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略施手段
    ,精彩小说免费!

    没错,少年最后扔出的,根本不是什么用来求饶的灵石,而是真正的杀器——灵核!

    这一招,云千秋屡试不爽。

    那些灵核,是当初在玄天峡谷借助惊岳碎岩猿斩杀积攒的。

    当初为了低调,或者说能让赌约在赵天赐输得起的范畴,他只能藏起来,这次,却派上了用场。

    当然,灵核只是巧合,若无玄天峡谷的收获,在来之前,云千秋也会大肆收购。

    他这次拿出的,乃是几枚五阶灵核!

    五阶灵核被催动的威能,相当于武炼境武者自爆丹田了!

    天兴宗的两人,仅有武炼中阶,又怎敢硬撼?

    更何况,这一出手,便是封锁追赶路线的数枚!

    “轰!”

    没再多看那耀眼的光华,灵核爆裂的刹那,云千秋便运转灵力,疾影步爆发,逃出武炼巅峰的感知范围……

    少年的身影,在绝命之谷中迅速穿梭,而不知良久过后,才见那耀眼光华消散,露出其中模样狼狈的三人。

    “咳咳……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有这么多五阶灵核!”

    “妈蛋,拿灵石先让我们放松警惕,又引爆灵核,太狡猾了!”

    天兴宗虽然在咒骂,可声音却有些无力,因为此时他们正瘫软在地上,浑身衣衫破裂漆黑,伤痕累累,与先前追赶少年的器宇轩昂判若两人。

    以他们的实力,饶是再最后刹那感知到不对,运转全身灵力,但伤势也不轻,甚至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可以说别说云千秋再折返回来,就算是寻常的武炼初阶,此时都能取了他们性命。

    而比起两人,那道倩影虽还能站着,但也显得颇为狼狈。

    尽管武炼巅峰的灵力能够勉强抵抗,可那白皙如玉的额头此时却满是焦黑,一双丹凤眼更是通红,哪有半点国色天香之姿?

    此时自己这番模样,就算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那玉手紧握的利剑,正颤抖剧烈,震出道道冷然的剑鸣!

    可恶!

    从小到大,贵为天之骄女的她,何时如此丢人过?

    是,她切磋无数,是被人打败过。

    而却从未有过一次会这般狼狈不堪!

    对于自己的形象那堪称自负的骄傲,如今却被摧残的荡然无存,可想而知女子此时的怒火有多滔天!

    而这一切,都是拜那无耻混蛋所赐!

    “本大人心胸宽广,给你机会恢复状态,没想到你手段竟如此卑鄙,别……别让我抓到你!否则,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最可气的是,那家伙,明明才只有武炼中阶啊!

    竟然能把自己耍的团团转!

    明明论实力,自己能轻而易举的碾压他才对!

    不仅如此,续寿藏血花,也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夺走了!

    “那,那可是本大人要给父亲的啊!”

    不知何时,好看的丹凤眼中升出几抹湿润,但是随后,却又被冰冷取代。

    “你们两个,刚才为了一枚灵石,竟敢阻挡本大人的路!”

    “噌……”

    一道剑芒闪过,精准地劈在两人中间,那薄若蝉翼却深不见底的缝隙,让本就受创痛楚的两人陷入绝望。

    尼玛!

    我们只是路过好么!

    可怜天兴宗的两人,明明只是想前来捡漏,随后被少年假装同门侮辱智商就算了,此时灵石没捡多少,反而还有成为女子发泄怒火的倒霉鬼!

    两人身形抖如筛糠,甚至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别说现在被灵核震伤,就算最佳状态,要对付自己也只需寥寥几剑就能解决!

    “女侠饶命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女侠,这是小人的灵戒,里边有些不入流的东西,请您息怒!”

    求饶间,两人诚惶诚恐地将灵戒双手奉上,就差磕头如捣蒜了。

    交出灵戒时,两人心都在滴血啊。

    这次为了绝命之谷,宗门可是准备了不少宝物,这才第一天,机缘没寻到,却要拿来保命!

    最让他们欲哭无泪的是,不是自己太弱,而是那小子不仅卑鄙,而且还有钱到令人发指啊!

    就拿几枚五阶灵核,价值都难以估量,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灵石!

    看那样子,分明就是故意在诈自己,肯定还有更多宝物。

    “哼,你们的命,也就值这点破东西了!滚出本大人的视线,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们天兴宗的人!”

    尽管很有一剑斩了两人泄愤的冲动,但女子也知道于事无补,收起灵戒后,冷冷一哼,才见两人如获大赦,当即连滚带爬地离去……

    “混蛋!下次,本大人绝不会再讲半点仁慈!绝对不会了!”

    望着少年离去的方向,女子美眸通红,婉音充斥着化不开的恨意。

    当然,任她再怎么不甘,这些话也传不到云千秋的耳朵里。

    此时的少年,早已不知跑出了几十里,确认四下无人后,才长舒口气,服下一枚灵丹恢复灵力。

    “呼……还真够凶险的,幸亏那女人蠢了点,天兴宗的两人贪了点,不然还真未必能逃出来。”

    这番逃亡,看起来是云千秋处处算计,但实际上只要有半点差错,那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至少,如若没有那两人的出现,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毫发无伤地逃出魔爪。

    当然,若是舍弃续寿藏血花的话,一切都会变得无比轻松。

    但云千秋最后刹那,也未打算拱手相让。

    固然这朵灵花极其珍贵,但他并没有贪婪到失去理智,只是接连两次被人打劫,让他放弃,没那么容易。

    至少,就凭一个空有实力但阅历不足的神秘女子,还不至于让他落荒而逃。

    调息过后,抬头望天,却发现逃亡一路,本就黑气萦绕的天际,竟越发昏沉。

    “这么快就要入夜了么?”

    低喃过后,云千秋发现,麻烦,不只是这些。

    他还迷路了。

    当然,少年压根也就熟知绝命之谷的路线,准确的说,是为了逃避追杀,他此时来到了计划之外的地方。放眼四周,不再是崇山峻岭,而是残垣断壁,倒塌的宫殿楼宇,被岁月抹去了辉煌,有的,仅仅是被黑气笼罩的荒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