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深不可测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掌,虽然并未动用灵力,只是寻常的擒拿,但也能轻易将寻常人的肩骨捏成粉碎。

    然而正当此时,却听一声冷喝。

    “你想死么?”

    说话之人,正是清风宗的那位青年。

    只见他扼住陆甲的手腕,面色冰冷,甚至还有怒意。

    “清风宗的诸位,你们是什么意思?”

    见有人动手,场面顿时剑拔弩张。

    在绝命之谷,尤其是被东顺宗刚才的冷血手段刺激,稍微过激点的举动,就能让剑拔弩张的两方一触即发。

    然而青年见状,却微微摆手,示意同伴淡定。

    “在下无别的意思,只是好心提醒诸位一句,有些机缘既然不属于自己,那就莫过强求,否则,可能会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这疯癫老者,看似毫无威胁,可在这种地方,谁知道有何等危机?

    能让人看不透端倪的绊倒陆甲,没准一旦显露实力,秒杀全场都未必不可!

    毕竟,这疯癫老者,反常的堪称诡异。

    对于未知的存在,能不招惹,自然敬而远之。

    陆甲被握住手腕,挣脱两下,最终也只能不甘咬牙。

    “多谢提醒,是我鲁莽了。”

    此时回想,陆甲也是暗暗心悸。

    如若眼前的老者的境界,是强到自己根本无法感知,后果会是怎样?

    到时候,别说他被秒杀,在场所有人的命运,都难以想象!

    再看向老者时,已经无人再敢轻蔑,目光当中满是敬畏。

    事实上,不只是清风宗,那些八品宗门,也有关于老者的记载。

    而且,是在绝命之谷每百年才开启一次的时候,老者便已经在此!

    “算了,走吧。”

    有些遗憾地望了眼老者疯癫的背影,清风宗的几人才向绝命之谷内掠去。

    而陆甲等人,亦是对视几眼,不甘落后地追去。

    疯癫老者,或许隐藏着他们无法想象的机缘,可比起就在眼前的绝命之谷,太过遥不可及了。

    剩余的几人,对视一眼过后,也只得不舍离去。

    至于冒着未知的风险对老者出手?

    直到最后,也没人敢将这想法付之行动。

    很快,树林当中,仅剩云千秋。

    而疯癫老者,也好似从未看见他,仍旧漫步闲庭地晃悠着。

    “要不要上去试试?”

    剑眉微蹙,犹豫再三过后,云千秋决定碰碰运气。

    虽说他并未觉得自己比陆甲等人特殊多少,但就算遗憾而归,也不损失什么。

    “晚辈云……”

    刚想上前行礼,却没想迎上了老者的目光。

    那双浑浊的双眸被白发遮挡,难以看清,但却异常平静,没有所谓的精芒锐利,也无深邃如海。

    但就是这轻描淡写的一瞥,却让云千秋浑身一振。

    别的不说,要知道,老者从刚才到现在,目光从未偏移过,一直看着前方。

    此时微微扭头,却让得少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秘密全被看穿了。

    远超常人、纯洁无垢的体质,浑厚精粹的灵力,以及丹田中的嗜灵寒炎,雷印……

    最可怕的是,在那一刻,少年好似感到了如坠冰窟的窒息!

    丹田当中,原本已成长到半拳高的蓝白火焰,亦被压抑到摇摇欲坠,险些熄灭。

    更不用说雷印,暗淡无光,那远超同阶的精粹灵力也好似被凝固冻结。

    “不好!”

    早知道这老者绝非泛泛,但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盯上了!

    直到此时,云千秋才能确认,这老者,根本不是什么寻常人,而是境界强到,自己无法感知境界而已!

    然而,少年想逃,却为时已晚。

    只见老者随意一踏,也不见残影掠过,几百米的距离,便瞬间跨过。

    少年浑身僵硬般,见到这幕,星眸惊骇到极点!

    “缩地成寸!”

    “啪……”

    一双枯瘦的手掌,搭在了云千秋的肩膀。

    那一刻,少年脑海空白,唯一的感觉,便是这老头的手……瘦的有些扎人啊!

    在这种场合,云千秋升出的念头着实可笑,但那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怪异,好似支配了他的心智。

    “别进去么?”

    沉默片刻,老者却无了刚才的疯癫,轻喃声中,好似带着无尽的回忆。

    然而,下一刻,却见老者手腕微翻,一枚半臂大小的菱形令牌,陡然出现。

    说是令牌,因为云千秋想不到其他东西来形容。

    令牌之上,并未刻字,反而密密麻麻地满是纹路,至于颜色,乍看像是青铜,可好似由于太过久远,结上了一层黑痂,在阳光下还泛着光亮。

    那纹路,或许是因为云千秋窒息到难以思索,以他的眼界,一时间都认不出来。

    也可能,那并非什么纹路,而是岁月蹉跎,留下的碎痕罢了。

    “这……”

    令牌到手,就好似一枚铁块,冰凉而又粗糙。

    但还没待少年回过神来,那股窒息感便消失不见。

    放眼看去,四周哪还有老者的身影?

    “前辈!”

    叫喊一声过后,却无人应答,四周皆是气氛幽森的树林。

    “嘶……”

    让云千秋奇怪的是,刚才的窒息感消失,却连半点心悸都没有。

    就好像,刚才那一切,都只是错觉而已。

    “不,不是错觉,就算是错觉,肯定也会留有印象才对。”

    轻喃过后,云千秋低头望着手中的令牌,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收入灵戒。

    他虽不知道用途,可也肯定绝非凡物,依稀觉得,此趟绝命之谷,很可能会用到。

    “无论是祸是福,总之,也都多谢前辈了。”

    低喃一声,回答云千秋的,却是周围投来的不解目光以及窃笑。

    环顾四周,又有几位青年缓缓赶来,明显是要进入绝命之谷。

    望着云千秋呆滞的目光,不少人感到轻蔑,若不是前者的气息是武炼中阶不假,怕是早就有人动手了。

    “这家伙,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很可能,这都到绝命之谷边缘了,没准是不敢进去呢。”

    “哼哼,就这点胆量,还是趁早回去吧!别说寻得机缘,估计能直接被死灵吓昏……”

    听得众人并不友善的议论,云千秋剑眉微蹙,眸中化不开的思索。“他们,刚才难道什么都没有看到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