了多少武者的喉咙。

    忍俊不禁过后,云千秋却收敛笑容,星眸中也泛出了凝重。

    他可不相信刚才能化险为夷,靠的是自己的灵力。

    “难不成,是拜这枚令牌所赐?”

    望着腰间的令牌,少年目光一亮,嘴角微扬。

    再抬头看去,果不其然,赤血獒离自己的距离不远不近,刚好周旋在三丈之外!

    “原来这令牌还能震慑凶兽!”

    放眼看去,这赤血獒不知守在这里多久,浑身除了骸骨外,骨架内连内脏都没有。

    而其头顶的灵核,早已是漆黑如墨,俨然已被死气侵浊,成了其如此凶戾的原因。

    云千秋推测过后,暗松口气的同时,又谨慎地向前探出一步。

    “嗷……”

    赤血獒当即便怒嚎一声,如遭雷击般,急忙向后退让。

    少年见状,不由笑了。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啊!有令牌在手,这孽畜根本无法靠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