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5章 残忍手段
    ,精彩小说免费!

    “就是现在!”

    伊冷步看在眼里,脚尖猛然,双掌还不忘再抓住两位散修,或者说,两只炮灰。

    “嘭!”

    一脚踏在那散修胸口,就如垫脚石般,伊冷步成功躲过了第一关!

    “伊冷步,你好狠的手段!”

    众人看在眼里,哪还顾得上东顺宗的威严?

    再可怕的威严,也比不过自己的性命重要!

    性命被威胁时,诸多散修顿时想要反抗。

    但奈何,就如云千秋刚才所言,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哼哼,像你这种垃圾唯一的价值,就是来给我们当垫脚石!”

    张钧狞笑间,凶狠地抓住刚才怒喝之人,效仿着伊冷步,第二个闯入壁画。

    有了伊冷步的带头,之后的景象,自然是惨绝人寰。

    可怜那十余名散修,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沦为了炮灰。

    任凭他们再如何不甘,在近乎碾压的实力面前,只有被屠宰的命。

    而领先众人数千米的云千秋,躲过一记从壁画中掠出阴气森森的夺命链后,微微回眸,将一切尽收眼底,嘴角扬起抹冷笑。

    对于那些人的下场,他没有丝毫同情。

    因为片刻之前那些人的嘴脸,少年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甚至他敢肯定,就算伊冷步没有威胁自己,那些散修当中,也会有人建议让自己探路。

    当初,是他们不懂得反抗,看着身边的一位位散修沦为炮灰。

    不仅不反抗,还内讧争执,只求炮灰的命运晚些落在自己头上……

    如今落得这般下场,唯有两字——活该!

    此时,狭长深邃的山洞,惨叫不断。

    有人被那可怖的死灵拖入壁画当中,有人被东顺宗踩在脚下,有哀嚎,有怒骂,有冷笑……

    这一刻,人心险恶,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伊兄高明,拿那帮蠢货当炮灰,咱们定能逃出生天!”

    伊冷步正逃命时,却听身后传来一阵巴结。

    顿时,他便目光阴冷的回头看去。

    虽说有炮灰开路,可并不代表绝对安全,相反,若不是他尚有几分实力,恐怕也已被拖入壁画当中……

    冲入他目光的,是一张恐惧之余还尽力挤出献媚笑容的脸庞。

    伊冷步记得清楚,这散修是第一个投靠自己的。

    而在山脚调养之时,也是他最为积极地为自己说好话拉拢人心,以求巴结自己。

    不得不说,对于眼前这人,伊冷步还是很看中的,毕竟要不是他也是散修出身,还真没那么容易拉拢人心。

    于是,便见伊冷步眸中闪过一抹阴羁,神色间的杀意却化为了淡淡笑容:“没错,闯过这壁画,定有机缘再等着咱们,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平步青云四个字,可谓直中那人心头。

    他之所以如此巴结伊冷步,不就是为了跟着喝点汤么?

    “嗯,伊兄,若这次大难不死,在下定为你赴汤蹈火……”

    说话间,散修还向其投去一个要多忠诚便有多忠诚的眼神。

    伊冷步看在眼里,笑容更甚,却泛出了抹阴冷。

    “这可是你说的。”

    话音未落,便见其五指一探,那散修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身形被一股强横的力道倒飞而出。

    “伊冷步,你……”

    身处半空,散修面前那壁画中青面獠牙的厉鬼便化作一道黑影,五爪萦绕着阴森的死气,将他拖拽入画中。

    直到眼前陷入无边的黑暗,他都没有想到,伊冷步会对自己出手。

    自己和伊冷步不是同伴么?

    他不是都接受了自己的投靠么?

    自己不是还帮着他对付那些低贱的炮灰么?

    为什么自己最终,也会落得和自己眼中的垃圾一样的下场?

    为什么!?

    伊冷步嘴角的残忍弧度,就是最好的答案。

    这冷血的一幕,被众人看在眼里,不由纷纷惊惧交加。

    伊冷步肯对之前那人出手,同样也也不介意在需要的时候,让自己来当炮灰!

    有心想反抗,可奈何两旁不断钻出来的死灵还来不及应付。

    最关键的是……

    谁能是东顺宗的对手?

    但或许是因为绝望,让众人奔于保命之余,心底对伊冷步的惧怒,怒意渐渐胜过了惧意。

    与此同时,一边吞服下恢复灵丹,云千秋抬头的刹那,星眸却泛出无比的欣喜。

    壁画,终于到了尽头!

    只见雕刻着无数狰狞可怖的恶鬼尽头,矗立着一左一右两具魁梧修罗。

    修罗身高八尺,手持齐身的偃月刀,身着一身骷髅铠甲,头盔死气萦绕,只露出那双凶戾到令人如置冰窟的眸子。

    还未到近前,云千秋便见那两具修罗眸中散发出妖异的血芒,持刀的右臂,更是缓缓举起……

    “不好!”

    哪怕修罗还未掠出壁画,少年心底都升出强烈的危机感!

    那种危机感很清楚的告诉他,这最后一关若有半点松懈,便是身死的下场!

    “不管了!”

    这种时候,云千秋也顾不得藏拙,从裂痕层升的灵戒中取出古朴令牌,高举身前。

    “嗖……”

    修长的残影,疾冲而至。

    而让人惊讶的一幕也随之发生。

    只见少年冲过的两侧壁画,方圆三丈,竟恢复了之前磅礴辉煌的殿宇洞府,再不见那犹如九幽炼狱的恐惧。

    云千秋看在眼里,不由大喜。

    若非紧要关头,他实在不想显露古朴令牌,但一经施展,后果就从未让自己失望过!

    “嘭!”

    有了令牌护身,少年一步踏出,终于走出那近万米之长的壁画。

    身形落毕,就势一滚,确认四下没有威胁后,他才缓缓起身,冷笑着望向迎面冲来的伊冷步。

    相隔千米,双方皆能看到对方眸中的淡漠。

    “小子,你手里那是什么宝物,速速交出来!”

    “交出来?”

    这一次,少年脸上再无了平易的笑意,有的只是杀意尽显的冰冷。

    “给你可以,不过……你可要接住啊!”

    话音未落,便见云千秋手腕微翻,古朴令牌被其收入灵戒,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湛蓝色的灵核。

    灵核透亮,隐隐闪烁着江海般的色泽,然而深蓝当中,却灌入了一丝淡金色的潺流……

    “嗖!”猛然掷出的刹那,伊冷步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