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传说中的圣山
    ,精彩小说免费!

    “这,难道就是传言中的圣山!?”

    圣山,只是根本无人见过的传言罢了。

    云千秋在此之前,对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言,态度是嗤之以鼻。

    但当他目睹到这座雄山时,却震撼了。

    单凭此山能让死气不敢靠近,就足以看出其中的不凡!

    也正因为如此,少年才算明白周围的死气为何会如此浑厚。

    因为传言中,圣山处于绝命之谷正中央,而越是深入,死气便越发强烈。

    虽然无法确认这座山的位置,但若是按照死气程度来推断,这绝对已经是绝命之谷内围了。

    “为什么会被传送到这种地方?”

    这个疑惑,仿若无解。

    云千秋现在唯一能确认的,便是刚才身处的无尽黑暗当中,好似亦是领域之力,除此之外,再无别的线索。

    再绝对的疑云面前,少年并不会和那些自诩聪明绝顶的天才似的自以为剥开疑云,实际上在钻牛角尖,云千秋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一点思绪都没有,那便干脆不想了。

    换做平时,这等性格绝对堪称洒脱,但别忘了现在自己的性命屡屡被视为蝼蚁般拿捏,云千秋感觉不到洒脱,倒有些无奈和自嘲。

    眺望四周,透过死气,隐约还能看到与自己一同坠落的身影闪烁着各异的灵力。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他却并未看到萧一的粉紫光耀,也没有李清风两人的影子,甚至连仇家秦古都找寻不到。

    “难不成,他们被传送到了不同地方?”

    摇了摇头,此时连自己的生死都难以掌控,云千秋着实不想再自找麻烦了。

    身形,已经离地面越发接近。

    少年微微握拳,仰视那不容死气侵犯的圣山,无论如何,也要在灵力耗尽前赶到山脚才行。

    “嘭!”

    落地的刹那,云千秋就势翻滚,身形看似狼狈,实际上却犹如猎豹般迅捷。

    “此地乃是内围,若是遭遇死灵,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落地之后,少年也不敢再有所保留,直接拿出一枚灵丹吞入口中。

    此灵丹,乃是五阶中品的润灵丹,成色足有优质中等,放在前两天的绝命城,绝对能买出上百灵石的高价。

    这也绝对能令无数武者视作保命底牌。

    然而云千秋现在,根本顾不得价值,甚至也并未打算盘膝调养,而是警惕四周,此举至少能让药效流逝一半。

    换做以往,定会让人大骂败家,可少年更知道现在可不是节省灵丹的时候。

    若是真死在这里,别说收尸,怕是数万年也不会有人找到此处。

    出乎云千秋预料的是,足足过了十息左右,也并未有死灵偷袭。

    他可不相信自己的灵力能强横到这种地步。

    但没有死灵,少年的脸色也并未有所好转。

    因为光是死气,都让他举步艰难。

    “怪不得被视为生灵禁地,这种死气,怕是武王境的强者进来,稍微沾染一点便会当即毙命。”

    要知道,现在的死气,已经不知何等原因而被大幅度削弱过了!

    若是换做以往,饶是以云千秋的灵力,还没落地之前就生机全无。

    然而还没待他找寻到圣山的方向,却忽然感觉指尖一颤。

    “这是……灵戒当中有异动!”

    指尖传来的细微节律,犹如湖面被惊起的涟漪般散传而出,若不是心神警惕,云千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

    但就是这细微的变化,带给他的震撼,远比见到圣山更剧烈。

    灵戒当中,怎可能有异动?

    要知道,灵戒虽是有特殊材质铸成,内有空间,可决不能收纳任何活物。

    就连那柄让萧一舍弃身份给少年当打手的皇阶利剑,放入其中就如石沉大海,根本不会因为主人的迫切心情而有半点反应。

    甚至只要带有生息之物,根本就无法放入灵戒!

    在这等阴森诡异的环境下,云千秋能不被吓到尖叫已经很不错了。

    “咚……”

    佩戴灵戒的修长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最让他脸色骤变的,是灵戒表面升出的碎痕。

    “怎么可能!”

    “咚……”

    又是一道若隐若现的声响,裂痕也因此扩散的更加明显。

    看样子,最多再有五次,灵戒就要报废了。

    一旦报废,里边的灵石灵丹,都要跟着陪葬。

    “难不成……是那块令牌!”

    来不及多想,云千秋手腕微翻,便把那古朴令牌取了出来。

    神秘老者所赠的东西,少年自然知道来历不凡,但奈何自己被偷袭被追杀时,却毫无异动。

    最关键的是,他又不敢大摇大摆地挎在腰间,这才始终放于灵戒中。

    令牌入手,仍旧是那般冰凉粗糙,云千秋估计把一块废铁埋在土里几十年,再拿出来就是这手感。

    然而就在此时,灵戒的异动,便消失不见了。

    “果然,是这令牌的问题。”

    考虑到那神秘老者的实力,云千秋着实不敢小觑这令牌的来历,不说奉若至宝,但也算谨慎收藏。

    可是现在看来,貌似并无卵用啊!

    至少现在,它还未展现出掌控领域之力的神秘强者赠予宝物应有的威能。

    别说威能,就说手感,玄天宗的弟子玉牌,都能完爆这玩意好几条街。

    “这东西,到底是想闹哪样啊?”

    毫无用处也就算了,偏偏现在还不能放入灵戒当中了。

    “罢了,就这么拿着吧,估计也没人注意。”

    就这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准确形容,也判断不出本来色泽的卖相,别说能让各大宗门的天才注意,估计丢到崇阳镇的地摊上都能让人误以为是压布的。

    忍着冰凉把令牌别在腰间,抬头的刹那,云千秋却又愣住了。

    这一次,是真正的石化当场。

    哪怕面对那触之则死的黑色闪电,少年都没愣住过。

    但是现在,他的双腿却无法迈动,甚至嘴角还抽动不已。

    以云千秋的定力,足以算得上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乱,而能让他把情绪写在脸上,可想而知内心究竟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原因无他,不知何时,周围的死气,竟好似退潮般,避至自己方圆三丈之外。

    不多不少,刚好三丈!这一幕,如何让少年不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