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少主到底做错了什么
    ,精彩小说免费!

    下午时分,云天龙亲自领宁无缺等人熟悉城内环境。

    而宁无缺等人,在一次次的震惊当中,已经完全麻木了。

    此时别说他们穷其一生的成就,能追赶上少年一年的努力,光是云府稍微值钱的一件古董,就够他们打拼一辈子。

    新的环境,新的生活,对于宁无缺等人而言,自然是新的开始。

    当然,不用云天龙提醒,宁无缺就知道,自己今后也要和以前一样,为云府呕心沥血,决不能膨胀懈怠。

    而考虑到他的灵药师身份,云千秋还是决定牧隆来指导他提升药道。

    当见到一脸和蔼笑容的老者时,宁无缺表现的还算淡定。

    好歹大家都是灵药师,同仁之间,自然聊得来。

    但当宁无缺的第一个问题得到回答时,他便险些踉跄摔倒,幸亏有云天龙在旁搀扶。

    “敢问老前辈,您在药道的建树,高为几阶?”

    “不高,比起少主而言,老夫还算不得什么。”

    “老前辈过谦了,晚辈只是随口问问。”

    “噢~这样啊,真的不高,也就是十二年前跻身六阶灵药师的。”

    “腾腾腾……”

    六阶?!

    宁无缺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云府当中,还有这么一尊大人物担任供奉。

    其实他原本以为,看老者那一脸和蔼平易,只是少主找来暂时指点自己,就算比自己厉害,那顶多也就是四阶而已。

    堂堂六阶灵药师,那可是他仰望都不及的高人啊!

    而且看他刚才对少主的态度,根本没有半点供奉的架子啊!

    短短半天,每当云天龙带宁无缺去一个地方时,后者都被惊得踉跄。

    直到夜晚家宴时,宁无缺等人的下巴生疼,险些脱臼,这一下午根本就没合上过。

    吃完之时,望着身边用天翻地覆来形容都有些苍白的环境,宁无缺等人压下心底的激动,暗暗握拳,就凭这番恩情,今后除了尽忠尽责外,还有抓紧提升实力,早日为云府效力。

    夜晚,云千秋睡得很早。

    可以说用过晚餐,他便急忙跑回屋内,插紧房门,盘膝修行。

    原因无他,先不说他能否受得了两女的折腾,自己这床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对于林媚儿,云天龙可谓是极其喜爱看中。

    当初攒和那门亲事,并非是因为林媚儿的实力,如今自然也不会因为后者的实力而有所疏远。

    再说了,让我们云府家主魂牵梦绕的那位女子,实力不也是碾压前者?

    所以林媚儿就理所应当地住在了云府,而且还被特意安排在少年隔壁。

    一夜无话,沉浸修行的云千秋并不知道,府上为了多争夺几分自己爱意的两女,刚刚清晨,便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玉府,厅廊内。

    “咔嚓……嘭!咣当!”

    道道锅碗碎裂的声音,直听得今晚值夜,却因为醉意而显得有些昏沉的云皓毅身形连颤。

    “不对啊!就凭少主的王霸之气,府上不可能窜进来老鼠的!”

    不知何时,云皓毅张口闭口,已经养成了拍少年马屁的习惯。

    “难道是谁偷吃东西?”

    眉头微皱,云皓毅便匆匆向着厨房赶去。

    天还没亮,他还真没想到哪个府上有哪个吃货如此勤奋。

    至于偷东西?

    先不说谁会蠢到去厨房盗窃,单凭现在云千秋的身份,稍微识趣点的江洋大盗,恐怕宁肯去偷玄天馆也未必敢来云府。

    走入厨房,率先闻到的是一股烧焦的糊味。

    然后充入云皓毅视线的,便是一道身材玲珑有致的倩影。

    那道倩影,此时正在厨房忙碌,放眼其身旁,锅碗瓢盆的尸体数不胜数。

    当即,云皓毅便急忙低喝道:“呔!新来的佣人,偷吃东西也就算了,还敢祸害厨房?”

    在他看来,身材这么好的佣人,一定是少主成为丹城客卿后,为了提升云府档次才新招的。

    但当他迎上那愠怒的美眸时,顿时吓得连连后退:“平,平敏公主?”

    云皓毅满脸骇然,甚至于惊恐。

    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要知道平敏在雷炎帝国,那可是平王的掌上明珠,厨房这种地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踏入半步。

    更何况大清早的,还这么鬼鬼祟祟,究竟是想干嘛?

    “嘘,你小点声,别让云大哥听到!”

    神秘兮兮地轻嘘时,平敏还擦了擦俏脸上被烟熏的乌黑,这才让云皓毅看清其本来面貌。

    “云大哥?”

    云皓毅更是感到纳闷。

    但怔愣几息,他却好似猛然想到什么,浑身一颤:“平敏公主,你……你有点过分了吧!少主只是口头说说要振夫纲,你就要下毒害他!”

    “不行,我得告诉少主去!”

    “你回来!”

    紧握地粉拳爆出阵阵渗人的脆响,云皓毅才后脊发凉地止住脚步。

    “谁说我要害你们少主了,我这是给他做早饭!”

    做早饭?

    云皓毅环顾了厨房上下好久,也丝毫没看出来。

    “对了,你刚才说的振夫纲是什么意思?”

    “没事,公主你继续,继续。”

    摆了摆手,云皓毅仰头望天,看向少主厢房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深深的同情。

    当务之急,是去请牧老炼制解毒丹才对!

    然而还没踏出几步,却又被平敏叫住了:“诶,皓毅哥,为什么枸杞总是切不好?”

    “……,你拿什么切的?”

    打量片刻,云皓毅望着那满地鲜红,才敢确认那是枸杞的尸体。

    “佩剑啊。”

    轻喃间,平敏一脸无辜,玉臂微抬,挡于桌下的佩剑显露,寒芒闪烁,直让云皓毅看的倒吸凉气。

    “嘶……公主,难道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菜刀么?”

    “我知道啊,可是刚才府上的菜刀都被我用坏了。”

    用坏了?

    生平第一次,云皓毅知晓了菜刀还能被玩坏!

    揉了揉额头,看架势就算自己想要帮忙,平敏也不会答应,毕竟……这是只有少主才配享用的毒药,哦不爱心早餐啊!

    “那个,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刚才我路过少主院外时,看到媚儿姑娘好像已经端着餐盒等在门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