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打劫
    ,精彩小说免费!

    决定过后,云千秋便准备动手。

    此处山石极为隐秘,或许有人路过,但深知续寿藏血花难以采摘,只能遗憾离去。

    也就是说,那些竞争对手,已经在自己之前了。

    “应该没什么威胁。”

    轻喃过后,少年握了握拳,指尖微抬,一道淡金灵力便对笼罩着殷红花朵的死气迸射而去。

    “滋啦……”

    仍旧是那冰如沸油的刺耳声响,然而这次,却遭到了激烈的抵抗。

    “不愧是五朵花瓣的续寿藏血花,死气真够浑厚!”

    微微咬牙,云千秋掌心的金芒更甚。

    灵力的催动越发剧烈,按照这速度判断,最多只需一炷香时间即可。

    “千万不要有人来啊。”

    虽然有些担忧,可足以见少年富贵险中求的激进。

    要知道就算是寻常的武炼高阶武者,只身一人,都万万不敢采摘续寿藏血花,哪怕有人护法,也要小心翼翼。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云千秋那张英俊的脸庞略显凝重,额头还不断淌着几滴冷汗。

    寻常武炼高阶武者耗费全部灵力也无法化解的死气,哪怕对他而言,也绝不轻松。

    灵力的剧烈损耗,让他不敢大意。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远处的山峰上,闪来两道疾影。

    “可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天兴宗的人,他们为啥会选这种边缘之地和咱们抢机缘?”

    “没办法,天兴宗在九品宗门虽算强大,但说到底也没资格和东顺宗相提并论,只能退而求次之了呗。”

    两人一边谈论,一边回头张望,见无人追来,才长舒口气,目光升出几分庆幸。

    九品宗门,碾压他们,已经足够了。

    事实上,两人已经算反应及时,之前有个愣头青,被天兴宗的人抓住,至于后果,无非两种。

    要么被抢掉浑身宝物,要么,被强行当做炮灰。

    至于反抗?

    天兴宗可是有五位弟子前来啊!

    还好,他们逃的及时。

    “这都快一天了,除了抵抗这该死的黑气,丝毫收获都没有!见人都要绕路走,太憋屈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宗门弟子,人多势众,像咱们这种世家,只能捡些残羹剩饭。”

    提到此,两人都感到一股至极的憋屈。

    在世家当中,他们可都是扛鼎之人,被当做下任传承来培养,所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是来了绝命之谷,却沦为了食物链最底端的蝼蚁,扮演着垫脚石的角色,别说有所机缘,稍有不慎,连性命都得丢掉。

    尤其是陆甲,更是感到郁闷,在进去之前,还被那疯癫老头绊了一脚。

    两人,便是当时在绝命之谷边缘,与云千秋一同遇到神秘老者的世家子弟。

    好似是因为恼怒,所以陆甲的声音并未遮掩,少年闻言,当即剑眉一凝,暗道不好!

    竟然有人被宗门弟子逼得折返回来!

    着实失算了。

    然而还不待云千秋有所反应,却见陆甲身旁的青年目光一亮,喜呼道:“陆兄,快看,那家伙,好像在化解续寿藏血花的死气呢!”

    “什么?!”

    听到这话,陆甲第一反应是想躲。

    毕竟敢于染指续寿藏血花的,至少是武炼高阶,而且绝对是有队友在旁护法的。

    然而当他目光瞥去时,却忽然愣住了。

    “就一个人?”

    怔愣过后,两人对视一眼,嘴角扬起了意味再明显不过的狞笑。

    “武炼中阶?这是谁家的天才,只身一人,竟然就敢染指续寿藏血花!”

    “哼哼,本以为这趟毫无收获呢,现在看来,倒是白捡了天大的便宜。”

    说话间,两人身形闪烁,几息过后,便落于云千秋身旁。

    而少年此时,掌心的淡金灵力仍然耀眼,只是脸色却变得淡漠。

    “两位,你们想干什么?”

    “打劫。”

    短短两个字,却极为戏谑。

    因为在绝命之谷,任何贪婪和在外界会被人唾弃的行为,都不用遮掩。

    “小子,虽然我不知你哪来的勇气,但看你的灵力,应该有些特殊手段吧?”

    陆甲此时,竟一改先前的颓丧郁闷,神色得意,甚至丝毫不介意少年出手偷袭,双手环顾地围在后者身旁:“不过很可惜,你的运气很差,碰到了我们,这朵续寿藏血花,势必得拱手相让了。”

    到底是世家未来的扛鼎之人,陆甲两人,绝非什么目中无人的蠢货,听着那沸油般的呲鸣,他们也隐约猜出了眼前的云千秋有点本事。

    但,却改变不了什么。

    有些本事又如何,只身一人,说明其毫无背景,最多也就是和自己相同的世家出身。

    而且,仅有武炼中阶而已。

    突生变数,云千秋却并未慌乱,掌心一边催动灵力,一边淡淡道:“两位的意思,是想横刀夺爱了?”

    “没错,不只是这续寿藏血花,还有你的灵戒,统统交出来。”

    陆甲的贪图当然不止这点。

    “续寿藏血花,就连武炼高阶的武者都避之不及,就算你有些手段,能勉强化解死气,但也注定会灵力透支,毫无战力。”

    “别说我陆某赶尽杀绝,灵戒留下,帮我们把这续寿藏血花的死气化解,便可离去。”

    陆甲的算计很精明。

    至少在他两人看来,此时的局面,话语权完全在自己手上。

    眼前的少年若没了灵力,随便一人都并非对手,更何况他们还有两人?

    而让他交出灵戒,则是断了其灵丹补给。

    灵力透支,又身无灵丹,除了离开绝命之谷,还有别的路可选么?

    而且,还未必能离开的了。

    若是遭遇死灵,自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而陆甲故意做出的大度姿态,实际上却暗含算计。

    他这番话,或许在寻常武者看来,面对此等局面,虽说到手的珍贵灵花被人抢夺,连全部家当也要被劫,但至少能保住性命,定会觉得侥幸,从而迫不及待的答应。

    陆甲不清楚少年的性格,但既然身怀手段,自然有所傲气,这点前者自己也不例外。

    若是真拼命也要反抗自己,岂不麻烦?而如此一来,自己不用动手,便能白捡便宜,连半点风险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